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零八章 铁石心肠的人

时间:2018-02-22作者:纳兰海映

    ,!

    颜雅真被贺臣风找到的时候,她显然不懂得察言观色,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还是希望贺臣风能够救救她的父亲,“臣风,我求你了……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好,我都答应你,可是我爸爸的事情,你帮帮我,我求你了,帮我把他保释出来,我爸一定在监狱里坚持不下去的。”

    就算明知自己不是颜达明的亲生女儿,但是颜雅真却很清楚颜达明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所以,她也不能对颜达明袖手旁观。

    原本贺臣风心底就是那般的火气腾天,这会儿,她的恳求是更加的令他怒焰泛滥,“你还敢求我帮你!我问你,贺欣到底是谁的女儿!”

    他是开诚布公的询问,仿佛对她是恨之入骨的。

    这么多年,她竟然一直在骗着他。

    提及“贺欣”的时候,顿时间,颜雅真的神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忽然间这么问……”

    “我问你最后一次,贺欣是谁的女儿!”贺臣风重复了一遍,但是明显脸色有了较大的变化,阴霾滚滚而来,言辞里也是透着滔天的憎恨与怒意,明摆着就是不容颜雅真忽视这个问题。

    “臣风……她,她当然是我们的女儿啊,你怎么了,无缘无故说这个事情。”他一定是在外面听别人胡说八道了什么吧。

    颜雅真在小心翼翼的揣摩着贺臣风的心思,不知道他到底是知道了实情,还是在吓唬她,故意在逼迫她,但不管怎样,她不能说实话,此刻只能继续装不知。

    但是,贺臣风显然是不会给她继续装死的机会,大力的扣紧了她的肩膀,这一股强悍的力道仿佛足以将她的肩膀震碎,“这些年来,你一直在欺骗我,贺欣原来是曲染的孩子……你居然这么多年来不知廉耻的霸占着她的孩子,颜雅真,你真够厚颜无耻,不要脸皮的!”

    他凌厉的责骂而来,只是这一刻仿佛不管用什么样的言辞来数落指责她,都不足以掐灭贺臣风内心深处的憎恨。

    顿时间,颜雅真已经在这一刻好像四肢百骸已经停止了血液流动,那样僵硬的立在那儿,骇然的眼神投向贺臣风,好不容易有反应的时候,颜雅真是艰难的吞喉,“不……贺臣风,贺欣她,她当然是我们的孩子……你别听别人胡说八道,人家就是想要拆散我们一家人……”

    “不要给我装模作样了,我什么都知道了,你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些年来如果你对贺欣好一点,我也不会这么痛恨你,可你偏生对她那样的恶劣……”

    贺臣风的世界在这一刻仿佛能够准确无误的嗅到血腥泛滥的意味,他看起来就是那样的狰狞,也很痛心疾首,他这样的人,这么多年来活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里,他是看起来那么好骗吗!

    贺臣风的心俨然是被四分五裂那般痛不欲生,“该死的……”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眼,深恶痛绝的态度。

    “臣风,我……我没有……我其实也很喜欢贺欣的……不对,贺欣就是我的女儿,她本来就是我的女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她跟曲染到底有什么关系,你放开我……你先放开我……”

    颜雅真已经吓得浑身哆嗦了起来,看向贺臣风的时候,双眸根本不敢与他对视,“你放了我……”

    “跟我走,我要你跟贺欣说清楚所有的事情,你不是她妈,是你霸占了曲染的孩子……”

    贺臣风显然也是太生气了,完全没有顾虑后果。

    毕竟,现在不管他们说什么,贺欣都是听不进去的,尤其她毕竟还是孝子,很多事情肯定是不能现在直接告诉她的,可偏偏贺臣风是在痛苦不堪的时候,心情异常的压抑,仿佛只有早点让贺欣知道真相,曲染才能和孩子团圆。

    可是,现在显然因为贺欣有“先入为主”的影响,就是认定了颜雅真是妈妈,所以,她肯定是不能接受曲染的。

    “不,我不会去的,我对贺欣也是把她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的对待,你让我现在去跟她说我不是妈妈,她会伤心难过,我不要看着她难受……”

    颜雅真后退着,那样的畏惧贺臣风,他现在看起来不冷静到了极致,且从头至尾都是那般痛不欲生的。

    “跟我走。”贺臣风不理会她的挣扎和反抗,但是也很清楚其实现在这个时候去跟贺欣坦白是不合适的,之前贺欣还因此闹腾过脾气,可若是不说的话,贺欣什么时候才能和曲染母女团圆。

    “放开我,贺臣风,你不要一副好像把我吞掉的模样,事情变成这样和你脱不了关系,我和你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要不是曲染插足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会弄成现在这样!”

    “我爱你啊,贺臣风,哪怕你对我一直是冷冷淡淡,甚至是恶劣十足的态度,我依然还是很爱很爱你!”

    “或许在你眼里,我掠夺了贺欣,我夺走了曲染的孩子,是多么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可是,我颜雅真变成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到底是谁造成的!”

    “是你,是你们把我变成这样的,我也不想这样,我也想像曲染那样做个好女人,做个被你爱的女人,可是,你从来不肯多看我一眼,就算曲染在坐牢的那几年里,你依然还是对我冷漠至极,连梦里叫得也是曲染的名字。”

    这一刻的颜雅真,说话情绪不稳定,甚至是已经完全的失控,才会挣脱了贺臣风的紧箍,“我恨你,我真的恨你,这么多年来我付出的并不比曲染少,甚至,曲染为你做的,我也能为你做!”

    “可是,你从来没有看在眼里,贺臣风,你真的很残忍,你对我太残忍了,因此,就算我把曲染的孩子夺过来了,那又怎样,我只不过是报复而已。”

    贺臣风也听不下去她的谬论了,“闭嘴,你不要说了,就算你不能亲自跟的贺欣说明一切,但是,从今以后,你不要靠近她,你从此以后跟贺欣一点关系都没有。”

    贺臣风心乱如麻,此时此刻对于这个消息的确认,对于贺欣是曲染的孩子,他既是惊喜的,又是沉痛的,他和钟健是一样的心思,无从去跟曲染开口说明这一切。

    尤其,贺臣风显然是比钟健更加的为难,更加的无从开口,毕竟造成这一切局面的其实终究是因为他而起的,若不是他本身的话,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变得这么复杂,变得这么凌乱。

    或许这个时候把消息带给曲染,一定会让她开心的,但是贺欣的态度也一定令她痛苦难受。

    毕竟,这么几年来,在贺欣的世界里,她早已经把颜雅真当成是妈妈了。

    贺臣风此刻并没有回曲染的公寓,反而是回了贺家,贺欣正好是放学的时刻,但是在见到贺臣风的时候明摆着就是很大牌的,甚至是完全无视的态度就这么从他的身边经过,置之不理。

    实际上,贺臣风是很清楚贺欣的心思的,她肯定是在埋怨他的。

    尤其,这几年来,贺臣风也很清楚自己从来不是个好爸爸,所以,这一刻内心世界对贺欣的亏欠是越来越深……

    “贺欣……”

    “贺欣。”

    他连续叫了她几声,但贺欣就是不搭不理的态度,佣人也是在这个时候停住了步伐,“小小姐,少爷在叫你呢。”

    佣人提醒着贺欣的态度,小心翼翼的在她耳畔教导,“小小姐,别惹少爷生气。”

    要知道平素贺欣要是惹贺臣风生气的话,后果肯定是贺欣会有麻烦的。

    可是,贺欣一向就是这样的态度,“哼,我才生气呢,见死不救,没心没肺的,我外公在监狱里待这么久,他不闻不问,我妈妈都快累死了,他就是不救我外公,这样铁石心肠的人,我干嘛要理他啊。”

    贺欣从小就很成熟懂事,显然这样的成熟懂事一大部分原因是颜雅真造成的,她什么事情都要让贺欣也一并参与,一并知晓,原本不应该她小朋友知道的事情,这一刻,她就是要让贺欣也知道这么悲伤难受的事。

    这也毫无疑问的是让贺臣风对颜雅真是不能原谅的,“贺欣……”

    贺臣风开口唤她的名字,分明在这个时候,他有千言万语的话要跟贺欣说,却就是开不了口,尤其是关于她身世的事情,更是令贺臣风能无从说起。

    “我决定了,我明天搬过去跟我妈住,我妈住哪儿,我就住哪儿。”贺欣仿佛也忽然做出了一个很坚定的决定,对贺臣风的态度由始至终的就是好不起来,分明就是在责备贺臣风“毁”了她的一家三口。

    原本好好的家,到现在竟然是四分五裂的,连外公家也没了,贺欣一想到鼻子就酸酸的,随即立马转身就走,还边吩咐佣人,“快点给我整理行李吧,我等不及明天了,今晚我就要搬过去跟我妈住,我再也不要回来这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