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零七章 她要遭殃了

时间:2018-02-19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被她这么一问,其实心下的跌宕起伏的掀起了更强盛的浪潮。

    他当然是有话要跟她说的,可是,话到了嘴边依然还是无从开口,明知这个消息,对于曲染而言是这个时候最值得开心,最值得庆幸的事,但钟健却自私自利的就是不敢开口。

    终究,他还是选择了隐瞒,“没什么,只是很担心你,但又不敢说出口,我其实是有多么的紧张和害怕,我怕有一天就这么永远见不到你了……”

    不过这话也是他的真心话,真的很恐慌曲染的离开。

    “我不会的,钟健,我会我了所有爱我的人,拼命的活下来。”

    她此刻是坚定的。

    曲染看上去坚毅的面庞上也是非常勇敢的,其实越是这样的勇敢,越让钟健难熬痛苦。

    他此刻趋近曲染的步伐是那样的艰难,一步一步的好比寸步难行那般的,在曲染的面前终于站定的时候,钟健难受得心脏宛如撕裂一般,却始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伸出双臂紧紧的将她搂入怀中,“曲染……”

    他嚷着她的名字,为难又摇摆不定。

    这个时候的曲染也是被他给生生的搂得很紧很紧,甚至一度曲染是喘不过来,“你今天好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因为我的病……”

    “不是,只是我想叫叫你,抱抱你,万一有一天我争不过贺臣风,万一有一天你还是选择了贺臣风,我哪里还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抱着你,搂着你。”

    有可能到那个时候,曲染会恨透他的知情不报,毕竟,这个事情不是小问题。

    “不管是你,还是贺臣风,我都不会选择的,和你们这样的人谈恋爱太累了。”

    曲染说出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她总是在钟健面前能那样的坦率。

    钟健听闻,则反而好像有那么一点点释怀,“你真的不会选贺臣风?”

    “嗯。”随即,曲染补充,“也不会选你。”

    钟健的难受也扑之而来了,“我可以一直等,等到你选我为止。”

    “钟健,别闹了,我一点都不希望你这么坚持,改天,我让可晴给你介绍个上流社会的好女人给你认识吧,忘记我,我不适合你,你的家庭背景也更不适合我,如果可以,就这样,是一辈子的朋友。”

    他这样的男人,做朋友,是最好不过的。

    可是,在钟健听到“朋友”一词的时候,钟健忽然间浑身抖瑟,他还真有点怕到时候和曲染连朋友都没得做,毕竟这样的心事瞒着她,是多么的遭天谴。

    钟健也似乎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除了他知道外,很快会有另外一个人知道,这人便是贺臣风。

    ……

    林月琴在见到贺臣风之后,林月琴也像是看到了希望,“我就知道贺少爷一定会出现的,先帮我保释我的女儿吧,等我女儿一走出警局,我便立马告诉你这个秘密。”

    “你以为,我想知道你所谓的秘密?林女士,我拜托你不要耍花招,我贺臣风是最讨厌耍花招的人,你给我小心点。”贺臣风不疾不徐的开口,但越是平静冷静的言辞里,愈发彰显着他的危险。

    他也催促,“说吧,到底什么秘密!”

    凭他的身份,暂且保释曲灵,其实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要知道这个秘密到底够不够格让我去保释她。”

    林月琴深知这个时候她只能豁出去的,毕竟,贺臣风并非是那么好对付的。

    当林月琴说开来的时候,他当然是感兴趣的,甚至是情绪激动的……

    “对不起,贺少爷,你一定要替我把曲灵保释出来,我现在就告诉你有关于你和曲染孩子的事情……”林月琴提及“孩子”的时候,贺臣风面色立马大变,阴霾滚滚而来,也是在下一秒,紧紧地扼住了林月琴的手腕骨,“你最好给我把话说清楚点,否则的话,我让你好看!我的孩子到底在哪里?”

    他生气,他发怒,甚至贺臣风看起来是那样狰狞的模样,活像是要将林月琴给弄死在自己的掌心里……

    林月琴手腕里传来尖锐的疼痛,“贺少爷,对不起,但是我没办法,是因为颜雅真,颜雅真主导了这一切,我们都是受她所逼,才会不得不带走曲染的孩子,其实……曲染和你的孩子并没有因为先天性心脏失望,其实就是……”

    其实就是贺欣。

    但是,贺臣风是迫不及待的知道孩子是谁了,“其实就是谁?”

    他询问,言辞里多了不少犀利和狠绝,眸子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令林月琴受不了逼迫和骇然的,立马回答,“实际上……就是贺欣,贺欣就是你和曲染的孩子,颜雅真当年在国外根本就没有生孩子,只是把贺欣变成了她的孩子……”

    “所以,当初贺少爷若是不相信颜雅真会真的给你生孩子,你当时肯定会去和贺欣做dna检测,但你们之间的确是百分百吻合的父女关系,可是贺欣和颜雅真却不是的。”

    ……

    顿时间,贺臣风的世界也像是被崩塌一般,仿佛断定林月琴所说的一切一定是假的!

    她肯定是在胡说八道。

    林月琴这个时候也是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开颜雅真,“贺少爷,我也是没办法,当初除了听从她的安排之外,我们没有第二种办法……”

    贺臣风良久不能从这个秘密中抽离出来,眸光凌厉的盯着林月琴,林月琴其实也吓得不轻,“对不起,贺少爷,我知道我们有错,可是现在一切都还不晚,贺欣年龄还不大,你和曲染你们之间还可以重新开始的,可曲灵若是坐牢的话,她就再也无法重新开始,贺少爷,你会救曲灵对吧。”

    “我相信你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一定会救曲灵的。”她激将着贺臣风,仿佛希望说动他能保释曲灵。

    但是这一刻的贺臣风,良久都是不能言语,心里是狂乱蹦跳的速度,俨然失速了那般,他始终难以置信这个弥天大谎,他和曲染之间的孩子竟然这么多年就在身边,但随即而来的是这个孩子却认作颜雅真为妈妈。

    这错综复杂和凌乱的关系,让贺臣风一时半会是无从接受,下一秒抬起林月琴的胳膊,狠戾的怒斥,“该死的,你们瞒着我和曲染这么多年,背着我们在背后干这样恶心肮脏的事情,还敢开口要我对你们言而有信!就凭你们这样对我和曲染,你觉得我会放过曲灵吗!我会放过你吗!”

    贺臣风在此刻俨然是听到了身心撕裂的感觉,那样的声音里俨然是冷厉的冰窖里传出来的,森冷,冰寒,恍如每一个字眼都是那样的让人毛骨悚然。

    林月琴却还是不知死活,“贺臣风,你最不该放过的人是颜雅真,不是我和曲灵!我和曲灵都是被她给指使的!如果今天不是我告诉你这个事实,你和曲染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事,你现在还不识好歹!”

    “贺臣风,你给我把曲灵保释出来,你要是不把曲灵保释出来,我就去找曲染,曲染一定是想知道这个事情的……”林月琴走投无路了,也想继续去挑起事端,仿佛她和曲灵不好过,贺臣风与曲染也别想好过,毕竟现在曲染的情况是很特殊的,在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她现在不宜受到任何刺激。

    “你给我闭嘴,你要是敢去招惹曲染,我敢保证曲灵这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贺臣风现在真的很生气,也很凌乱,一时间对她们的憎恨与厌恶在拼命的升腾,但是也要快速的找到颜雅真,他要颜雅真亲口承认这个事实,否则,贺臣风也有点不相信的。

    其实,想到这里,贺臣风回想起颜雅真和贺欣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的确颜雅真不像是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贺欣,甚至完全是很冷漠,很冷淡的态度对贺欣。

    这一行为其实就已经验证了贺欣真的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可是,这样的弥天大谎……

    他竟然受困于这样的弥天大谎好几年,被生生的蒙在鼓里。

    林月琴慌乱又紧张的看着贺臣风离开,急急忙忙的追上去,“贺少爷,你不能走,你替我把曲灵保释出来,求你了……你爱曲染,可是曲灵也是曲染的妹妹啊。”

    贺臣风已经是出离愤怒了,大力的扯开了林月琴的阻挠,“既然是妹妹,就不应该这样蛇蝎心肠的对待自己的姐姐,曲染这些年过得有多辛苦,多痛苦,从这一刻开始起,我会一点一滴的替她讨回来。”

    或许,以前还是有些顾虑林月琴和曲灵的身份,毕竟,就好像曲染所说的,以为报复之后心情会很好,可事实却是很难受很难受……

    林月琴伫立在原地,那样的失去了力量,这次是她自找麻烦了,反而让曲灵陷入了困境里。

    贺臣风也没有耽搁,立马去找颜雅真算账,最近的颜雅真同样是为了在监狱里的颜达明四处在找寻关系试图保释出来,而却没料到当年孩子的事情曝光,她也要遭殃了……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