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零六章 他不是个诚实的男人!

时间:2018-02-19作者:纳兰海映

    曲灵其实也是有料到事情迟早会有东窗事发的时候,她迟早是要被关入监狱的,可是,她从来没有料到这一天竟然这么快,尤其还是在什么后台也没有的情况下,这一次,她是坐牢坐定了。

    只是,曲灵始终是不知悔改的,就算明知道是自己做错了,却在警方要逮捕她的时候,她是激烈反抗的,“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妈,救我,快点救我!我不要坐牢,我真的不能坐牢。”

    “曲染,曲染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曲灵是越来越挣扎,越来越抗拒,前来执法的人员也是厉声呵斥,“你要是再不配合,我们就不客气了,到时候直接向法官说明在逮捕的时候违抗执法,你罪加一等。”

    “不,不可以,我没有错,我真的没有撞死贺老太太,我没有啊……”曲灵是愤然的挣扎,泪水也是拼命的洒落。

    林月琴在这个时候尤为的紧张和难受,虽然很想帮曲灵,但是也无能为力,“孩子,别抗拒,先跟着他们离开,我一定会想办法,相信妈妈,妈妈一定会救你的。”

    几年前,她帮助曲灵逃脱罪名,没想到几年后,依然还是摆脱不了这个厄运,其实从颜达明坐牢那个时候开始起,就应该想到这样的事情定然会有东窗事发的那天。

    曲灵尖锐的惊叫声,反抗声,在林月琴的耳畔是越来越远了……

    “对不起……”

    “我一定会替你想办法的。”

    林月琴知道这个时候去求曲染的话,曲染一定不会帮忙的,甚至这种事情,曲染怎么可能帮忙……

    林月琴这个时候想到的是曲英杰,曲英杰早就料到过曲灵会有这么一天,并不意外,但是林月琴到此时此刻依然还是那样的执迷不悟,还是想要极力的保住曲灵不坐牢,这种想法令曲英杰很是恼火。

    “妈,你够了,这个忙我是肯定帮不了的,别说是我帮不了,就算是任何人帮得了也不会去帮的,你就让曲灵接受该有的惩罚吧。”

    曲英杰深知曲灵是要受到惩罚了,否则一辈子都会是那样长不大又自私自利的嘴脸。

    林月琴就是不肯妥协,“英杰,你不是和岳芯蕊挺好的么,岳家实力很大的,你让岳芯蕊帮帮忙好吗,可以先把曲灵保释出来,我们不管罚多少罚款,我们都可以承担的。”

    “我和岳芯蕊没关系了。”

    “你又在骗我是吧!之前不是和岳芯蕊打得火热吗?”林月琴揪着不放,就是不肯给曲英杰有逃避这个问题的时刻。

    “没关系就是没关系了,这个我有必要欺骗你吗,再说,就算我和岳芯蕊关系好,我和岳芯蕊对于曲灵这件事情都会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错就是错了,是要得到相应惩罚的。”

    “我还要去上班,你不要烦我了,这件事情,就让曲灵自己去面对吧,她迟早是要面对的。”曲英杰也倍感十足的疲乏。

    “曲英杰,你给我回来,你等等……”

    曲英杰的袖手旁观,让林月琴愈发的紧张和慌乱了,如果都不帮曲灵的话,曲灵那样性子的人一定会在监狱里自杀的,她活不下去的,她至少就没有曲染那样的耐性和坚韧。

    林月琴如今唯一的倚靠和希望就是曲灵,连曲灵都变成了这样,林月琴是真的慌了,就因为太过惊慌,她才会走投无路的时候,只能找上贺臣风。

    贺臣风这头在接到林月琴电话的时候,本来是不打算见面,甚至是完全没想过要和她牵扯上关系,可是,电话里林月琴是非常信誓旦旦的要告诉他一个秘密,试图用这个“秘密”来交换曲灵的“保释”。

    挂断电话之后,贺臣风脸上是心事沉沉的,紧蹙的眉梢之间看起来就是很犹豫不决的,他当然清楚林月琴会耍花招,但是关于那个“秘密”,尤其是林月琴可以很笃定,一定是他想要知道的秘密,贺臣风也是有一定兴趣的。

    曲染也似乎觉察到了异样,他在接完电话之后就陷入了沉默里,全然的沉默着,“谁的电话?”

    仿佛这个电话一定是很重要,也一定是影响到贺臣风情绪的,否则,他绝对不是这样安静又沉静的气氛。

    “没什么事,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想找个时间一起见个面。”

    他和林月琴也算是久违了。

    毕竟,自从曲染坐牢之后,就算她充当了颜雅真的后妈,但是,贺臣风从来就没有亲自去见过她。

    “哦。”她点头,但是心下并不是那么的信任,直觉这个贺臣风口中所谓的“朋友”,一定是跟她有关的。

    “那你现在需要出去么?”曲染问。

    “我去去就回来,我打电话给汤可晴让她来陪陪你。”

    贺臣风正准备打电话给汤可晴的时候,被曲染打断了,“我一个人可以的,可晴还要去找邓允商量事情呢,你放心吧,我一个人不会有什么事的。”

    贺臣风停顿了顿,“好吧,有什么事随时打我电话。”

    要不是电话里,林月琴是那样的肯定有秘密要告知,要以曲灵的保释作为交换条件,他也不会急着要去见林月琴,尤其贺臣风这样的人是不怕林月琴耍花招的。

    若是贺臣风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跟他与曲染的孩子有关。

    之前听曲染说起他们的孩子是一出生就得到了先天性心脏病就离开了,甚至还开具了死亡证明,贺臣风不是没有调查过这件事情,也和曲染一样相信着孩子或许并没有死,但调查的结果却依然是没有结果的。

    贺臣风离开后没多久,钟健便来了曲染的公寓。

    他伫立在曲染的公寓门口,久久地无从迈开步子,也久久地无从摁下门铃,仿佛接下来很多话,他是说不出口的,他没办法跟她说……

    甚至,应该确切的说,由始至终钟健是没有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要告诉曲染,也成全曲染和贺臣风的。

    良久,终究从花盆底下掏出了她公寓的钥匙,开了门,在进去的时候,率先的开口,“不要怕,是我。”

    因为担心贺臣风有可能不在公寓里,要让曲染自己开门的话,可能会造成她的受伤;可是在自己主动开门的时候,钟健不是没有想过会不会又像之前那样碰巧的遇到很尴尬的事情,幸好没有,是曲染正蜷缩在客厅,她好像有心事那般,心事重重的难受着。

    “原来是你,这么多天不来看我,我还以为你失踪了。”

    她的确有好几天的时间里没有见到钟健,而这些日子,钟健也是始终徘徊犹豫挣扎在这个真相里,既不想告诉曲染,也不想成全曲染贺臣风,包括现在,他的心情依然还是很复杂很复杂的凌乱。

    钟健也极力保持着以前油腔滑调的本性,“既然害怕我失踪了,为什么不见你给我一通电话!”

    她知不知道,他其实有多么的渴望着曲染能够率先主动的找她!

    可是,她依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从来不喜欢主动的联络他吧,尤其有了贺臣风在身边,肯定是更加的不愿意联络其他任何人吧,大概只想和贺臣风腻在一起。

    “我……”曲染想要解释,可却立马被钟健给阻止了,“不要说,答案肯定是我不愿意听的。”

    “我只是不想让你继续联系我,万一我离开了,你或许也不会这么的伤心!”曲染还是说明了自己的想法,“钟健,你可能不清楚,你是我最大的失误,之前选择和你在一起,因为我觉得你就是玩玩而已,既然是玩玩的就不会当真……”

    而这家伙没想到知道最后还居然玩真的。

    曲染和钟健之间,她说话依然还是可以那样的直接,直爽。

    “曲染,你听着,不管我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如果你死了,我都不会伤心的。”

    对。

    他一定不会伤心。

    “……”曲染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天哪,你太直接了,忽然间觉得好心痛,也很失败。”

    她故作很悲伤的样子,其实何尝不知道钟健这家伙说话背后的真正含义。

    随即,他缓缓的说,“所以不要因为害怕我伤心,就不跟我联络,或者有什么想说的话也不敢说,在我钟健面前,我只希望你做最真实,最自在的曲染。”

    “但是,曲染,我不是一个真诚,诚实的人。”

    他若是一个诚实的男人,他就不会把曲灵告诉他的那个秘密,一直以来隐瞒在心底,就是不肯告诉她。

    他害怕一旦告知了曲染,她和贺臣风之间就更加的没有阻碍的,更加可以恣意的在一起了,毕竟,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的。

    忽然间,听到钟健说出这么一番话,曲染是很惊愕的,“你这是怎么了?自我批评吗!我又不是你老师,你干嘛要在我面前像是作检讨一样。”

    这个时候的曲染其实已经很敏锐的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仿佛钟健话中有话似的,“究竟你想跟我说什么?”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