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零五章 赌输了怎么办!

时间:2018-02-19作者:纳兰海映

    提及贺瑾航的时候,曲染脸色依旧是有变化的。

    倒是汤可晴很是释怀了,“喂,不要每次提及贺瑾航的时候,你就好像世界崩塌了一样。”

    “其实,你以为贺瑾航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吗,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才会在没有审核检查报告结果出来的时候就毅然决然的救贺臣风。”

    “如果自己心里没有数的话,他怎么会那样的决绝,他知道的,明知道自己救了贺臣风就会死,却还是心甘情愿这么做,就是因为顾及到了与贺臣风的关系。”

    汤可晴如今是越来越想得通了,但是在说这话的时候,正巧贺臣风就伫立在门口,汤可晴抬眸的瞬间,这才意识到贺臣风来了。

    “你来得正好,我正有话要对你说。”

    汤可晴见到贺臣风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惊讶,仿佛他的出现是很正常的。

    曲染听闻则是有些颤巍巍的发抖,不确定汤可晴会对贺臣风说什么,其实就算不说,贺臣风对贺瑾航就有着深深的亏欠和愧疚。

    “可晴……”

    “放心吧,我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汤可晴或许是藏不住话的人,但是这个时候在和曲染已经和好,清醒了之后,汤可晴是格外的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借一步说话吧。”汤可晴暗示着贺臣风出去。

    贺臣风之前也听曲染说起过汤可晴喜欢贺瑾航,好长一段时间里,贺瑾航是她心底永远煎熬的存在。

    汤可晴和贺臣风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贺臣风,你听好,你最好给我听清楚点,不要再沉浸在过去,你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对贺瑾航亏欠内疚,而是治好曲染的病。”

    “为什么不动手术!为什么要给曲染选择做这样折磨人的保守治疗,你难道不比我更了解曲染吗,这样保守的治疗,每天在黑暗中度过的日子比死还难受,你认为她能坚持多久!”

    汤可晴一想到曲染虽然看不见所有的一切,但依然还是在他们面前表现得要多坚强就有多坚强,反而是让人很难受,异常的难受。

    或许汤可晴的话语,贺臣风是很赞成的,但是现在他却无计可施,除了做保守治疗之外,那样有可能一瞬间失去她的可能性,他承担不起。

    “就算是难熬,总比忽然间见不到她要强,在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她能活下来之前,我只能陪着她,守着她,跟她一起度过这样难熬的日子。”

    贺臣风的苦涩是无穷无尽的在蔓延,其实在面对汤可晴的时候,他也是很尴尬窘迫的,为什么所有人都在瞒着他有关于贺瑾航的事情,就连一直爱慕着贺瑾航的汤可晴,明明有恨,明明有怨,她也是选择瞒着。

    “如果真的要找到其他办法,要尽快,这太折磨曲染的意志力了,她或许表面上是在笑,其实心底下是不好受的,甚至……”

    她担心曲染终有一天会坚持不下去的。

    终有一天不是病魔带走了她,而是脆弱的意志力让她寸步难行了。

    汤可晴也继续道,“还有一件事情,有关于贺瑾航的,其实贺瑾航走得时候是很安详的,大概早就知道自己的情况一旦给你做配型移植手术,他就会死,你知道贺瑾航那样的人从来不会轻易下决定的,一旦下决定就会做到底。”

    “所以,大概他是心甘情愿救你的,如果你真的有内疚,有亏欠的话,代替他好好的活着,代替他认真的照顾好曲染,贺瑾航那样牵挂着喜欢着曲染,一定是希望曲染得到幸福的,哪怕曲染的幸福是你,他也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成全你们。”

    这么多年,贺瑾航离开之后,汤可晴才真正的感悟到贺瑾航的内心世界。

    只是,这样一个男人真的把心事藏得很深很深,让人很难了解他。

    贺臣风沉默不语,在面对贺瑾航的事情时,他倍感自己是没有发言权的。

    “进去看看曲染吧,跟她好好商量一下,或许动手术是比较好的办法。”汤可晴的急躁性子在这个时候也凸显的很明显,毕竟,和曲染多年的朋友,知道曲染现在肯定比谁都难熬,只是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才会伪装得一切都好。

    贺臣风拖着略显沉重的步伐进去曲染的房间时,骤然间传出了“哐当”的脆响声,顿时间,贺臣风加快了步伐,“想拿什么?我替你拿。”

    贺臣风快速的将她抱至一侧,书柜上的物品才免于砸向她,耳畔继续有“哐当”掉落的声音,曲染也是感到非常的不安和无奈,喃喃的道,“我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本来想拿手机给邓允打个电话的,可谁知……”

    她只要一旦“行动”,这房子里面必定有“灾难”发生。

    而贺臣风现在就是在清理灾难现场,将从书柜上掉下来的书本和物品一样一样的放回原处,听着曲染自嘲的话语,他心底很难受,或许,汤可晴的建议未必是错的。

    “阿染……”

    “我们动手术吧,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联络最好的医院和教授给你动手术,我们赌一把吧。”

    就如汤可晴所言,每天让曲染在黑暗里生活着,迟早会消磨掉她的意志力。

    听闻,曲染一惊,仿佛没料到贺臣风忽然间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贺臣风在说完这话之后又是犹豫,且反悔的,“不……不对,还是不要好了,要是赌输了怎么办,曲染,你就当我没说,我还是很怕的……”

    甚至,在这个时候的贺臣风是非常怕的,异常的畏惧。

    “染染,我们就保守治疗吧,眼睛看不见,我会陪着你,你要拿任何东西,都让我替你拿,万一手术不成功,我们该怎么办!”

    “毕竟,上了手术台,很多事情就是无法控制的。”贺臣风话语颤抖,浑身上下也是颤巍巍的。

    曲染就算看不见贺臣风的面色,却依然还是能很清楚的感知到来自于贺臣风的紧张和慌乱,“你这一辈子一定是因为我慌张和担心了无数次吧。”

    毕竟,她真的是很让人担心犯愁的。

    “曲染,你听着,让我担心和慌乱,让我做什么都好,我都不在乎,但是,我只要你活着,活得好好的,可是现在我竟然连这个愿望也难达成。”

    想到这里,贺臣风的心跳在拼命加速的跳跃,那样快速的蹦跳里,彰显着更多更乱的紧张,仿佛全身紧绷了起来。

    “我会努力活着的,就像你现在,我知道你难熬,你也很痛苦,但是毕竟为了贺瑾航,你还是要活着的。”

    “所以,我也是,我相信你,无条件的信任你,贺臣风,给我安排手术吧,我相信我能是那个百分之几的奇迹,我是祸害啊,你忘了吗,祸害遗千年啊。”

    要知道这么多人离开了,唯独她还活得好好的,甚至是即便坐了牢之后,依然还能好端端的活下来,即便是有这么多年的疾病,依然能扛到现在,确实应该庆幸命运的硬朗。

    她现在的确是很相信贺臣风的,毕竟,贺臣风比她自己更加的在乎她的性命。

    但是,对于贺臣风而言,“你越是这样信任我,我越怕搞砸了事情……”

    “曲染……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一想,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怕过,我是真的很怕。”

    贺臣风一字一句间全是渗透着他的担忧和恐慌。

    “我想在去动手术之前,和邓允,和可晴他们见见面,之后,就给我安排吧,我不怕的,贺臣风,其实我比你想象中的勇敢。”

    这么多年在监狱里艰难的熬过来了,甚至还能报复他们,这就足以说明勇敢了。

    贺臣风很乱很乱,心思纷乱如麻的凌乱,这个时候不想继续这个问题,却也立马想起了一件事情,“曲灵撞死我奶奶逃逸的事情,已经正式立案,可能就这几天她会被逮捕,她的确是应该受到惩罚的。”

    想到林月琴和曲灵母女两个对曲染的嫁祸,一想到曲染这些年背黑锅坐了那么多年来,贺臣风就恨不能将她们母女两个千刀万剐。

    曲染这个时候则是心事沉沉的了,片刻之后,说,“我以为等到我报复了她们,让曲灵她们也受到该有的惩罚,我会开心的,可事实却是,我真的不开心……至少现在,我反而心下沉甸甸的。”

    “其实,只要她们告诉我孩子在哪里,只要她们告诉我孩子还没有死,我愿意饶恕原谅她们的,毕竟,我们曾经是一家人,就算是不争的事实,但也依然是家人。”

    曲染在想到曲灵和林月琴的时候,直到这一刻,她依然还在奢望着有一天,她的孩子奇迹般的活着,可是这个希望又是多么多么的渺茫。

    尤其,她现在的情况自身难保,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就算有一天能活下来,能和贺臣风在一起了,他们之间可能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这会成为她永生的遗憾吧。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