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零四章 怎么惹了她呀!

时间:2018-02-19作者:纳兰海映

    贺明汐在经过一番抢救之后,终于醒来了。

    范方伶在见到贺明汐的时候,也是歇斯底里的,不管不顾现在贺明汐是从火场里捡了条命回来,她是一定要将心底所有的不快和骇然全部发泄出来。

    “贺明汐,你这个死丫头,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你一定会被我活生生给揍死。”

    “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你以后不会让我担心,一定会好好的,这就是你好好的啊!原来你的好好的就是要去焚烧自杀啊。”

    “我范方伶怎么能生你这么一个脑子不好使,脑袋有坑的女儿,你说话啊,这个时候,你别给我装死,我一定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可。”

    范方伶是太生气了,以至于这一刻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堆,根本就没有贺明汐插嘴的机会,尤其旁边的邓允也不敢开口说话,只能任由着范方伶训斥。

    这个时候的贺明汐浑身上下感觉到疼,甚至因为浓烟的呛咳,胸口处还有着明显的疼意,她从床上坐起来,听到她妈妈的说法,蹙眉的询问,“我什么时候焚烧自杀了啊?”

    天哪,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的。

    虽然,她真的很想做这样的蠢事,毕竟,她做得错事不少,她本来就是脑子有问题的,但是,为了林以然那样的渣渣再去死的话是不值得的。

    “原来说那么多话就是骗着我的!就是让我先离开是吧,好让你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自杀。”

    “幸亏抢救的及时,要不然的话,我今天见到的就是你的尸体,贺明汐,你这个死丫头,你有没有考虑过的感受,如果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我就算是马上死都嫌慢了……”

    “你给我说话啊,给我解释清楚啊,原来你是这么一个不中用的人!”

    范方伶是失去了理智,以至于话语间也有不少混乱,其实直到此刻清清楚楚的见到贺明汐的时候,她依然还是很不敢置信的。

    贺明汐被她一番轰炸之后脑子疼得更加厉害了,“既然要我解释,就给我一点说话时间好吗?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自杀,为什么会为了那样的男人自杀,虽然我愚蠢的行为的确是应该要去自杀的,可是,我为了你们,我也会好好的活着。”

    “贺明汐,你别给我瞎掰了,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啊,从今天起,我和邓允会二十四小时看着你,你不要给我们耍花招,我们都不会让你再想不开的!”

    “为了那样的男人死,你亏大了!一点儿也不值得!你以为人家会因为你自杀就回头爱你吗,不会的,绝对不会,负心汉的心思都是最硬朗最狠心的,再说了,你要他回头做什么!就算回头了,那样的贱男也被脏污了,难道你不嫌弃啊!”

    “你现在有邓允,邓允就比他好千倍万倍,我以后不阻止你们了,你就和邓允好好的交往,听到没,死丫头,你要是再耍花样,我饶不了你。”

    范方伶这会儿可是非常严肃的在说这个问题,不容贺明汐有一丝丝的抗议。

    贺明汐在一番解释之后,也觉得有些可笑,“我真的是因为自己在烧掉一些我和林以然过去的物品,不小心引发的火灾,不然的话,我根本没机会在医院的,我这么健康的人怎么会进医院。”

    听闻,范方伶还是不太信任,确定式的询问,“真的?”

    “嗯,相信我,我不会做让你担心的事情了。”

    只是,她刚才好像听到了一句什么话,“你以后真的不会强迫我去跟穆致远交往了?你已经同意我和邓允在一起了?”

    范方伶蹙了蹙眉,“嗯,是,没错,就让你和邓允认真的相处,我不阻挠了。”

    至少现在就不会阻挠他们在一起,毕竟邓允现在是贺明汐唯一的救命稻草,是唯一可以拯救贺明汐的。

    “呐,既然你说不是自杀,我就放心了,你和邓允说说话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说吧,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去买。”

    范方伶拿贺明汐也是没办法,既是痛恨这个家伙的愚蠢迟钝,但又因为是自己的女儿,心下是很自然而然的心疼怜惜。

    “随便给我买点都行,邓允会做好吃的,以后就让邓允为我做吧。”她依然在他们面前显得很坚强,也好像自己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在乎。

    但其实,她越是佯装坚强,佯装没事,范方伶的心情就更加的沉重,“好吧,邓允你在这儿看着她,多开导开导她吧,死丫头……以后再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就算是阴曹地府,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知道了知道了。”贺明汐倒是回答得很干脆,也很坚定。

    待范方伶离开病房后,邓允的视线始终是很缠黏的落向她的,紧紧的缠绕。

    贺明汐也是有点被看得不自在,低着头,“你是不是也以为我是自杀,而对我很失望呢!”

    “其实,我真的不是,只是……不管我是或不是,我都是个让你们担心,也让你们失望的人。”

    贺明汐低垂着脑袋,很丧气的说着,心情也是万般的跌宕起伏,说不上的感觉。

    但是,这一刻的邓允是什么也没说,上前将她搂入怀中,掌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越来越紧,越来越用力,直到贺明汐有了一丝丝的推拒和抗议,邓允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抱得太紧,“我有多担心你,贺明汐,以后……不要再吓我了,有什么怨气怒意憎恨,都朝着我来发泄,但是不要这样吓我,我会以为真的永远见不到你了。”

    “甚至,我更会责备自己对你的照顾不周……贺明汐,你以后乖一点……我真的很怕……我是个胆小的男人,我害怕失去你……”

    他坦白的承认着自己的胆怯,尤其在这个时候他的坦白真诚,让贺明汐更加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没有选错人,只是,究竟有没有选错人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知道的。

    毕竟,之前林以然……有关于他的一切,贺明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看错了男人,直到几年后的再次相见。

    “邓允,给我一点点时间,让我自己站起来,我可以忘记的,这件事情你们谁都没办法代替我来做,只有自己忘记了,我才能释怀,但是我真的不会自杀的,或许我会很难过绝望,但我贺明汐不是懦弱成这样的女人。”

    贺明汐的确有着她独有的刚毅,可即便是再怎么刚毅的人,在遇到这样事情的时候也会崩溃……

    ——

    汤可晴从国外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去找曲染,这才知道曲染的情况,竟然病情已经坏到了这个地步。

    可是,听说了贺臣风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尤其贺臣风最近把她很好的照顾着,这又让汤可晴放心不少。

    只是,汤可晴在得知邓允这个家伙竟然趁着她在国外办事的这段时间,竟然和贺明汐好上了,这毫无疑问是让她跌破眼镜,“我的天呐,你不要告诉我这是真的,邓允是傻子吗,贺明汐那样的女人是他能惹得吗?”

    “我就知道迟早会出问题的,上次我们一起聚会的时候,邓允看贺明汐的眼神就是不一样,原来还真是好上了。”

    汤可晴是激动不已的在说着邓允的事情。

    曲染眼睛还是看不见,不过最近确实和贺臣风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开心的,甚至,她一度昏了头那般的认为自己和贺臣风或许继续再坚持一段时间,也是可以有个结果的,毕竟,彼此的感情是从来没有断过。

    曲染想着想着,唇角就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仿佛这一段时间是她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可以暂且抛开一切,暂且自私的不去想任何问题。

    但是,只要冷静下来,只要想到有些事有些人的时候,曲染就会身心发寒。

    “喂,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啊,你说我们三个为什么非要和贺家的人扯上关系!看来现在最好的那个人是我,贺瑾航虽然走了,但起码我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可是你和邓允真的是……白瞎了你们男的长得帅,女的长得靓,非要和贺家的人捆绑在一起,一点意思都没有。”

    汤可晴在提及“贺瑾航”名字的时候,实际上心还是会被狠狠的“震击”一番,只是在曲染面前还是故作没事,“染染,你不要在意我的话,我意思是,其实,你也并非非要和贺臣风在一起,但是……你们要是在一起的话,我是祝福你们的,你们不必因为贺瑾航而分开的。”

    “如果贺瑾航在天有灵的话,她一定是希望你们在一起……”

    汤可晴还是很真心的祝福他们,毕竟,她很清楚曲染受过的伤,受过的委屈,受过的磨难,一点一滴得快要将她折磨得不成人形。

    若是往后贺臣风真的能给她一个完整的未来,那么也枉费曲染这一生所遭受的痛苦和折磨,汤可晴到现在也的的确确的是释怀了,心下或许还有贺瑾航,但相信贺瑾航在天有灵会敞开心怀的原谅一切……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