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九十八章 他爱上了别人!

时间:2018-02-11作者:纳兰海映

    就算贺明汐的言辞里有不少埋怨,但是,邓允始终就是不肯依贺明汐的要求,毕竟,在一起工作也会有很多问题,意见不合,想法不同的时候,就很容易有矛盾发生。

    这些,邓允想要尽力的避开。

    尤其,直到这一刻,贺明汐的母亲范方伶是天天还在催着她与穆致远的交往。

    穆致远显然也显得积极,时常信息电话不断的轰炸着贺明汐,这会儿功夫又是穆致远日常的问候,听着短信的声音,尤其是穆致远的语音短信,分明就是言辞里是那样的希望和贺明汐真心真意的交往。

    贺明汐则是对于穆致远不断发来的语音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不要理他,我觉得这种太过殷勤的男人一定有问题。”

    如今在贺明汐的眼里,仿佛就只有邓允这样的男人,才是最好的男人!

    邓允则不觉得是这样,“是你太优秀,自然有很多男人追你,你可能不知道,其实男人也跟大部分女人一样的心态,想要找个好女人!”

    而毫不疑问,贺明汐就是个好女人。

    贺明汐自然也能听懂邓允话语里的意思,唇角微微泛出了一抹笑容,“我是不是应该要谢谢你的夸奖,夸奖我是个好女人。”

    邓允此刻眸光是那样专注的落向贺明汐,贺明汐这样的女人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生活能力,都是非常独立出众的,难怪穆致远会对她穷追不舍。

    “好女人现在睡觉吧,我陪着你,睡一觉醒来身体就会好的。”

    邓允试图打住这个话题,毕竟,有情敌出现,是令他那样的诚惶诚恐,他是没有穆致远那样强盛的背景后台,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丰厚家底,所以此刻是矮人一截的他是直觉想要忽略这个话题的。

    贺明汐也了解他的心思,索性是很缠绵暖心的举动,下一秒紧紧地搂住了邓允的颈项,“今晚不可以走,要陪着我,万一我发烧烧死了怎么办,我现在可是非常的贪生怕死。”

    贺明汐呢喃低柔的说着这番话,言辞是一字一句的没入邓允的耳畔,邓允也是顺势的搂紧她,“胡说八道,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有这样事情发生的,快休息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只要贺明汐需要他陪,他真的可以陪她到天荒地老的。

    可是,邓允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有更多的问题出现……

    深更半夜,贺明汐的确是情况不怎么妥当,额头上的温度是越来越高,浑身滚烫无比,邓允只能立马带她去医院挂急诊。

    贺明汐睡得糊里糊涂的,在被抱起去医院的时候,显然还是不太清醒的。

    到了医院,医生打了退烧针也留院观察了一晚,到第二天烧已经退了,贺明汐不喜欢住在医院里,非要出院不可,邓允拿她没办法,只能听从她的要求。

    只是,没料到正在给她办理出院手术的邓允,忽然间就发现贺明汐竟然不在他的身边,急急忙忙的离开。

    “明汐……”邓允嚷着她的名字。

    可这个时候,贺明汐显然是听不见他的召唤,立马紧随着一个人离开,“林以然……以然……”

    贺明汐这个时候是见到了一个和林以然一模一样的男人,她确定自己不会认错,她百分百的确定自己一定没有看错,而她这个叫唤声也传入了邓允的耳畔。

    他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全身上下很本能的紧张,也立刻迎了上去,一度以为贺明汐是不是又认错人了,毕竟上次,贺明汐就是把他认作是林以然,所以,才会和他之间有交集的。

    “林以然,真的是你。”贺明汐步伐匆匆的追上去,跃至他的跟前,很笃定的口吻。

    贺明汐就是在这样近距离之下,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的看着这个让她等了好几年的男人,他现在就站在她的面前,以非常冷淡平静的眼神睨着她。

    这样的目光是令贺明汐非常惊讶又难受的,心上甚至就是那样“隆冬”作响了起来……

    “明汐。”邓允则是狂奔过来,仿佛直到这一刻依然还是认定贺明汐就是认错人的,可是在当他也清楚的见到眼前的林以然时,他仿佛意识到了贺明汐并没有认错人。

    原来他和林以然眉宇之间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相似度,但其他还好,相似度不高。

    所以,那个时候,对于贺明汐而言,只要是稍许长得有点像林以然的男人,她就是稀里糊涂的认定是他。

    这个时候的林以然,他并非是一个人,身边还有另外一个身材高挑,长相绝美可人的女人,率先开口的是这个女人,“这位女士,不好意思,你和我的未婚夫认识么,以然,这是你的朋友吗?”

    “以然”这两个字眼就那样狠狠地,无情地撞击在贺明汐的心底。

    从来没有过这么一刻,在这一刻,贺明汐多么想希望自己是认错了人,对,眼前这个人应该不是林以然的!

    他绝对不是林以然,至少不可能是别人的未婚夫,可偏偏身边的女人就是那样很坚定的说出“未婚夫”三个字眼。

    “不是。”林以然的回答,则是毫不犹豫的,甚至眼神里飘忽的冰冷,冷冰冰的态度里分明就是对贺明汐非常的陌生生疏。

    “对,我们不是朋友,林以然,我们本来就不是朋友啊!”

    他们是情人。

    贺明汐的话语多了好几缕颤抖不安,甚至言辞里就是那样的慌乱不已,原本以为彼此都会结束这个话题,甚至林以然身边的女人也不疑惑,反而是落落大方的挽着林以然的胳膊,“以然,我们走吧。”

    高挑的女人声音很好听,柔腻得那样令人心悦诚服,仿佛连贺明汐都觉得自愧不如,至少,她和林以然交往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这样温柔如水般的跟他说话,尤其她几乎是咋咋呼呼,霸道不已的就是要求着林以然不许这个,不许那个……

    她原本算是沉稳的女人,可是以前只要在林以然面前,撒娇放肆恣意的个性就会全部显露出来,因为是她最爱的人,所以她就算平时是内向的,话语不多的,可是在林以然面前就是那样滔滔不绝的,好事坏事,鸡毛蒜皮的事都要说给他听,想要与他一起分享。

    贺明汐在他们从自己身边离开的时候,贺明汐的世界好比是天旋地转般的难受了。

    “林以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没有失踪,甚至现在好端端的出现在我面前,却装作跟我不认识,为什么……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吧。”

    她开口了。

    这声音不比刚才那个女人的温柔,而是带着万般的强势,甚至怒气也不小,就算是背对着林以然和那个女人,依然还是能觉察到她的火爆脾气。

    邓允在这个时候是插不上嘴了,他无从去阻挠贺明汐,毕竟,这么多年了,林以然既然还活着的话,就是欠她一个很好的解释。

    一个女人,到底有几年最好的青春?

    可是,贺明汐在最好的青春年华里,却是在等待中荒废青春的。

    林以然顿住了步伐,身旁的女人霍颖也跟着停下了步子,只是脸上却显然还是端着笑容的,转身,仍旧是落落大方的面对着贺明汐,“这位女士,你刚才不是说你们不是朋友吗……”

    怎么就一眨眼的功夫,她就改口了。

    贺明汐则是在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应该要解释一下!”

    贺明汐再次的伫立在了林以然的身前,眼底已经开始有泪水在萦绕,但又很倔强的绝对不能让自己在林以然面前哭。

    这个时候的林以然,看起来依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风度翩翩,绅士意味十足,他仍旧是西装笔挺的模样,在贺明汐的记忆里,能把西装穿得绅士风度很好,穿得那么好看的男人,非林以然莫属。

    此刻的他,站在她面前的他,就是那般的气宇轩昂,俊逸好看的脸蛋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在他的面庞上留下一点点的痕迹。

    很显然,这些年他过得很好吧。

    林以然的视线也是很疏离的继续看着她,没有多余的解释,也没有多余的话语,反倒是身边的霍颖,也像是在宣告着所有权那般,更加亲昵的搂紧林以然,“如果是以然的朋友,那么下个月我们的婚礼,你可以来参加吧。”

    “我们刚回国不久,但是以然希望婚事在国内举行,所以,我们会在这儿停留一两个月,到时候我们可以再联络的,现在的话,我和我先生有点事情要先走,抱歉。”霍颖好比是林以然的发言人那般,她代替着林以然说着。

    可是,不管霍颖说什么,贺明汐是不会听的,她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林以然,“不管现在你是什么身份,是别人的未婚夫也好,是别人的老公也好,我需要解释,我就只要一个合理明白的解释。”

    她是疯了。

    所以,情绪已经越来越紊乱,也越来越燥怒。

    毕竟,贺明汐倍感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她竟然耗费大好的青春年华等来的却是这么一个负心汉,在贺明汐的想法里现在就算林以然不解释,仿佛也已经明白,这么多年,他不是失踪,而是爱上了别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