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成了贪生怕死的人

时间:2018-02-07作者:纳兰海映

    这一刻,曲染是多么的痛恨自己竟然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就算自己看不见,她却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来自于贺臣风的悲痛欲绝。

    他埋怨她是对的。

    当初,就是她这样擅作主张,害得他们三个,是三败俱伤,甚至还害死了贺臣风的奶奶。

    邓允在旁边无从去插手管这件事情,曲染眼底是泪流满面的,“这么多年,我无数次的问自己,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回到当初那个可以重新选择的时候,我还会不会这样自私自利的让贺瑾航去救你!”

    说这番话的时候,曲染的内心深处是极度难受煎熬的,“包括到现在为止,在这一刻,我的选择,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很坚定的,我真的还是会那样无情无义,自私自利的去求贺瑾航帮忙,因为我不想你死,我不想看到贺臣风奄奄一息活不下去的模样,我要你活着,哪怕我生不如死,我也想要你好好的活着。”

    曲染眼底热泪盈眶,她看起来就是很悲伤的,仿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痛里。

    但是,在这么多年来,在这件事情让贺臣风知道后,反而在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能让曲染的心底多了一分踏实感,但愧疚也来得很浓烈。

    “贺臣风,你记住,贺瑾航的死不是跟你有关,是跟我有关的,害死他的人是我,不是你!现在,你是代替贺瑾航活下来,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有想法把命还给贺瑾航,因为你连死的资格也没有,贺瑾航的性命是寄托在你身上的。”

    曲染深知自己还是自私自利的,说到底,就是不能让贺臣风有想法自寻短路。

    贺臣风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浑身上下的力气俨然是被抽空了,没了一点点力气,但又讽刺的能转身离开,在从曲染这儿证实了这件事情之后,他的伤痛是更加深厚浓郁了。

    邓允紧追而上,“贺总……你别走……”

    毕竟,现在贺臣风去哪儿都是不合适的,他看起来太过悲痛欲绝了。

    “贺总,让明汐来接你吧。”贺臣风现在这状态是不适合开车的。

    曲染则是什么都不能做,她就伫立在原地,原封不动的站立着,其实这一刻是寸步难行了,心下是歇斯底里的惶恐,责备,怨恨。

    她其实真的恨透了自己,当初这样的决定,明明就是最错最烂的决定,可即便是到了这一刻,她依然还是不知悔改……

    邓允一边是要给曲染办理出院手续,一边又想去追贺臣风,他照顾不到两人,只能打电话给贺明汐,让她来一趟医院……

    贺臣风这个时候,揣着一身狼狈不堪的躯壳,空空荡荡的不知所措,甚至连自己究竟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贺臣风明明已经难受得不能自已,但是却还得如曲染所言,他即便是苟延残喘着,也必须活着,他身体有一部分是属于贺瑾航的。

    这是贺瑾航留在世上唯一的东西,可是,在他体内一天一天的伴随着他生存,贺臣风是那样的不知所措,又悲痛欲绝。

    贺臣风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来了贺家门口,岳巧莲此刻在二楼阳台上,浇着花花草草,心情还算是愉悦的,可是在俯下视线,有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时,岳巧莲着实是吓了一跳的,“哎呀,臣风……”

    岳巧莲急急忙忙的下楼,打开贺家的大门,在见到贺臣风是前所未有的阴郁,甚至看起来就好像是悲痛欲绝的时候,她大为的惊呼,“天哪,臣风,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出了什么事呢,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毕竟,现在的贺臣风看起来就是那样的难受悲观,尤其更像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为什么不告诉我贺瑾航的死!这些年一定瞒得很辛苦吧。”他终于在良久之后开口,言辞低沉,尤其言语里分明就是淌着浓浓的埋怨和懊恼。

    听闻“贺瑾航”名字的时候,岳巧莲这会儿心思猛然一震,他知道了……

    虽然不是没有想过贺瑾航的事情迟早有一天,他会知道的。

    可是对于岳巧莲而言,这一天还是来得太早了一点,起码不能让贺臣风成熟得去面对此事。

    “这……这你听谁说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岳巧莲就算是知道这件事情,但在这一刻却只能装蒜装不知,毕竟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贺臣风去解释。

    只是,贺臣风现在就是需要一个解释,“妈你也去求了贺瑾航吧,一定是妈你去求贺瑾航给我做捐赠手术的事情,他没有答应,你才让曲染去求他的吧。”

    “什么,谁跟你说是这样的,曲染是她自己去求的!我……当时那种情况,你那么危险,我不可能放任你不管啊,你现在也身为贺欣的父亲,应该很了解父母亲的心思吧,可是,我们大家都没有想过在捐赠手术的时候,贺瑾航会出意外。”

    岳巧莲是慌慌张张的解释,就怕贺臣风在这个时候会想不开,其实大家都很清楚贺臣风的个性,所以才会选择了隐瞒,不想让贺瑾航白白的牺牲了。

    岳巧莲上前扯了贺臣风的胳膊,尤其在碰触到贺臣风冰冷的掌心时,岳巧莲心下是慌乱的起伏,凌乱得不得了,“贺瑾航的死已经过去了,臣风,别给自己自寻烦恼好吗……真的是意外……我也很内疚……但是,内疚也无济于事啊。”

    说着,岳巧莲就是那般的,握紧着贺臣风的手。

    可是,贺臣风的眼底却是出离愤怒,只剩下悲痛的难过,嘶哑低沉的嗓音里明明就是埋怨的,“曲染糊涂,难道妈你也糊涂吗……明知道我们欠贺瑾航很多,可是,现在我们身上背负得更多更多,我宁愿死……也不要他牺牲自己的性命……”

    “臣风……”

    听闻,岳巧莲是更加的紧张发愁了,“别这样,妈妈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妈求你……别自责,就算是错,也是我和曲染一起的错误造成的,都怪我,怪我和曲染不该求他……”

    “可是妈妈也是不得已的,求你原谅好不好,我们就忘掉这件事情不再提起,贺瑾航,我知道的,我们对不起他,这一辈子偿还不了,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他,但是,臣风,不要想不开,你不能想不开知道吗!”

    岳巧莲越是担心,越是话语里全是颤抖不安,也是非常语无伦次了。

    贺臣风有一抹苦笑隐藏在神色里,“妈到现在为止还觉得是曲染的错误么,其实,错在于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他不该那么不小心的出车祸。

    他也不该那样脆弱的要被人救,尤其还让贺瑾航来救,把他的性命都搭进去了。

    “告诉我,贺瑾航安置在哪里!听说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就这样离开了。”

    贺臣风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底泛滥出来的眼泪是更多了。

    “这……”岳巧莲无言以对,只是告诉了他贺瑾航下葬的地址。

    随即,贺臣风就立马离开了,岳巧莲还在他的身后追喊,“你回来,贺臣风,现在不要去,今天会有暴雨,山上不安全……”

    “不行,贺臣风,我不能让你去,你等我……”岳巧莲急急忙忙的追上去,却没料到贺臣风的车速是飞奔的离开了,这样的速度也让岳巧莲很担心,就怕稍不留心,贺臣风又像以前那样出车祸。

    “贺臣风,你给我回来……贺臣风……”岳巧莲的声音被淹没在大风里,此刻气候开始有变化了,岳巧莲一想到贺臣风去看望贺瑾航的路上有可能会遇到意外,就立马只能打电话给贺明汐帮忙,毕竟,也只有贺明汐的话,贺臣风才能听进去几句。

    岳巧莲即刻打电话给贺明汐,“明汐,你帮我去找找臣风,他可能去贺瑾航的墓地了。”

    贺明汐原本是在去曲染医院的路上,可是在半路接到岳巧莲的电话时,在确定了贺臣风会去的地方时,她现在必须立马去找贺臣风。

    “好,我马上去找。”贺明汐这个时候只能调转方向的朝着贺瑾航的墓地驶近。

    “贺臣风这家伙,一定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再出事。”

    毕竟,贺臣风若是再出事的话,再也不可能有第二个贺瑾航去救他了。

    贺明汐心下也有点乱,其实贺臣风现在一定也在埋怨她的,这么多年来,他们一伙人都把他蒙在鼓里,贺瑾航的死,始终被隐瞒着,就是为了他好好的活着。

    这样的举动或许是个善意的行为,但是在贺臣风的世界里,贺明汐了解他,一定是一个大大的羞辱,一个莫大的讽刺,毕竟,他贺臣风从来不是这么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可偏偏就是在无形之中成了这样的人。

    贺臣风的确是往贺瑾航的墓地驶去的,从来不曾料想过,这么一个他恨之入骨,万般敌对的家伙,竟然救了他的命,哪怕是曲染求他的,可是,贺瑾航终究还是顾虑到了亲情吧,否则就算曲染再怎么求他,他也应该不会答应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