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九十四章 知道了真相

时间:2018-02-07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与这两个小丫头只是隔着一定的距离,也清清楚楚的听到贺欣犯愁的话语。

    他自认为从来不是一个多么敏感的人,可是在这个时候,竟然心下泛酸,听着贺欣说这些,钟健仿佛更加觉得自己是多么的不应该。

    他不知道实情还好,一旦知道了,就应该告诉曲染的。

    可是,钟健却久久地无法下决定,似乎在这一刻是寸步难行了,就算心下是多么热切的盼望着立马去买戒指,跟曲染求婚。

    只是脑海中只要想到有关于贺欣的话语,他浑身上下就会显得很慌很乱。

    贺欣原本是可以有个幸福圆满的家庭,曲染也可以很顺利的找到自己的孩子,可是这些事实,钟健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才好。

    ——

    贺臣风被迫离开了曲染的病房后,无意中得知了一个消息——贺瑾航的死讯。

    “贺瑾航是个好医生又怎样,还不是死了,真是可惜。”

    “听说是救他亲人死的,也是被一个女人给害死的,当初贺医生没想过做配型捐赠手术的,可谁知被那个女人求着去做移植捐赠手术,结果死在了手术台上,好可怜的。”

    “他是贺家私生子吧,因为是私生子,就算是死了也是没有人怀念他的,听说葬礼是偷偷进行的,就是为了让那个被救的贺家人活下来。”

    ……

    贺臣风听着这些话,一度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他是对贺瑾航无感,甚至兄弟两个从来都是势不两立,对立的态度,但是,从未想过要让贺瑾航死。

    这些年来,贺家的人从来没有提及过贺瑾航,贺臣风因为和他接触得少,两人平时也是互不往来的态度,丝毫不知道贺瑾航的死讯。

    甚至,之前让助理去查贺瑾航的最新动向,难怪助理那边一直没有消息,原来助理早就知道贺瑾航的消息,但是谁都不敢告诉他贺瑾航是为了他而死的。

    这个时候的贺臣风回想起当初的情形,原来他的移植手术,捐赠人就是贺瑾航。

    这一刻,贺臣风伫立在那,一动不动的,俨然是听到了最震撼,也最好笑的一个事情。

    此时此刻,贺臣风是急于找助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助理在被贺臣风找到的时候,他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贺总……这……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听人胡说……”

    助理很清楚贺臣风的个性,若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他真的会活不下去的,毕竟,以前他和贺瑾航是那样水火不容的,可是现在却是借由着贺瑾航的性命在生活着。

    助理慌慌张张的回答里,虽然是否认的,但是越发的让贺臣风明白原来别人所说的都是事实,贺瑾航真的是为了他而死的。

    “说实话,给我快点说实话。”这一刻,贺臣风情绪不是那么好。

    助理也被吼得耳朵好半响是“轰隆隆”的声音,“贺总……其实……其实……”

    “其实贺瑾航就是为了我而死对吧,人家说是有人去求了贺瑾航,贺瑾航才愿意救我的,一开始贺瑾航没答应给我做移植捐赠手术是吧。”

    若是贺瑾航不愿意给他做捐赠手术的话,贺臣风一定是相信的。

    毕竟,若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贺瑾航的身上,他同样也不会这么无私的去捐赠。

    “而这个人,就是曲染。”

    贺臣风在提及曲染名字的时候,他有好半响是声音乃至全身上下都是颤抖不堪的。

    助理一听,立马安慰,“贺总,事情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别再追究了好吗,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关键是现在为了我们爱的人,要好好的活着,活得好好的。”

    贺臣风愈发的难受,心下是疯狂的跳跃,这样狂乱如麻的心思令他全身上下的发冷。

    “所以,真的是曲染,难怪曲染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心甘情愿的去坐牢,我总算是明白了。”

    “我明白了……原来所有人都知道实情,唯独我一个人像个傻瓜一样活在谎言里,甚至……活得跟个人渣似的,苟延残喘。”

    贺臣风自嘲起来,唇角漫出的苦涩是那样无边无际的,仿佛周身被苦涩和荒唐全然的占据着。

    助理紧张得不得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说错话了,让贺臣风更加的难熬,“对不起贺总,大家都瞒着你,也是知道你这个脾气的!可是,不要这么伤心,瑾航少爷是心甘情愿救你的……就算跟曲染小姐有关,一切不都是需要瑾航少爷自己做决定吗!所以,不能辜负了他,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听闻,贺臣风已经情绪不能自已了,仿佛心底承载着浓浓的悲伤……

    下一秒,贺臣风也不愿意听下去了。

    一想到自己竟然为了活下来,牺牲了贺瑾航的性命,他真的恨不能立马把命还给贺瑾航。

    要知道现在的贺瑾航是有多么的冤枉至死,他肯定是不想离开的……

    “曲染……曲染……”贺臣风嘴里念叨着曲染的名字。

    原本他就很愧对曲染了,可这个时候对曲染是更加的内疚丛生。

    只是这个女人,怎么可以残忍得一直隐瞒着他真相,一直让他这样没心没肺的生活着。

    而曲染自己的生活则是那样的悲伤难受,难怪他总是能从曲染的眼底见到那一抹悲痛欲绝,原来她一直在忏悔,一直在愧疚着贺瑾航。

    原来她口中所谓的再也没有幸福可言,再也不配得到幸福的话,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对贺瑾航的负罪感。

    这个时候贺臣风的世界俨然是天崩地裂那般,彻底的倾塌,再也不可能完整了。

    曲染则是在医院里已经准备办理出院手续,邓允前来接她,却万万没想到会正巧遇到贺臣风。

    邓允见到贺臣风似乎是带着满腔悲痛的情绪而来,以为他是因为曲染坚持要出院而担心的,可显然在趋近他们的时候,他盯着曲染的眼神里分明除却担心,还有浓郁的悲痛和苦涩。

    “贺总……你来了正好,你劝劝曲染吧……我也说了她不要这么快出院,可她就是不听……”

    邓允率先开口,同时也让眼睛看不见的曲染做好准备,现在贺臣风来了,尤其看起来还不是那么“和善”。

    贺臣风在这个时候没有开口说话,他的眸光定定的落向曲染……

    这个女人真的是,她让他以后怎么见人,怎么去面对她!

    这一刻,贺臣风在曲染面前是毫无脸面可言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曲染,你不应该这样的,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现在不仅仅是苟延残喘,我还成了刽子手,我就是弄死贺瑾航的刽子手。”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向曲染发脾气的,甚至连大声跟她嚷嚷着也不应该。

    然而,这个时候的情绪就是悲痛欲绝的,甚至,贺臣风已经难以言喻他的心情,他就像是个负罪累累的人,全身心的被愧疚,被伤痛给霸占着。

    曲染听闻贺臣风的话语也显然是震惊了,惊愕得好半响说不出话来,尤其她看不见,心下是更慌更乱,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贺臣风解释,但又似乎无从解释,所有的伤害是她造成的,越解释,就越是在逃避责任。

    邓允在旁边也意识到了贺臣风的不平静,“贺总……这件事情你不能怪曲染,当初是走投无路了……曲染是担心你……”

    邓允怕说错话,引来他们更深的误会。

    贺臣风现在就是不能好好的说话,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担心我,害怕我死了,所以就用贺瑾航的命换来我的活着,曲染,你当初有没有想过,这不是我想要的!在你曲染的眼里,难道我就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么!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生不如死。”

    他真的是生不如死,此刻心情跌宕起伏的难受,万般的苦不堪言……

    听得出来贺臣风是责备的话语,邓允也替曲染抱不平,“什么意思,当初所有人都想要你活着,尤其曲染不想你死,贺瑾航的死是个意外,谁都没想过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你现在算几个意思,不但不感谢曲染,还在怨她,你知不知道曲染比谁都痛苦!”

    “我就是知道她痛苦,我才生不如死,我有多清楚曲染的个性,她现在一定比任何人煎熬难过,但是,你真的不应该救我的……”

    “用贺瑾航活生生的命,来交换我的性命……我何德何能……我也没这个资格……”

    贺臣风是颤巍巍的声音,“因为我的缘故,害你在监狱里辛苦万般的生活了四年……到这一刻为止,就算你痛到了极致,就算你受尽了委屈,可你依然还在隐瞒着贺瑾航去世的事实,你依然还在我面前强颜欢笑着,你明明生了病,却还在监狱里苦苦熬了四年……”

    想着这些,贺臣风眼底泪水疯狂泛滥了,他这一刻甚至有痛恨自己,恨自己的存在,恨自己给曲染带去的天大麻烦和罪恶感。

    “你可能不知道,曲染,我在你面前,有多么的无地自容,甚至,我根本就不配活着,不配在你身边。”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