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九十三章 他可以是个好老公!

时间:2018-02-07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知道曲灵说话平时颠三倒四的,也可能说谎,但是这一刻,他明白曲灵并没有骗人。

    “你就不怕我去告诉曲染?”钟健询问。

    “你不会的,健哥,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告诉曲染,你清楚一旦告诉曲染的话,她和贺臣风就更有戏了。”

    所以,是万分的笃定钟健不会去告诉曲染。

    但是,钟健心中有数的话,他就会明白自己和曲染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毕竟,迟早有一天贺欣的身世会被知晓的。

    “臭丫头,少给我来这一套,我不会相信你在这儿胡扯的,就算是又怎样,丝毫改变不了我和曲染要在一起的决心,她和贺臣风才是真正的没办法在一起!”

    钟健深知曲染和贺臣风之间的事情,他们不能在一起远远不止是曲染坐过牢这么简单,原来贺瑾航当初的死,就是因为曲染,因为贺臣风的。

    曲染那样重感情的人,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和贺臣风相守。

    “健哥……”

    “健哥,你别走,事情都已经那样明显了,你为什么就是要这样的执迷不悟,曲染就算不和贺臣风在一起,她爱的人也永远是贺臣风!你清楚,他们不能在一起,不是因为不爱彼此,是不能爱。”

    这样相爱却不能爱的感情,是最刻骨铭心的。

    钟健不搭理她了,就算这是事实,他也不会妥协的,至少不会把曲染让给贺臣风,就算曲染真的有小孩,他爱屋及乌也可以包容她。

    曲灵被甩在身后,气得发疯抓狂,这个曲染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这么多人护着她,爱着她。

    曲染在医院里的情况是有所好转的,只是视力恐怕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恢复了,但是肿瘤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抑制,暂时曲染也没有动手术,只是,她的病房里少了一个贺臣风。

    她愣是将贺臣风给逼走了。

    但其实,是很想贺臣风的。

    在听到病房门被敲响的那一刻,她以为是贺臣风来了,可没料到是钟健。

    钟健也约莫能觉察到来自于曲染脸上的失落,“意识到我不是贺臣风,失望了?”

    “才没有。”她否认,脸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去,“你来做什么,回去吧,我可不想你姑姑再来找我麻烦。”

    提到钟健姑姑的时候,钟健也很惭愧,“对不起,染染,我替我姑姑向你道歉,她一农村妇女家的,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

    钟健可是相当清楚他们家姑姑的本事,真要是撒泼起来,任何人似乎都没得比的。

    “可是,不能因为我姑姑的事,就推开我,将来要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人,是我,不是我姑姑,你放心吧,我会说服她的,丝毫不影响我们的交往。”

    钟健尽量还是在让言辞变得轻松,其实他的心是沉甸甸的,一直还在围绕着曲灵所说的那个事实,贺臣风与曲染竟然有个孩子。

    思及此,钟健心底忽上忽下的起伏,很清楚自己不可以将这件事情告诉曲染的,一旦告诉曲染,他和曲染之间说不定就真的完蛋了。

    钟曼颖的事情毕竟是过去了,曲染倒是不怪钟健,甚至也不能怪钟曼颖,如果她生在豪门,如果她是钟曼颖,恐怕也不会允许自己的亲人和一个坐过牢,失明,还有可能随时都去世的女人在一起的。

    可是,钟健却在这个时候,慌乱中凸显着镇定,“曲染……我们结婚吧。”

    “虽然没有求婚的戒指,但是,我是认真的,嫁给我,曲染,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你不会拖累我,也不会成为我的累赘,你是我这一辈子幸福的源泉。”

    钟健的确是很认真,心下也那么的渴望着曲染能够答应,可曲染是不可能答应的,“钟健……无端端的跟我开这个玩笑干什么,我不可能和你结婚的……”

    “不要拒绝我,求你了,染染,把你这一生交给我吧,我带你离开这儿,我们去国外生活也可以的,或者去国内另外一座城市生活,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贺臣风的对不对,但是,我会陪着你一起慢慢忘记他。”

    是的。

    他就是要这样做,才够男子汉,才够勇气。

    自己爱的人,就是要巧取豪夺般的抢过来,不由分说的占为己有。

    此时此刻的钟健,强迫着自己着这样想着,但是,心底下仿佛总有一个声音在作怪似的,仿佛就是那样的唱反调,让他不能这么的自私。

    “你眼睛看不见也没关系,有我呢,你做任何事情都有我在你身边,你还怕什么!”钟健握紧了她的手,然而,越说,越是情绪波动起伏很大,恍如心下就是在闹腾着他是多么一个不堪的人。

    在面对自己爱的人的时候,为了得到她,为了想要和她天长地久在一起,硬是隐瞒着贺欣的事情。

    都是这个该死的曲灵,无缘无故说这么一番话干什么,贺欣这个死丫头到底哪一点跟曲染长得相像了!

    “阿健……你怎么了,今天我总觉得怪怪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现在这么慌乱……”

    曲染就算看不见,但是能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一定还是有事情隐瞒着的。

    随即,曲染无助的想要去碰触一下钟健的脸,“钟健……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我知道你肯定是有事情隐瞒着我……”

    “拜托了,告诉我……”

    曲染这个时候与钟健的感应很强,仿佛就是那样觉察到了钟健的慌乱。

    钟健也是必须强迫自己一定要挺住,“没有的事,我现在就去买求婚的戒指,你等我,曲染,不要拒绝我,拜托了,我真的很爱你,想要让你把这一生都托付给我,我可以是个好老公的。”

    凭着他这么的爱曲染,这颗心就是那样的真诚以对。

    “钟健……”

    “染染,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钟健仿佛是下定了决心,就算是卑鄙也好,可耻也好,他就是要和曲染结婚在一起,哪怕是有一天曲染知道了贺欣的身世,他们已经结婚在一起了,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拆散他们。

    对,他就是要这样一往无前的这么做。

    钟健已经在心下无数次的安慰自己,这是最好的办法,可是,钟健在离开曲染的病房,转身的刹那,他的世界好像崩塌,溃烂了……

    为什么他竟然就是那样狠不下心来!

    为什么他就是如此的狼狈不堪,不就是隐瞒了一些不必要曲染知道的事情吗?他竟然是如此的慌乱,难受……

    曲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就算对不起也要这样做。

    因为不想失去这个女人。

    曲染耳畔再次听着病房门关闭的声音,她的直觉不会出错的,钟健一定是隐瞒了她什么事情。

    ……

    钟健在离开了曲染病房之后,并没有去珠宝店买钻戒,而是打听到了贺欣的幼儿园,仿佛就是要亲眼的,近距离的看看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和曲染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其实,已经有了很正确的答案,可偏偏,钟健不想承认。

    去了贺欣的幼儿园大操场,隔着远远地距离便看到了人群中最耀眼,最活泼的那个熊丫头,她在笑,笑得那样灿烂没烦恼,也笑得那么的像曲染。

    的确,真的和曲染很像很像。

    只是,贺欣的脾气大概也是从小被惯坏了,很骄傲,也很撒泼。

    这会儿,在见到李婷婷的时候,见她一个人总是闷闷不乐的坐在操场边缘,贺欣还是决定和她和好。

    “喂……接住。”贺欣把手里的排球扔给李婷婷,李婷婷不是运动健将,甚至在运动方面很薄弱,这个排球则不偏不倚的砸向了李婷婷的头顶。

    李婷婷被这么一砸,也隐约砸走了自己的思绪,只是在看到贺欣的时候,她依然不想与她和好。

    见李婷婷挪地,贺欣是立马追上去,“喂,干什么呢,我们和好吧,一起去看沈乔吧,听说沈乔最近很可怜,她妈妈被关进去坐牢了呢!”

    李婷婷很排斥“坐牢”两个字,毕竟,她爸爸也坐过牢。

    李婷婷始终采取不搭理的态度,可是却被贺欣阻挠,“不许走,李婷婷,你干嘛无精打采的呀,你一个有完整家庭的小朋友干嘛要唉声叹气,没有朝气的呀,我其实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知道我爸妈都不喜欢,可能……他们都不是我的亲爸妈吧,但是我不允许自己沮丧。”

    可越是这么说,反而贺欣忽然间很沮丧了,她这么一说,李婷婷也不忍心和她唱反调,“你无缘无故说这些干什么呢!你爸爸那么有钱,你当然没烦恼。”

    贺欣摇头,“不是有钱就没烦恼的,我爸妈快离婚了,我很快也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虽然我不想这样,可是,我们小朋友又能怎么着,你说对吧!别看我好像每天嬉皮笑脸的,其实,我并不开心。”

    说着,贺欣显然是相当的沮丧颓废了,不是博取李婷婷的同情,相反好像是想清楚了,“离就离呗,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我不念书了,我讨厌念书,最讨厌老师布置的作业,我的爸妈,我幸福的一家,爸爸爱妈妈,老师的脑袋里难道就没有别的作业可布置了呀!”

    明知道她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非要戳她的痛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