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九十一章 精彩的一天

时间:2018-02-04作者:纳兰海映

    ,!

    同样和邓允,贺明汐一样,得不到支持和看好的曲染和贺臣风,他们这一阵子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之下,也算是平静又快乐的度过了他们有史以来最幸福的几天。

    曲染从来没想过贺臣风也可以成为居家型好男人,虽然做得饭菜是难吃了一点,不过也算是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几年间不见,他真的变了很多很多。

    只是,曲染却不想就这么耽误浪费贺臣风的时间,“你每天都不用去公司么,这么天天陪着我……我心里很惭愧。”

    甚至,曲染约莫可以猜测到一定是让贺臣风损失不小吧,没有他在公司,公司肯定方方面面都没这么好。

    “不过就是几天不去而已,公司没我,难道你以为会垮啊!再说,赚得也够多了,就算有点小损失也不担心。”

    尤其到这一刻,最让贺臣风觉得可悲的是,在别人眼里他或许就是至高无上的商业霸主,毕竟,赚得够多,权力也够大,好像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样,但即便是这样的人,却在对自己女人的时候,他竟然是那样的束手无策,好像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的。

    “先吃饭吧,吃了饭,我带你去个地方,今天我跟医生请了假,可以让你出去一会。”贺臣风说着。

    但却让曲染有不少疑惑,“要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啊?”曲染有些迟疑。

    “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只是我很害怕,贺臣风,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不像以前了,我去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成为别人的累赘。”所以,她哪儿都不想去,就想待在这儿,可是……总是待在这儿也不是办法,尤其是让贺臣风这么伺候着,她心下有太多的不安和烦乱了。

    她也很担心有一天,贺臣风的妈再次会来阻挠他们,极尽的羞辱她,就好像钟曼颖那样的羞辱她一番,如今她变得很脆弱,这样一番侮辱和讽刺,会让她心情很低落,也会去怀疑她的存在,到底有何意义。

    贺臣风知道她想说什么,而曲染心里正在想什么,他也很明白,“你不是任何人的累赘,至少,你不是我的。”

    “……”曲染心下颤动。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碗里的饭菜,味同嚼蜡般的苦涩,忽然间,她提出了一个要求,“动手术吧,贺臣风,你就安排我动手术吧,一切后果由我自己承担,我不怕的。”

    早就在几年前发现这个病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做好了相当足的心理准备。

    她甚至在坐牢的那段时间里,她好几次以为自己会死在监狱里,但曲染知道自己还算是命硬的,不然怎么会一直熬到现在,才让病情变得特别特别的严重。

    贺臣风一听,立马否认,“不……曲染,我不同意动手术……现在挺好的,医生说暂且能控制住肿瘤的生长,就这样吧,我会照顾你的,就算你不看见,我就是你的眼睛,曲染,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所以,那些担心受怕的事情别想,动手术那样冒着十万分风险的事情,也别去想,我不会让你动手术的。”

    对于贺臣风而言,一开始是想要她动手术的,可是在听过医生分析了动手术的利弊之后,尤其目前暂时还能勉强控制肿瘤的生长,暂且的控制病情,这让贺臣风不愿意去冒风险。

    他其实也是很怕的,原来他贺臣风也有惧怕的东西,当真担心害怕曲染一旦上了手术台,就可能永远的告别了,他不要这样。

    甚至现在贺臣风只要想想这件事情,便是立马有毛骨悚然倾泻而出。

    “贺臣风……”

    “不要说了,我喂你,吃了饭,我们去玩,别想这么多,等到出院之后,我要带你去很多地方,就算是看不见也没关系,我也能让你往后的日子丰富精彩。”

    他当然知道曲染的心思,这样看不见的日子,完全要人陪伴,要人照顾的日子,她是过不下去的,就是因为怕拖累了别人,曲染才会想要快速的,速战速决的动手术,不愿意接受这样折磨人的保守治疗。

    曲染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任何的喜悦,反而越是贺臣风对她好,她的心情就越发的沉重,“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这样像傀儡一般的生活着,我很辛苦,很累,甚至……生不如死,若是以后的日子里,我还是要这样被人伺候着,被你伺候着,贺臣风,我宁愿不活。”

    当曲染说着这番话的时候,贺臣风并不意外,这像足了她的性子。

    可是,当亲耳听到这话的时候,贺臣风心下是跌宕起伏的痛苦难受,“曲染……不要说了……”

    他捧着曲染的头没入自己的胸膛,他不允许曲染说这样丧气又颓废的话,“我不会让你这样的,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但是,不管给多少时间,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你动手术,你知道吗,我宁愿你这样眼睛看不见的过一辈子,也不要你往后忽然间就这么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你不是我的累赘,也不是我的包袱,我是心甘情愿的。”

    把曲染纳入怀中的这一刻,他的心跳如擂鼓般的蹦跳,大声。

    曲染也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的心跳声,仿佛能清晰的觉察到来自于贺臣风的心声,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是那样的甘愿。

    可越是贺臣风甘愿,她就越理亏,心虚。

    而贺臣风则是一心一意的想让她开心,放松,不要让她陷入了越来越悲伤的世界里。

    ……

    贺臣风说想要带她来的地方,竟然是玩摩天轮。

    秋天的夜晚,是沁凉如水的。

    虽然冷,但是曲染有贺臣风在身边的话,永远也觉察不到有丝毫的冷意。

    “我们一起去玩吧,因为足够的刺激,所以坐上去以后,肯定是要闭上眼睛的,就跟黑夜一样,看不见周围,但是却能尽情的享受着旋转的快乐。”

    “曲染,我也要感同身受着你失明的痛苦,正因为了解你的痛,我要以后更加的爱你疼你,答应我,不要有想法动手术,我不允许。”

    “因为我害怕失去你。”

    说到“害怕”的时候,唇角上的苦涩是那样的明显,原来真的有他害怕的事情。

    曲染一时间接不上话,就那样被贺臣风牵上了摩天轮,替曲染绑好安全带之后,他和曲染手牵手的坐好。

    曲染倒是一点也不怕,仿佛有他的掌心那样温暖厚实的包裹着她的手,一切都不会觉得恐惧。

    摩天轮缓慢的启动着,仿佛在做好着冲刺准备……

    “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在这儿。”贺臣风像是给在曲染最深最牢实的依靠,她不允许曲染有一点点的退缩。

    曲染有那么片刻的恍惚,伴随着摩天轮在半空中的旋转,头晕目眩也随即而来,但是更多的是快感,是刺激的快乐,在黑暗无边的世界里,她显然是被贺臣风带到了一个极致放松的世界里,虽然黑暗,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是很开心,很刺激,也同样是很精彩的。

    直到这一刻,曲染才真正明白贺臣风带她来这儿的真正目的。

    他不就是在告诉她,哪怕不动手术,一辈子在黑暗里生活着,也同样是有乐趣的,总比一旦动手术永远醒不来要好……

    良久,摩天轮在空中急速的转动,呼呼的风声带来冰凉,也带来恣意,仿佛真的可以让所有的烦恼和不快,全部被寒风一并带走。

    曲染原本的难受在这儿被一并吹走了,即便是摩天轮停止了原来的运行速度,缓缓地停落下来,曲染仿佛依然还是处于那样的兴奋里。

    这是她最近一阵子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贺臣风也许久不说话,其实,并非是沉浸在兴奋里,是在极力的让自己回神。

    他开口说,“曲染,其实,我很恐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来这儿坐摩天轮。”

    曲染听闻有些紧张,“可是刚才你……”

    她真的没料到贺臣风带她来玩摩天轮,也没料到他恐高的,毕竟刚才在玩乐的过程里,贺臣风显得那样镇定冷静,似乎丝毫都不怕。

    原来……

    “我恐高,我也很害怕,我的害怕更多的是失去你,可是刚才你看到了,就算途中有很多恐慌,但我依然还是能陪着你一起走到底。”

    “即便我们都处于黑暗当中,依然也能感受到快乐,所以,别动手术好吗,听我这一次,我知道你要是倔强起来,我肯定是拗不过你的,但答应我,染,一定要答应我暂时不要有想法动手术,无论黑暗,还是困境,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而他最怕的是,曲染连给他机会都不给,就这么忽然消失不见。

    贺臣风此刻指腹轻轻的婆娑着她微凉的脸蛋,静静地看着她,又心疼,又难受,但又必须坚定他的意志,如果这个时候他不足够坚强的话,曲染肯定更加没有斗志力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