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九十章 贫贱夫妻百事哀

时间:2018-02-02作者:纳兰海映

    这一天恰逢是周末。

    两人在缱绻缠绵之后,邓允开始给她做午餐,贺明汐正好下礼拜要去出差,正在准备相关的资料。

    这种两人的相处模式简直就好像是老夫老妻那般,贺明汐除了工作之外,其他事情什么都不用管,可以全部交由邓允一个人打点。

    只是这会,贺明汐没料到这么一清早的,他们家的母后大人范方伶会这么早的驾到了,尤其门铃摁得急促,“贺明汐,你给我开门,快点!死明汐,你给老娘开门,快点啊,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范方伶这等架势而来,分明就是要找麻烦的,贺明汐在门内见到她母亲怒发冲冠的模样,骤然间心下隆冬作响,“天哪,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啊!”

    听到门铃声的邓允也从厨房里出来了,贺明汐连忙是求助的眼神,楚楚可怜的让邓允无从拒绝,“拜托,你躲一下,我会马上让她走的。”

    她的神情里显然是很害怕的,却是慌慌张张的让邓允躲起来,邓允不躲是不行的,看着贺明汐脸上紧张的神色,虽然心下不好受,仿佛他就是见不得光的男朋友一样,但还是很配合她。

    “贺明汐,开门,找死啊,还不给我开门,别给我装不在,我告诉你啊,我打电话去你公司了,你公司的人说你已经回家了,快点开门,我要跟你算个总账了。”

    范方伶仿佛快要被贺明汐慢吞吞不开门的行为给气死了,在门外是叫嚣声不断。

    为了不让范方伶发现,贺明汐倒是很细心的邓允的鞋子给收了起来,厨房的门也关上了,就是怕她发现端倪。

    贺明汐终于开门的刹那,范方伶就是以阔太太的姿态,颐指气使,怒气冲冲而来了,“你这个死丫头,干什么啊,鬼鬼祟祟的在房间里弄了那么久也不给我开门,该不会是家里藏着野男人吧。”

    “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我……我家里怎么会藏男人,再说你有必要说得这么难听么,什么野男人啊,我还没结婚,就算藏了男人,也是人之常情啊。”

    邓允可不是野男人,是她爱的男人。

    “这么说你就是藏了男人罗?”范方伶眸光是一瞬不瞬盯着贺明汐,分明就是在看她到底有没有说谎。

    “哪有啊,我……我只是要你说话注意点,别这么野男人野男人的叫,怪别扭的。”贺明汐也嘀嘀咕咕的反驳。

    或许是她否认的速度太快,这让范方伶是立马追问,“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别扭法啊!你该不会是真的在家里藏了男人吧,今天特别怪异,贺明汐,我警告你,我再三的警告你,你听好,别以为躲着穆致远,我就会饶了你,我再三的确认过这个男人的家庭,也打听到了他对你的看法。”

    “他对你的确是很有意思的,难得有男人对你有意思,尤其人家家里也是超级有钱,跟我们贺家是门当户对,这样搭配在一起挺好的,你不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难道你要去找个穷鬼,过着百事哀的生活么!”

    范方伶是一口一个穷鬼的,这话传入躲起来的邓允耳边,心下很不是滋味,其实穷鬼说得不就是他么,他这样的人,就是一无所有的,光有工作干劲,却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东西,没背景没钱财,一无所有,穷得响叮当。

    想到这里,邓允的自卑心理是更加的旺盛了。

    贺明汐反驳,“妈,你说得好像我没人要似的,什么终于难得有男人对我有意思,这话听来多不顺耳……”

    “不顺耳你也给我听着,这个穆致远家里,他是家里的独子,家里有五六家珠宝商店,七处房产,而且人家都是小洋楼,都是他自己挣钱买的,他爸是大企业家,他妈是一家大医院的院长,也是那家贵族医院的大股东,看看人家背后的实力,虽然比我们贺家是差了一点,可也算是有模有样了,这样的男人你要是搞不定的话,贺明汐,我跟你说,我跟你没完。”

    今天,明摆着贺明汐妈妈就是来当说客的,明摆着就是要做好贺明汐的工作,好让她能接受穆致远。

    可是,贺明汐本来就对穆致远没感觉,尤其现在有了邓允之后,更加不可能和穆致远继续交往,“我不可能和他谈恋爱,我不喜欢他,这一点,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过他了。”

    听闻,范方伶立马呵斥了,“你这个死丫头,脑子给我清醒点,你不喜欢他,你不爱他,这是理由,是借口吗!你看看那些商业联姻的,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相爱的,可就算是不相爱,但是也能走到老,为什么!因为日子富贵愉快,完全不要发愁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玩意儿。”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你回去吧,我在准备后天出差的资料,我等会还要去趟公司。”她的确是有点忙的,不想和范方伶继续在这儿东拉西扯的说起有关于“穆致远”的事情,或许他是个不错的人,但绝对不适合她。

    只是范方伶是不屈不挠,必须在今天耳提面命的让她纠正“婚姻”的思想,“你也满三十了,上了三十的人再生小孩的时候,就算是高龄产妇了,女人生孩子那可是从鬼门关里走一遭回来,年龄一大,上了生产室,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但是,女人又不能不生孩子,一个孩子总要吧……”

    贺明汐听得已经是越来越不耐烦,“打住,这个话题,我不想提,我可从来没想过要生孩子。”

    她虽然不是“不婚主义”,但绝对有“丁克”思想。

    想到这里,贺明汐才意识到这个想法,不知道邓允会不会同意,毕竟,不生孩子这个想法,一般男人是接受不了的。

    听闻,范方伶是更加恼火了,“你说什么,你不要孩子,贺明汐,我发现你越来越离谱了,你是非要让你爸爸出来给你施压,你才会乖乖听话是吧,总之一句话,穆致远这个男人,你不交也得交,订婚的时间,我会跟穆家的人商量……”

    “妈,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啊,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人家订婚了。”

    这个话题的扯出,对贺明汐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般,从来没有想过范方伶竟然会有如此坚决的决定。

    “不跟人家订婚,难道你要跟这个野男人订婚吗?”

    说完,范方伶就已经从厨房里逮人了,原来她早就知道贺明汐的房间里有人。

    “你给我出来。”

    “妈,你干什么……”顿时间,贺明汐是惊恐到了极点,随即只见范方伶打开了厨房的门,这个时候是亲眼见到邓允就在这里。

    “我就知道你的房间里一定有人,鬼鬼祟祟的,那么久才开门。”她可是心底明白的很,更是火眼金睛的一把逮住了邓允。

    邓允不免有窘迫,仿佛被捉奸在床似的,“贺夫人。”

    “哟,是你啊,我就知道是你这个家伙,你这个混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吧,就你这样一个人,居然也敢打我女儿的主意,你什么意思,我问你,你跟贺明汐在一起是什么意思,说吧,想要多少钱,知道我女儿富有,看中她的钱是吧……”

    范方伶可是一点儿也不留情面的就是这么劈头盖脸的咒骂他。

    贺明汐即刻阻止,“妈,拜托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不要动不动就是谁谁看中我的钱,我能有多富有,其实我有什么,我一无所有,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富裕,你说得对,能有个人真心爱我就不错了,像我这样的女人,家庭背景再好又有什么用,对方要承受着来自于我家庭的挑剔,苛刻,责骂,对方要有足够强悍的心理才会和我在一起,否则,当真不会有人瞧得上我。”

    贺明汐一股脑儿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范方伶则是不管贺明汐说什么,仿佛都不能改变她的看法,尤其是对邓允的看法,“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我看你一个月的钱还不够我女儿买一套高奢化妆品吧……”

    “够了,妈,你先回去,这是我和邓允的事情,不管你多么反对,我是要和他在一起,不要再重蹈覆辙了,这一次,如果再反对我和邓允在一起的话,我会和家里脱离关系的。”贺明汐其实这么多年来对于家里阻挠她和林以然在一起,心下也是有不少怨言的。

    范方伶一听,火气连绵,“行啊你,了不起啊,和贺家脱离关系,贺明汐,那我也告诉你,你要是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话,我范字倒着写,我就看着,看着你能和这个男人能不能在一起。”

    “你不听我的,你会吃大亏的,你一定会吃大亏的。”范方伶气得不轻,仿佛这个时候也懒得搭理她了,反正心下就是很笃定邓允和贺明汐是不可能凑一块的,起码到最后一定会分开,现在彼此只不过是一头热。

    但是,她却忽略了,这一次贺明汐是认真的,好不容易才能跨出这一步,其实他们应该要被支持在一起的,可显然不但不会被支持着,还会有很多矛盾滋生。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