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八十四章 玩玩爱情游戏也当真啊!

时间:2018-01-30作者:纳兰海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姑姑你……”

    钟健袒护曲染,可是还没说完,这会儿钟曼颖打断,“我怎么了,我就是说她不要脸,不知羞耻了,明明知道自己是一坐牢女,竟然还不知廉耻的要勾搭你,我现在就去找她。”

    钟曼颖的架势是来势汹汹的要去找茬了,她还没和曲染打过照面,没亲眼见到这个女人是有多不要脸。

    钟健这一会也是凌厉万般,“如果你去找她,就是要把我给从钟家除名了,我宁愿放弃所有,我也要和她在一起,你们谁也不能动她。”

    “你……你拿除名威胁我……钟健,你个臭小子……你给我回来……你以为我会受你威胁啊!”

    钟曼颖这一次分明就是有备而来,在钟健还没走多远的时候,只见前方有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走过来,钟健仿佛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往另外一个方向走的时候,仍旧有一帮人在前方阻挠。

    随即,钟健望向钟曼颖的时候,“姑姑……”

    “给我把他抓起来,看住他,这一阵子不许他踏出这儿半步。”钟曼颖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一招,所以提防了他。

    钟健则是防不胜防的就这样被他姑姑给算计了,钟曼颖步步趋近,“你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做好准备给我跟陶橙好好的交往,不然我要你好看!”

    “姑姑,你放了我,这算什么,软禁我?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不能?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妈过世得早,我就接手你的生活,把你视如己出的对待,我没权力管你,谁有权力管你!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如果真惹恼我了,你这一辈子休想再出去逍遥快活,你就准备在这儿关一辈子。”

    钟曼颖这会儿可不是说假的,如果钟健是执迷不悟非要与曲染在一起的话,她宁愿把他在这儿关上一辈子,也不要让他去蹚浑水。

    曲染那个女人,她调查过的,仿佛只要和她沾染上边的男人到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贺瑾航是这样,贺臣风也是被整得差点儿死掉,至于钟健,她必须让他悬崖勒马的回头。

    钟健在这个时候急着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曲染,钟曼颖早就已经提防到了,下一秒在一帮人制伏他的情况下,钟曼颖是快速的夺过了他的手机,“想跟她打电话是吧,别做梦了,我警告过你的,已经不止一次两次的警告你远离她,既然你不听,只好把你关到听话为止。”

    “姑姑……把手机还给我……不许去找曲染,听到没有,我不许你去找曲染麻烦,她是我爱的女人,你就算把我关在这儿,我也不会听你的安排去跟什么陶橙见面……”

    “别让我恨你,姑姑,你要是去找曲染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钟健被一帮人等火速的带进了钟曼颖的家里,分明就是要软禁他,就是要让他想清楚想明白的,不能再和曲染有任何的纠葛。

    这个时候,钟曼颖也是要去会会曲染这个女人,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能把他们家的钟健给迷得团团转,甚至迷得连爹妈都不认识了。

    ——

    医院。

    这个时候的曲染全然不知道有人要找她的麻烦,毕竟,现在的她都已经躲到医院里来了,应该是没有人要找她了,可谁知钟曼颖倒是浩浩荡荡的前来了。

    钟曼颖倒是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曲染的病房,此时此刻大摇大摆的进来,曲染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很灵敏,听到女人高跟鞋的脚步声,很容易会联想到颜雅真这女人前来的找茬,毕竟最近贺臣风在她这儿出入得很勤快。

    可是,曲染没料到钟健才从她这儿离开没多久,他的姑姑就来“拜访”。

    钟曼颖也是直言不讳,“我就自我介绍吧,我是钟曼颖,钟健的姑姑。”

    原来是钟健的姑姑。

    曲染仿佛在这个时候在听完自我介绍之后,并不是那么的意外钟曼颖的到来,之前就听到过钟曼颖对她有很大的意见。

    不过,也是的,像她这样的女人,别人对她有意见也是很正常的。

    “我就直接开诚布公的跟你说吧,我只希望你能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和我们家钟健搅合在一起了,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还是各走各的路比较好!你应该清楚,我家钟健的身家,他不是普通的人家,身家几百亿的太子爷,跟你玩玩爱情游戏,你也当真啊。”

    钟曼颖冷嘲热讽而来,说话的语气就是那样的傲娇得瑟,仿佛就是狠狠地把人给踩在脚底下,一点儿也不收敛自己的行为。

    曲染仿佛也对这样的嘲讽轻蔑早就有抵抗力了,毕竟以前和贺臣风谈恋爱的时候,她就是如此的承受着苏文柳和岳巧莲的打压走过来的。

    “只要你肯离开钟健,不再缠着她,你的条件我都可以满足你,房子,车子,票子,一一满足,开个价吧。”钟曼颖也和其他豪门女人一样的傲气逼人,举手投足之间全是充满了贵族的气息,富态逼人。

    就算曲染不看见她的面容,但是依然能觉察到来自于钟曼颖的倨傲态度,仿佛从头至脚是让人想要“跪舔”的豪奢富态。

    曲染也懒得和她说这些,“如果说完了,请钟女士出去吧。”

    “你……”钟曼颖没料到曲染会是这样的态度,一直不开口,一开口就是下逐客令,“你给我下马威是吧,我告诉你,曲染,你在面前别这么装神弄鬼的,你一个坐过牢,离过婚,当过小三,还给男人生过孩子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傲气的!我能来跟你说这些是给钟健的面子,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小心我对你家人不客气。”

    “够了,不要拿家人威胁我,你现在拿谁来要挟我没用的,我不会受你的要挟!”

    曲染冷硬的回复,就算她是一个前科累累,黑历史多多的女人,但是,她没有义务要受别人的威胁,尤其是钟曼颖的威胁。

    钟曼颖怒气不小,没料到就这么一个娘们儿,竟然胆儿还挺大的,“跟我呛声是吧,了不起啊你,坐过牢,离过婚,生过孩,了不得啊你……我就问你,你一个劳改犯,到底哪来的硬气跟我说话……你算哪根葱!”

    钟曼颖一向是别人捧着她,哄着她的,这会儿遇到了曲染这样的“狠”角色,钟曼颖倍感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

    “我虽然没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但是,我和钟女士,我们之间无冤无仇,尚且只能称得上是陌生人,我有绝对的权力不接受一个来自于陌生人的指责和挑衅,麻烦请你出去。”曲染依然还是很镇定的,这个时候的心境或许是真的还算好,一点儿也不紧张。

    哪怕是眼睛看不见,哪怕这个时候随时随刻都有可能受到来自于钟曼颖的动手攻击,但是她真的一点儿也不怕,无所畏惧了。

    钟曼颖也果然是在忍无可忍的在被挑衅之后,真的要动手的,“臭丫头,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尊敬别人!”

    说着,她还真是扬起了巴掌,作势要掌掴出去的时候,顿时间钟曼颖胳膊间传来了剧烈的脆响声,“啊……痛……”

    正当曲染竖耳倾听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耳畔再次传来了贺臣风熟悉的声音,“钟女士,我的女人你也敢欺负,你倒是胆子很大!”

    “贺臣风,是你……”钟曼颖丝毫没料到贺臣风会过来救场,没想到这个女人的魅力竟然就是那样的大,不管是钟健也好,还是贺臣风也好,哪怕明知道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依然还是滴水不漏的保护得很好。

    “钟女士,你听好,曲染是我的人,你找她的麻烦,就是跟我作对,跟我作对的下场,你应该知道后果吧!”贺臣风语声不高不低的传给她,威胁和警告的意味很深。

    钟曼颖气得发抖,“你……你……竟然阻止我……贺臣风,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你那眼光真的很糟糕,这样的女人……”

    “闭嘴,你是要我叫保安上来轰你走,还是你自己主动离开,你选一个。”

    他现在不容许任何人来伤害侮辱曲染,冷厉至极的言辞里就是那般的冷漠无情。

    钟曼颖不是不知道贺臣风在商场上的手段,那可是一等一的毒辣果断。

    她就算是再有怒气,也只能“灰头土脸”的离开,原本是来找曲染算账的,没想到半路上杀出这么一个混蛋出来。

    “贺臣风,你迟早会要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的。”但是,如果贺臣风霸占着曲染不放,这样一来,钟健就没有希望,这越恰好正中了钟曼颖的下怀。

    “蹬蹬”的脚步声,彰显着钟曼颖的离开,曲染也是原本努力维持的镇定和冷静,在这一刻反而显得慌乱了。

    其实所有的坚强只不过是伪装的坚强,她还是很怕的,也在自尊心受损之后心情的跌宕起伏,一时间很难以控制情绪,眼泪就那样滑落下来,就算努力在贺臣风面前掩饰,但她脸上的一行泪水,却落入了贺臣风的视线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