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八十一章 因为曲染,他想做个好人!

时间:2018-01-27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一步一步的朝着曲染靠近……

    “臭丫头,是为了隐瞒你的病情,你才会要跟我分手的吧,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男人么,这么不明不白的分手,我会接受?”

    他不会接受的。

    永远不会接受。

    钟健一边说,一边已是大力的将她搂入了怀中,紧紧地,牢牢地抱紧,“曲染,我不会同情你,你给我快点好起来,不要跟我装病,我不会心软,别以为装病就能和我分手,不会的……我要和你在一起。”

    他仍旧是恶狠狠,凶巴巴的口吻,从来不会拐弯抹角的温柔,说话就是那样的直截了当。

    曲染却很为难,“钟健,不要这样。”

    曲染小心翼翼的推着他,抗拒他的怀抱,“对不起,钟健,之前……我真的很不应该……不应该答应和你交往的要求,我明知道自己会离开,还要拖累你,我太自私了,因为很怕,很怕离开的时候是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所以,当时我就答应你了,钟健,很抱歉,原谅我。”曲染的脸上充满了愧疚之情,“我以为你……”

    她顿了顿,说不出口。

    钟健虽然是没个正经的,但是钟健却很聪明的猜测到了,“你一直以为我是玩玩而已对吧,像我这样喜欢玩的男人,所以在你身上也一定不是认真的,你想着就算有一天你离开我了,从我身边彻底消失了,我也不会难过。”

    “钟健……”他把问题分析得这么清楚的时候,曲染的心情是越来越亏欠,“对不起……”

    “可是你忽略了我,也会有浪子回头的那一天,因为你,我想做个好人,做个让你可以拿得出手的人。”

    自从和曲染在一起后,钟健就想成为一个干净的男人,不和其他女人勾勾搭搭在一起,而他也做到了。

    “曲染,我是认真的,我很爱你,所以,不管怎样,我不会让你有闪失,你也不能和我分开,懂吗。我不管你现在心里想的是谁,爱的是谁,你的未来只许是我钟健,认定我,不可以动摇。”

    这一刻的钟健,捧着曲染的脸蛋,一本正经的,前所未有的认真,仿佛这一刻曲染能够看见他的真诚似的。

    “钟健,你别这样,让我把话说完,我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并非你们说不让我离开,我就会不离开的,我的情况我自己很了解……钟健……不要爱我,求你别爱我,我不值得……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不是你的合格女友,甚至,我很失职……”

    她和贺臣风背着他在一起亲密的事,这就是一件大错特错,该千刀万剐的事,虽然这件事情是曲染事先想好要让钟健离开的,但事实却是她背叛了他。

    钟健什么都听不进去,急急的摇头,“我不会答应你,永远不会。”

    除非他死,否则别想分开。

    至于贺臣风,一边去。

    可是,从钟健坚定的话语里,曲染听到了他话语里的颤抖和哽咽,她摸索着前行,掌心在碰触到钟健脸蛋的时候,小心翼翼的触碰着他的眼睛,“喂,我认识的钟健,不会是这么窝囊的家伙吧,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你居然是爱哭鬼……”

    “喂,死曲染,说什么呢。”他嚷嚷着抗议,但越是抗议,眼泪反而是落得更多。

    “难道不是么,这个时候生病的人是我,快要死的人也是我,应该哭死苦活的人也是我才对,你干嘛哭得这么绝望!超级没用的家伙。”

    这回是换曲染说话凶巴巴的了,甚至是比他之前更大声,尤其还动手拍着钟健的后脑勺,“难道你还要我来安慰你啊,好歹这个时候你也表现得积极点,安慰我啊,钟健,不要哭了……”

    钟健也回呛,“谁说我哭了,我哭什么啊,老子长这么大,从懂事开始起就没哭过,现在也不会哭,你给老子好好的活着,如果你敢有闪失,老子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挖出来,歼尸。”

    “天哪,你神经病吧,好恶心,难怪我们做不成男女朋友,因为根本不合拍啊。”曲染真是被他的话给气个半死了。

    这家伙当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钟健继续和她唱反调,“谁说我们不合拍啊,曲染,你倒是跟我说说看,我们是哪点不合拍了,我告诉你,你现在不上我是吧,你真的不打算上了我?”

    忽然间,钟健就是那样趋近,近距离的凑近她的脸蛋,就算曲染看不见,但是依然能想象到这个男人的恶劣,甚至还能想象到他的油腔滑调。

    “不打算,没想法。”

    “完全没想法。”曲染机械的摇头,此时此刻,呼吸里全是钟健的味道。

    他跟贺臣风不同,他每次带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认识了几十年的知己,不管做出什么事情来,这都跟爱情无关,但是,却是最醇厚,最深重的情意。

    可是和贺臣风在一起的时候,只要那个男人稍许的撩拨,甚至无需要任何的开撩,她的心跳就是那样的狂乱,蹦跶,也是幸福的跳跃,那样对贺臣风的喜欢,深深的喜欢就是这样蹦跳出来了。

    钟健故作失落状,“真是没品味啊你,多少女人如狼似虎的要等着上我,我还不乐意给呢,你倒是脑残啊,居然没想法。”

    “我本来就脑残啊。”她本来就是脑子有病。

    “我看就是你脑子里面的肿瘤在作怪,走,我带你去吹吹风,晒晒太阳,保准你脑子会清醒,接下来就会想要我的。”说着,钟健已经抱了她起来。

    其实,这一阵子,曲染一直待在医院,可怜兮兮的,直到昨天才是贺臣风陪伴着他,而此刻贺臣风大概是在为她的病情在奔波吧。

    “好吧,我背你出去吧。”

    说着钟健还真是很乐意的蹲在她的跟前,得意洋洋的状态,“我不会嫌弃你胖的,我还喜欢你再胖一点,等到你愿意献身给我的时候,我的手感才能好啊。”

    他一向就是这么油腔滑调的大胆。

    曲染早已经见惯不怪了,“我不想出去,我怕,钟健,我眼睛看不见了,在室内和在室外其实没什么区别的。”

    “废话少说,快点上来,我带你去晒太阳,再不晒晒要发霉了。”

    “不过,我这个人吧,不看中颜值,不是外貌协会的,就算你发霉了,老子也爱死你了。”

    ……

    钟健这话是格外的有魄力,他或许以前在别人的眼里不算是个好人,但是在曲染面前,他句句是真心的,从来没想过要欺骗她。

    只是,曲染反而是有压力了,身子后退着,可钟健一旦发现她有后退的嫌疑,立马及时的稳住了她的重心,“不要逃,我说我爱你是真心的,曲染,我不需要你回应我,爱我也好,不爱也好,我只想你好好的,只要在身边就够了。”

    钟健其实还是很害怕的,那般的惧怕这个女人忽然间又像前几天一样突然蒸发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这样沉重的气氛是令钟健非常不爽的,他习惯于不给曲染压力,道,“快点爬上来啊,不然我要抱你了,在背和抱之间,你选一个吧。”

    “死钟健,你非要逼我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一定是被你给活生生气死的,没错,就是活生生气死的。”

    曲染一边说,一边还是爬上了他的背,又压低了声音,“真的要背我去晒晒吗,我好怕,其实,我怕别人取笑我眼睛看不见,我以前最引以为傲的眼睛,现在肯定跟死鱼眼没什么区别。”

    失明的痛苦和难受,曲染也是在这几天时间里感受得淋漓尽致,仿佛就是那样陷入了黑暗的绝境里,也好像是坠入了暗无天日的深渊里,不得救赎。

    “以前我也没觉得有多好看,反正,我又不嫌弃你,你急个啥呀。”钟健安慰着,话一出口就欠抽。

    曲染也忍不住的说,“我以前啊,觉得你就是一个混混,特别low的混混流氓,可没想到原来一接触下来,也不是这样的嘛,感觉不错,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听闻,一开始虽然是贬义,但是后面的话让钟健立马纠正,“是值得交往的男朋友,我可不要当什么男知己啊,男闺蜜,那些称号我最讨厌了,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你的男人。”

    说着是曲染男人的时候,钟健脸上是关不住的喜悦,“你让我觉得,原来做个好人,做个正派的人,是多么幸福快乐的事情。”

    以前的他,连钟健自己都难以启齿,的确是跟混混,跟流氓没什么区别,他每天醉生梦死的在酒吧里喝酒泡妹,漫无目的,俨然就是在生活中迷失了,彻底的失去了方向,每天浪荡颓丧的活着。

    可是,有曲染在身边,仿佛对于生活的意义就是不一样了,有了自己真正想要去喜欢,爱护,保护的女人,自然而然的会有目标,有了目标,变好人就不远了,钟健现在是很享受自己做好人的状态,仿佛战斗力满满的,也信心十足的,一定要让曲染平安无事,也一定要让曲染成为他的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