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八十章 越坚强越让人难受!

时间:2018-01-27作者:纳兰海映

    贺臣风不是没想过曲染的情况真的很严重,但是现在医生的分析显然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他不能让曲染继续承受着疼痛的折磨,可是一旦结束这样疼痛的折磨,有可能面对的就是死亡。

    “死亡”两个字,沉甸甸的压在贺臣风的胸口透不过气来,甚至根本想都不敢想曲染的离开。

    现在曲染的情况,贺明汐和贺臣风都知道了,只有钟健还不清楚曲染的具体情况,她就这样忽然间玩失踪,钟健仿佛已经很明显的知道曲染一定出事了。

    这会儿,只能找贺明汐帮忙,直觉贺明汐一定是知道曲染的事情。

    贺明汐这个时候只想让贺臣风和曲染多一点相处的时间,这个钟健就滚一边去吧,尤其上一次钟健的“出言不逊”是耿耿于怀的。

    “贺总,你告诉我曲染的下落好不好,拜托你了,我保证下次再给你公司下个一万套高奢品的订单。”

    不管钟健怎么说,贺明汐现在是没什么跟他好说的,完全是不搭理的态度。

    “贺总,我和曲染之间是有些误会,你让我跟她解释清楚好不好,她一定是生我气,肯定是的,你把她的地址给我,我要是和曲染和好了,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钟健是一路从贺明汐的办公室追到地下车库,贺明汐则就是不搭理他的态度,一言不发。

    其实,提到曲染的事情,她的心还是沉重的,虽然相信贺臣风一定会有办法的,但是有些事情并非是尽力了努力了就会有好结果的。

    钟健见贺明汐就是那样骄傲不已的态度,这会儿钟健也是忍无可忍了,“喂,老妖精,你到底说不说!不说,你今天就别想走。”

    钟健火了,索性耀武扬威的阻挠在贺明汐帅气张扬的敞篷车面前,一副黑,社会头目的样儿,看起来就是那样的让人不爽。

    贺明汐一听这个“老妖精”的称呼,简直就是火冒三丈,“喂,臭小子,又叫我什么啊,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啊,要求人态度就好点啊!就你这样的渣渣,也想和曲染在一起,别想了,难怪她爱的人永远是贺臣风,毕竟,你这种烂人连我弟弟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贺明汐也是恼火十足的呛声,这个钟健三番五次的叫她“老妖精”,她真是有要灭了他的节奏。

    “我没求你么,我刚才有在拜托你啊,我只想知道曲染的下落,我要和她说个清楚。”尤其,不能就这么分开了,他不服气。

    接下来的话,就算钟健没有说下去,贺明汐也是知道他的心思的。

    “连自己女朋友都照顾不好,真不知道曲染要你这样的男朋友干什么,既然知道自己有错,你早干嘛去了啊,我觉得钟贱人你真的很欠抽啊。”

    “快点走吧你,别烦我,我忙得很,没闲情跟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真的爱曲染,就离她远一点,成全她和贺臣风!”

    毕竟,贺明汐很清楚曲染的感情,她对贺臣风始终是割舍不下的,无法割舍的感情,就是那样刻骨铭心的藏在他们彼此的心间,以至于不管是贺臣风,还是曲染,两人都是非常的坚定,也接纳不了别人。

    但是,这一刻的钟健才不管他们的感情有多深厚,他只知道一定要跟曲染在一起。

    “明汐姐,拜托了,告诉我曲染的消息,我爱这个女人,就算贺臣风是你弟弟,如果他要和我竞争曲染的话,我们就公平竞争吧。”

    这个时候就算是贺明汐的态度异常的恶劣,可是钟健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态度非常好。

    这样好的态度,就算贺明汐故意和他唱反调,一时半会的也不能为难他了。

    毕竟,她也知道钟健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从来都是个花花公子,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的,这个时候他对曲染可是一本正经的上心,分明就是动真感情了。

    贺明汐也收敛了不少鄙夷的神色,认真了起来,“你真的想知道曲染在哪里?”

    “请你告诉我,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只要你告诉我曲染的下落。”这一阵子他找曲染简直就是找疯了。

    “曲染她……你要有心理准备,她生病了,很不好,现在……还不确定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所以,若是可以的话,少给她带去烦恼,曲染……眼睛看不见了,脑部有肿瘤,动手术很困难,不动手术的话可能会死,动手术的话也可能会死。”

    贺明汐在说着曲染的事情时,她断断续续的开口,几乎不敢说这些事情,浑身上下毛骨悚然的害怕,真的很怕。

    钟健和贺明汐当初知道曲染实情的反应是一样的,不可置信,完全不相信的态度,甚至这一刻钟健认为是贺明汐在说谎,“你胡说八道什么,就算是要整蛊我,也别诅咒曲染会生病啊,贺明汐不带你这样玩儿的。我可以跟你道歉,明汐姐,我为之前出言不逊跟你道歉,但是……告诉我,曲染到底在哪里!”

    钟健一脸的不信任,后退的步伐里俨然是有千千万万斤重,不相信,但是从贺明汐无比严肃的神情里,仿佛让钟健意识到这件事情其实是很严重的,仿佛她并没有说谎,一切就如她所说的那样曲染真的生病了,而且生得是很严重很严重的病。

    “我怎么可能拿曲染的病胡说八道,我和你一样的心情是多么不愿意曲染生这样的病,可是……事情真的很糟糕,所以就算去看她的话,也不要给她增加压力,她现在够痛苦的!”

    贺明汐只要想到那天曲染眼睛看不见的时候,这就让贺明汐心痛不已。

    钟健是傻眼了,整个神情都是怔住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

    绝对是一个字也不相信的。

    可是,现在钟健回想起来,有好几次曲染对他所说的话,那样的话语就像是在告别一样的,原来她早就想好了要离开的,早就想要把他一脚踢开。

    其实,终究是因为她没办法留在他的身边,才会这样做的。

    “不,曲染,我不会放手的,就算是让你为难,我也不会放手。”

    钟健这一刻心底沉甸甸的难受又苦不堪言,怎么会让事情变成这样,怎么会让事情恶化到这个地步,而他竟然对曲染的病情是一无所知,难怪贺明汐说他失职。

    ——

    这个时候,钟健是迅速的去到曲染的医院里。

    他不相信,一个字也不愿意相信,但是在曲染的病房门口在看到医生在给她打针,她的眼神却是无法聚焦的时候,这一幕,令钟健站在那儿良久是不能动弹的,僵硬得宛如已经被动的定在了那儿,无法迈开步子了。

    钟健这样的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悲痛的事情,这样的心情就是要马上失去心爱的人了。

    尤其此刻隔着一定的距离,亲眼见到曲染脑部打针的情形,这一幕让钟健好像窒息了,浑身上下被生生腐蚀的疼。

    护士小姐在给曲染打完针,看到钟健的时候,也是一惊,“你……”

    曲染听到护士小姐出声也是有些惊讶的,“怎么了?”

    “曲小姐,有朋友来看你了。”护士小姐并不知道曲染的病情是被隐瞒的,只知道这几天,贺臣风陪在她的身边,简直把她给宠上天了,宠得那样肆无忌惮,也让曲染也是受宠若惊了。

    而这个时候,曲染身子明显一震,仿佛意识到了这个人是谁,在贺臣风知道了她的病情之后,应该也轮到了钟健吧。

    护士小姐先离开,“曲小姐,这个药水打进去有点儿疼,如果有什么其他不舒服的地方,你要赶紧告诉我们,有问题就随时呼叫我们。”

    “谢谢。”曲染道谢,这个时候眉心拢成一团,仿佛已经是越来越肯定来的人是钟健了,仿佛空气里就嗅到了这个家伙悍然的味道。

    钟健眼底染泪,他发誓自从他懂事开始起,他就没哭过,但这个时候的钟健却是泪流满面了,一想到曲染眼睛看不见,一想到她所承受的疼痛,钟健就心底波动起伏的难受,“臭丫头,干什么啊,装病啊!”

    果然,一开口就是钟健的口气,一如曲染所想的态度,就是那般的强悍横行。

    或许是因为跟钟健之间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以至于曲染在面对他的时候反倒是没有与贺臣风那样的“凄凉悲痛”,生死离别的沧桑感,她也是语气恶劣的呛声,“是啊,就是跟你装病!我怎么会有事呢,就算有病也一下下就会好的。”

    “我是谁啊,我是坐过牢天不怕地不怕的曲染,我没事的……所以,钟健,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这么多人关心我,爱护我,为了你们,我拼命拼命也会活下来的。”曲染其实也是很怕的,但是她越怕,就越只会让他们更加担心。

    可是,此刻的曲染则是越坚强,越让钟健心里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