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七十七章 他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时间:2018-01-23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这个时候忽然间开不了口,仿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邓允也没打算她回答,在安顿和叮嘱好她之后,准备离开了,“天气越来越冷,晚上多穿件衣服吧,曲染,你不可以让我失望。”

    他现在是在向她施压,也不容许曲染放弃自己。

    曲染良久不能动弹,举止神情里是那样的机械,可心下却是跌宕起伏的沸腾,餐盘上是邓允给她备好的宵夜,她摸索的前行……

    耳畔传来了脚步声,已经眼睛彻底看不见的曲染,以为是邓允又折返回来要叮嘱她的。

    她这次不要让邓允担心,“放心吧,我会好好的,不管多难,我都会坚持下去的……”

    “如果见到贺总,贺总执意问起我的话,就说我回老家办事去了吧,我不要让他们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的双目失明的她,真的看起来很狼狈。

    “阿允,我明明有双最好看的眼睛,以前我最自豪的就是这双眼睛了,可是,我竟然看不见了……我更不想让贺臣风看到我现在这样的狼狈不堪……”

    “但是,我答应你,我会努力不去辜负你对我的照顾,会活下来的……”

    她伫立在那,喃喃的自语,完全没想到此刻站在她身侧的人不是邓允,而是贺明汐。

    贺明汐在这一刻听到曲染的话语时,也是天旋地转般的不可置信,恍如就如曲染所言,谁都不敢相信她竟然看不见,甚至,她的言语里竟然提及到有可能活不下去……

    贺明汐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直到曲染一不小心磕碰到了玻璃水杯,水杯跌落在地应声而裂的刹那,这一剧烈的声响也俨然是立马击中了贺明汐的心底,着实被这一幕给震撼到。

    曲染也立马是手忙脚乱的,立马想要去捡地上的碎玻璃,哪怕是看不见也有逞能的念头在她心里生成。

    贺明汐这会儿眼底染泪,心下是疯狂的疼痛,却不能说上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上前替她捡起地上的碎玻璃。

    曲染听到细碎的声音,依然以为是邓允没有离开,“回去吧,我没事的……可是,我真的很没用,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依靠你,阿允,我该怎么感谢你。”

    耳闻着曲染话语里的自卑和悲戚,贺明汐眼泪像断线般的流淌,甚至努力压抑的情绪在这个时候有低低的抽泣声传来,传入了曲染的耳边。

    她听到了。

    是抽泣声。

    “阿允……”曲染唤他名字的时候是沉甸甸的,她其实心下很不安,甚至是不安到了极致。

    比起曲染的心不安,贺明汐这一刻心底是歇斯底里的激荡起伏,一边是难受,一边又是不舍,毕竟,和曲染这一阵子相处以来,这个女人的顽强和坚韧是贺明汐所赏识的。

    贺明汐怕露馅,也不想让曲染知道此刻是她在她面前,步伐匆匆的离开……

    听闻,这不一样的脚步声,曲染也很纳闷了,难道不是邓允,是照顾她的看护?

    她摸索着前行,步伐缓慢又颤抖,曲染这个时候头痛剧烈,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这一波盖过一波的疼令她几欲支撑不住,难道即便是住院,也无法控制她的病情了吗!

    ……

    贺明汐从曲染的病房里偷偷的离开后,有那么一阵她难受得几乎无法呼吸的。

    可是这个该死的邓允,明明知道曲染的情况已经到了这样严重的地步,竟然还瞒着大家,虽然可以想象到这一定是曲染要求的,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做事这样的稀里糊涂。

    这一刻,贺明汐是一定要去找邓允麻烦的。

    邓允其实从曲染的病房里出来后,整个人心事重重的,但心事还没理清楚,这会儿贺明汐是十万火急前来了。

    在邓允搬来公司安排的员工宿舍里,他这儿还从来没有人进来拜访,没想到贺明汐却成了这儿的第一位客人。

    只是邓允在见到她的时候,不免有惊讶,尤其伴随而来的是紧张,“是你……”

    贺明汐此刻眼眶红红的,明显是哭过的痕迹。

    邓允也没料到贺明汐会来,“你……”

    “为什么要瞒着曲染的事情!”贺明汐质问的口气很强硬。

    尤其,此刻看向邓允的眼神也是相当凌厉的,甚至有责备之意,“你不要隐瞒我了,我去了曲染的医院,我知道她眼睛看不见了,到底是什么病!”

    听闻,邓允好半响说不出话来,“……”

    “说啊,你这样瞒着,难道以为可以瞒一辈子吗,而且,你的行为特别不理智,你知不知道曲染目前这样的情况,是很严重的吧,如果真的会死的话,你担得起责任吗,邓允,你这个笨蛋,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她从曲染的神色和言语里,贺明汐听到了事情的端倪,明显这件事情是很艰难的。

    邓允是更加的惊愕了,也说不出话来。

    贺明汐这是略显失控,一想到曲染从被冤枉坐牢,到重新出狱重获自由,这一路走来那么艰辛,但却是在可以享福,可以和贺臣风有机会重新在一起的时候,竟然会遭遇这样的大事……

    “你说话啊,邓允,你不是挺行的么!说话,给我解释,你是想好了办法让曲染可以有机会活下来是吧。”

    “混蛋,你跟我说啊,曲染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所以你才敢和她一起瞒着大家!瞒着贺臣风,瞒着所有人!”

    “你这个混蛋,你让我怎么跟贺臣风交代啊,我答应过贺臣风的,一定会照顾好他的女人,可是……可是现在……该怎么办,眼睛看不见,以后也会永远看不见么……”

    贺明汐的人生其实一直是顺风顺水的,除了林以然这个事情之外,她和贺臣风一样从来没有经历过其他大风浪,毕竟出身豪门的优越条件,让他们的日子过得比其他一般人都好。

    但是,贺明汐现在只要想到曲染坎坷的人生,贺明汐的情绪便不能自已的难受,万般痛苦凝聚而来,让她几乎是语无伦次的,都不确定自己在说什么了。

    “脑下垂体肿瘤,肿瘤的位置已经开始压迫的视神经,所以会导致失明,因为位置特殊,手术难度大,一旦动手术,曲染有可能就会死,可能永远不会醒来了。”

    邓允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几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说的,机械,僵硬,仿佛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连思维也好像凝结那般,只能被动的说着这番话。

    甚至,若是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是在说谎,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谎言,并非是真的,可曲染却不是这样的情况,她一旦动手术,真的会死。

    邓允继续,“其实这病已经好多年了,在曲染坐牢之前,就已经被发现了,和贺臣风分开,尤其到目前为止,不接受贺臣风的爱,也是因为这个病吧,她很清楚自己的病随时都可能要离开贺臣风的。”

    贺明汐这个时候是听得一清二楚了,听得明明白白了,“邓允,我听到这个消息,我都难受成这样了,你说贺臣风听到这个消息,他会不会难过死?”

    他一定会的。

    贺明汐可以肯定贺臣风一定接受不了的,不想让贺臣风知道,但是贺臣风一定会知道的,也必须让他清楚明白之后,赶紧找个好的医生给曲染动手术。

    贺明汐眼底落泪,邓允看在心里也难过得很,他却在这一刻什么都不能做,只是很被动的站在那儿,连碰都不敢碰一下贺明汐。

    明明在看到她眼里泪水的时候,想要极力去擦拭她的眼泪,可邓允却始终掌心握成拳,紧紧地不敢轻举妄动。

    而贺明汐也在下一秒扭头就走,仿佛被这样的悲戚和伤痛震慑得不能很好控制自己情绪了,但是在邓允面前,她也不想哭得稀里哗啦,很没形象可言。

    “我要去找贺臣风……”贺明汐恍如是一秒都不能等待了,一定要让贺臣风得知曲染的情况,曲染才有救。

    “我送你。”邓允自然是不会留她,紧随其后要送她离开。

    邓允最怕的就是贺明汐的车技,尤其在情绪不好的时候开车,她很容易闯祸惹事。

    贺明汐却在邓允碰触到他手腕的时候,情绪终是爆发了,紧紧抱着邓允嚎啕大哭起来,“我今天在医院里见到曲染……你一定不知道她有多可怜……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守着病房,一个人连拿个水杯都会跌落在地……以后要是真的永远也看不见的话,她该怎么办……”

    一想到那个画面,贺明汐浑身上下颤抖不停,“我又要怎么去告诉贺臣风这个事实。”

    邓允被贺明汐抱紧的刹那,他全身显得僵硬被动,却也在下一秒掌心揽紧了贺明汐的肩膀,她的泪水一颗颗落在他的衬衫上,伤心不已。

    像曲染平时那样独立的女人,在受到这样大病困扰的时候,贺明汐只要想到曲染很是可怜的模样,眼泪就不受控制了。

    而邓允刚刚才搬来员工宿舍,还和一个女人搂搂抱抱的情形被汪氏集团的其他员工看到,不免是要惹来闲话的……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