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一十六章 寂寞空虚找乐子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曲英杰良久地伫立在医院门口,仿佛也是在回想着岳芯蕊的话,她的言语是久久地紧绕在曲英杰的耳畔。天 书 中 文  网

    或许他始终是摇摆不定的,但是正如岳芯蕊所言,他是需要这份工作的,毕竟还有李芸芸母女两个要养,甚至曲英杰只想竭尽一切可能的给她们好的。

    ……

    曲染送着李婷婷回她的住处,这也是四年后第一次见李芸芸。

    李芸芸见到曲染的时候不比以前的嚣张跋扈,也不再像以前的无理取闹,反倒是再见到曲染时,她有满心的亏欠和内疚,“曲染姐,你回来了。”

    说完这话,李芸芸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嘴拙,“曲染姐,回来真好,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只是这些年我挺对不起你,对不起曲英杰的。”

    “尤其是英杰,要不是这几年有他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李芸芸从曲英杰那儿听说了,曲染的孩子在她坐牢的时候被林月琴接走发生了意外,这意外李芸芸也是自责懊恼的,若不是这几年曲英杰一直陪着她们母女两个全国各地的到处给李婷婷治病,曲英杰又怎么可能分身难顾曲染的孩子。

    “曲染姐,对不起,都是我和婷婷拖累了你们。”

    甚至,李芸芸每每想起那个时候在宫耀刚出事时,她对曲染的态度就是十分的恶劣,一口咬定宫耀变成这样都是曲英杰带坏的,甚至一直以来很反对宫耀和曲英杰混在一起,可没想到真正起带头坏作用的人是宫耀。

    有关于宫耀的事情,李芸芸是自觉不想提及的,而曲染同样是关于过去的事情,她不想提起,“都过去了,只要现在婷婷好,你们好,一切会变得更好的,英杰也是心甘情愿照顾你们母女两个的,他是真心爱护你们,虽然会觉得他很辛苦,可是,曲英杰不是小孩子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的确是越来越懂事了,也越来越让人肃然起敬的敬佩,毕竟,像曲英杰这样无私的照顾宫耀的老婆孩子,这样的付出不是其他男人可以做到的。

    “你也别自责,就听从他的安排吧,最重要的是孩子以后能健健康康的成长就好了。”

    此时此刻,曲染和李芸芸两人单独的聊着有关孩子和曲英杰的事情,李婷婷果然也是孩子的天性,回到住处后不久,便和邻居的小朋友很快乐的玩耍,似乎已经忘记了在幼儿园里所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

    李芸芸相较于几年前也同样是黑瘦了不少,苍老了不少,纵然有曲英杰一直帮助着她,大概也是心理压力,难受悲伤太多了吧,毕竟,宫耀那个混蛋毁了所有的一切。

    李芸芸充满了感激,曲染能如此宽容的原谅她,甚至还能很大方的让曲英杰继续帮她,这一刻的李芸芸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泪水疯狂的流淌,“谢谢,曲染姐,真的谢谢你们,要不是你和英杰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哭得无法抑制,纵然曲染和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可是李芸芸与以前相比较,明显有不少的大变化,以前的李芸芸那可是跋扈撒泼的,可是自从宫耀出事之后,由最初的歇斯底里,愤怒难耐,完全不能接受事实,到最后必须接受事实,以及此刻的认命,冷静,面对生活。

    曲染能觉察到来自于李芸芸的伤痛,可是,她除了沉默,却已经说不上任何安慰的话语,若是这些从来没有发生的话,事情究竟会怎样?

    或许,一切都会很好吧。

    这一刻,曲染的电话来袭,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犹豫了片刻之后,曲染才接通电话,电话里是钟健的声音,凶巴巴,恶狠狠的,口气相当犯冲。

    “喂,死女人,想死了是吧,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你是要老子找上门来,你才肯罢休?”

    “……”曲染听着钟健的声音,硬是愣了好几秒,仿佛没料到钟健竟然会打电话给她。

    “你耳聋了啊,老子叫你滚过来,你给我立马滚过来啊!不然我歼了你,别拿我的话开玩笑,不听的话,你试试看!”

    钟健已经火冒三丈的发飙了,尤其得不到曲染的回应,更是恼火十足,“死女人,你哑巴了啊……”

    “已经死了还能回复你啊!你干什么,我为什么要去见你!喂,那天真正受伤的人是我啊,身心都受到你的伤害,你还想我去伺候你?想都别想。”

    尤其这个家伙是曲灵的男朋友,只要和曲灵沾边的人,曲染是敬谢不敏的态度。

    钟健一听,火光四溅了,“该死的,不给我滚过来是么,你是要挑衅老子啊?”

    曲染沉默,她的沉默让钟健愈发不能冷静了,“死丫头,老子马上过来弄死你。”

    来自于钟健口中的话语既是凶悍的,又是嚣张的,也很让曲染感到异常的烦闷,“你也别吓唬我,我现在这样的人怕谁弄死我呢。”

    本来就已经是形同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死或活着对曲染而言已经是区别不大,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任务就是要找到孩子,也不能放过林月琴和曲灵。

    “喂?喂?死曲染?”钟健恶声恶气的对着曲手机喊,耳畔却已经传来了挂断音。

    “找死啊,活得不耐烦了,你以为老子不敢灭了你啊?上次放你一马,你把老子当病猫啊。”这会儿的钟健是叫嚷嚷的口气,万般的不悦,这一次一定要去找曲染麻烦不可。

    李芸芸也见曲染在接完这个电话后情绪不太好,小心翼翼的询问,“曲染姐,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曲染姐,若是有什么麻烦,你跟我们说说,不要憋在心里,我们一起想办法面对。”

    李芸芸最感激的人就是曲染和曲英杰,当初若不是曲染的帮忙,孩子不能被保住,虽然李婷婷身体不好,可是她知道,这个孩子也给了她要坚强活下去的希望,原本因为憎恨宫耀而迁怒于李婷婷,然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曲染急着离开,“我没什么事的,你们放心,照顾好婷婷,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们。”

    曲染告别后,李芸芸也不禁对曲染更加的钦佩了,四年艰苦的牢狱之灾,这样的灾难不是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承受得了的,原以为坐过牢的女人,从监狱里出来后的生活,至少好长一段时间里会是颓废不振的,甚至迷茫到看不到未来。

    然而,曲染却让李芸芸看到了她身上别人无法比拟的韧劲儿,好像不管是谁都不能打倒她,让她屈服。

    李婷婷原本和小朋友在玩耍,看到曲染离开,也从小朋友扎堆里走出来,若有所思,尤其其实刚才她也看到了李芸芸面容上的哀伤,李婷婷恍如已经没有心情了,“妈妈,你哭了?”

    听闻李婷婷的声音,李芸芸立马摇头,“没有啊,妈妈怎么会哭,妈妈不会哭的,妈妈有婷婷在身边,没什么事情是能难到我的。”

    甚至李芸芸是多么的庆幸这些年有孩子的作陪,否则,她可能更加的伤心难过,毕竟以前她和宫耀在一起在时候,是自由恋爱,爱情甜蜜才会结婚的,可想而知感情是很好的,只是谁都没料到宫耀竟然会干出这等肮脏恶心的事。

    就算李芸芸是这样说,可是李婷婷却觉察到了来自她妈妈的悲伤与难过,她一定是很让妈妈感到为难或伤心吧。

    李婷婷抱紧妈妈,泪水也偷偷的流。

    曲英杰原本是来给她们母女两个送吃的过来,却也正巧看到她们母女两个紧紧拥抱,却各自偷偷抹泪的一幕,此时此刻曲英杰心就好像是被狠狠震碎一般,无穷无尽的难受汹涌而来。

    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他,如果不是他和岳芯蕊之间的矛盾,就不会给宫耀机会的。

    这几年,就算曲英杰拼尽全力的弥补她们母女两个,但很多事情不是可以轻易弥补得了的。

    ——

    曲染虽然是有些提防钟健这个王八蛋会不会真的找上门找她麻烦的,可又想来,这个男人或许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就是吓唬她的。

    毕竟,曲染之后才听说这个叫做钟健的男人,家境不错,自身条件和家庭条件优越也让他是十足的张狂,难怪曲灵会那样生气,毕竟,她是好不容易傍到大款了。

    而曲染回到单宇阳暂借给她的旧公寓时,在门口就瞅见了钟健这个混蛋,他显然是大摇大摆的坐在那,好整以暇的等着要灭了她。

    只是,或许越是等待的时间较长,他反而是没了那么大的脾气,可看到曲染现身的刹那,口气又恢复到了凶巴巴的状态,“妈蛋,现在才回来,知不知道几点了啊!这么晚回来去勾男人了吧。”

    钟健这话语就是那样的露骨,又是那样的大胆,甚至丝毫不给曲染情面的,劈头盖脸的就朝她喷去。

    曲染脸上是难以压抑的惊愕,想不到他还真是不要脸的来了,曲染也同样是恶劣的态度,“喂,你怎样啊,深更半夜的跑到人家家门口堵人,我和你熟吗,你快点给我滚蛋。”

    原本心下就不痛快的,尤其在看到钟健这样让人不快后,她更是没好态度对待她。

    钟健可不是省油的灯,也不会随随便便被她给欺负,“你也知道深更半夜了啊,半夜你从哪回来呢,不会是寂寞空虚找鸭去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