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一十章 小太妹本色尽显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只是曲染交代他的事情却一件事情也没做成,曲静的下落依然还是没有个着落。

    “曲静她……依然还是没有消息。”曲英杰这会儿是每说一个字都是充满了亏欠内疚。

    曲英杰还有话要说,却又欲言又止的,似乎不确定有些话到底当说不当说。

    曲染看得出来他一定是想说什么,“有话你就直接说吧,我承受得了的。”

    如今在经历了被冤枉坐牢,失去女儿这样痛彻心扉的事情之后,她什么都能扛得住。

    “或许曲静早就不在了,曲染,你的事情已经够烦的了,说不定,能不能活到老还是未知数,你就放弃吧,少点操心的事,也许你能活久一点。”曲英杰没有忽略她的身体状况,不会以为曲染这些年在监牢里,她的情况就会好转。

    只是庆幸的是,曲染这些年也算是挺过来了。

    曲染也知道曲英杰的担忧,“我也以为我会死在监牢里的,至少,孩子是没办法生下来的,可往往奇迹就是有可能发生的,我没有死,却害死了贺瑾航。”

    一提到贺瑾航的时候,由始至终曲染内心低落又自责的情绪是奔腾而来。

    “人家说祸害遗千年,说得就是我这种人啊,就算是生病,就算明明要死了,却还能活得好好的,祸害人间。”

    曲染淡淡的自嘲,可是从她眼神里泛滥出来的嘲讽与愧疚意味是十分的强烈。

    曲英杰沉默了,如果他继续说贺瑾航的事情的话,曲染肯定更加的不好受,毕竟,四年后她出狱,很多事情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事情都是让她想象不到的悲痛。

    这会儿和曲英杰一道去学校接李婷婷,这也让曲染对曲英杰的看法是更加有改观了,他和李芸芸两个人的收入都不高,可是给孩子的却是最好的。

    李婷婷上的是贵族幼儿园,李婷婷因为生病推后了一年上幼儿园,于是说巧不巧的和贺欣成了同班同学。

    贺欣和李婷婷正巧是同桌,贺欣特别爱显摆,或许家庭条件好,她有足够的显摆资格,以前听李婷婷说她爸爸和妈妈经常带她出去玩,这会儿贺欣在得到贺臣风的特赦令约好要一起外出的时候,是格外的开心,忍不住炫耀,“这次我爸妈要带我去马尔代夫哦,李婷婷,你和你爸爸妈妈一定没去过马尔代夫吧。”

    李婷婷没有听过这个地方,满头顶着疑惑,“什么马夫?我听都没听过。”

    “我就知道你是土包子,平时老在我面前吹嘘你爸爸妈妈多爱你,我看你是说谎的吧。”

    这个时候的贺欣是十分得瑟,洋洋自得挑衅着李婷婷,李婷婷却也不服气,“我才没有说谎呢,只是没有去过你说的地方。”

    “所以说你就是土包子罗,我妈妈说出去旅游一定要去马尔代夫,那边最好玩了。”贺欣或多或少是受颜雅真的影响,性子趾高气昂的。

    李婷婷原本不想和她较真,可是她今天三番五次的骂她土包子,李婷婷忍不住生气,“贺欣,你怎么这样呀,我和你不是好朋友吗,是好朋友就不要总是骂我啊。”

    贺欣今天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劲,就是不饶人的口气,“我就骂你是土包子了,怎样啊,明明家里没有钱,却非要来跟我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一起读幼儿园,不是你的圈子就不要挤进来呗。”

    “你看看你穿的衣服,啧啧,地摊货吧,几块钱就能买的吧。”贺欣骄傲的睥睨李婷婷,仿佛这个时候一定要在李婷婷面前扳回一城,以前李婷婷总是“炫耀”她爸爸多好多好,是个英俊潇洒的人。

    李婷婷一定是没有见过她爸爸,要知道她爸爸可是花美男哦。

    听着贺欣这样极度不友善,甚至是侮辱的话语,李婷婷立马急得哭了起来,极力的否认,“不是,才不是呢,贺欣你闭嘴,我不许你胡说八道,我的衣服是爸爸在商店里买的,谁说是地摊货了。”

    贺欣并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是肆无忌惮的欺负人,“我就说它是地摊货了怎样啊,谁不知道你那爸爸不是你的亲爸爸,你的亲爸爸坐牢了,她就是个强歼犯。”

    这个时候的贺欣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听来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愤然的伤害李婷婷,可贺欣却不知道李婷婷的爸爸就是伤害强歼她表姨岳芯蕊的强歼犯。

    李婷婷自然是没有贺欣这样能说会道的,越是贺欣这样说着,李婷婷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闹起来,“你是个坏丫头,你不要搬弄是非了……”

    “呜呜呜,贺欣,我以后再也不要和你成为朋友了。”

    李婷婷泪流满面。

    当曲英杰和曲染两人一道来幼儿园接她回家的时候,正巧见到李婷婷哭得很伤心,甚至正和自己的同学发生争执。

    贺欣就算是亲眼见到李婷婷在哭泣,却没有丝毫同情心,反而是傲娇的鄙视,“真是爱哭鬼,懦弱,没用!你爸爸本来就是强歼犯,你还不敢承认啊,真是的,我才不要和强歼犯的女儿一起念书呢。”

    李婷婷还是头一回从别人口中听说她爸爸不是亲爸爸,甚至爸爸还是强歼犯,或许李婷婷还是不能很好的理解“强歼犯”,但确定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你说谎,贺欣你这个骗子,你为什么要欺负我,我又没招你惹你。”

    “呵呵,你就是招我惹我了,平时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总是吹牛你爸爸多好多爱你,好像人家没有爸爸爱护的就活不下去了,我就是讨厌你。”贺欣变本加厉,李婷婷则哭得歇斯底里。

    “婷婷,怎么了?”曲英杰趋近,见她哭得伤心欲绝的,即刻上前抹去她眼角的泪珠。

    曲染也是紧随而来,再次的见到了李芸芸的孩子,那时候李婷婷还是早产儿的时候,真的好小好小,可是长大了却是个小美人胚子,而此刻正与另外一个长得不错的小女孩发生争执。

    其实,小朋友发生争执倒是很正常的,可是曲染也算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撒泼的小孩。

    尤其眼前的贺欣,更是个肆意凶悍的小孩,当李婷婷指责贺欣欺负自己的时候,贺欣见李婷婷有家长陪着,尤其李婷婷爸爸凶神恶煞的模样就是要欺负她,责备她的时候,贺欣的模样更是有强烈的抵触了,也无所顾虑,“我就欺负她了,你能把我怎样?你知道我爸是谁么!得罪了我爸一定要你好看!”

    虽然贺臣风从来不允许她把他的名号搬出去用,可是这个时候的贺欣才管不了那么多,知道如果好用的话,一定要拿来吓唬他们这帮以多欺少的人。

    曲染也严肃了表情,似乎这样的孩子真的很少见,就算上贵族幼儿园的小朋友家里一定是富裕的,但也不能如此嚣张跋扈,欺负小同学吧,“小朋友,我不管你爸爸是谁,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就应该道歉,你必须跟婷婷道歉。”

    曲染站出来的伸张正义,让李婷婷的眸光落向她,在刚才从贺欣那儿听到了一些有关于她爸爸的事情之后,这个陌生女人的忽然闯入令李婷婷此刻也是防备的眼神,她是谁呀。

    同样,贺欣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曲染,虽然眼前这个女人长得还不赖,至少和她妈妈一样是个漂亮的女人,但既然是李婷婷的亲人,贺欣说话十分犯冲:

    “大婶,你干嘛呢,你再说一遍,你让我跟谁道歉?”贺欣此刻是小太妹十足的表现,双手环胸了,晶亮的瞳眸里尽是不怕事的挑衅。

    曲染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哭笑不得,大概是她从监狱里出来,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昔的容颜,所以在小孩子面前成了“大婶”吧。

    可是,曲染却也不会就此罢休,“你叫我什么,大婶?”

    不过,这倒是其次,曲染又接着补充,“小朋友你刚才的行为很不礼貌,你必须道歉。”

    “吼!我贺欣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道歉两个字怎么说,要道歉,你自己道呗,烦人的老妇女。”贺欣这一刻将“小太妹”的本色是淋漓尽致的暴露了。

    贺欣如此的跋扈嚣张,令曲英杰已是忍无可忍,尤其李婷婷倍感伤心欲绝得哭得很厉害,越是哭声没入耳畔,越让曲英杰火大,“这小丫头,你爸妈好像没时间教你该有的礼貌,我现在就给你上一课,你给我站好,立马恭敬的道歉。”

    曲英杰无比的冷肃,双眸瞪着她,这会儿的贺欣似乎是真的有预料到事情的严重性,至少他们三个人对她一个,就是不公平。

    “我才不理你们这群神经病。”贺欣扭头就想走,可是却被曲染给阻拦在了她跟前,虽然并非是要跟一个孩子较真,可是曲染倍感眼前这个小孩儿特别的欠收拾,起码道个歉是绝对要的。

    贺欣的前方与后路被曲染和曲英杰两人一前一后的堵住,瞬间有如丝如缕的骇然砸来,贺欣却在不远处见到颜雅真朝她而来的时候,面色大喜……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