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零九章 到手的天鹅肉没了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听到颜雅真不是颜达明亲生女儿这个消息,林月琴顿时震惊骇然,立马面容上是难以抑制的不置信,“怎么可能呀。”

    林月琴还是不敢置信,毕竟,如果颜雅真不是颜达明的女儿的话,颜达明真能这样无怨无悔,一心一意的付出。

    她跟着颜达明在一起时,是亲眼见到了颜达明对颜雅真的真心爱护,视如己出。

    “怎么不可能呀,虽然我是听别人说的,但千真万确,绝对不会有假,你看看颜雅真和颜达明哪点像啊,完全长得不相像对吧。”

    钟曼颖说着颜雅真和颜达明的事情,格外的带劲,黄太太也加入,“颜达明也的确是不错的人,对他死去的妻子是很爱护的,所以啊,月琴你想成为颜太太,你还有一定的距离,赶紧吧,免得到手的天鹅肉没了。”

    黄太太和钟曼颖你一言我一语的这场牌局让林月琴完全没有任何心思打麻将,一颗心全在颜雅真不是亲生女儿身上,臭丫头不是颜达明的女儿居然还敢这么嚣张。

    尤其,林月琴也倍感自己的危险意识是越来越强烈了,颜达明迟迟不给她一个名分,明摆着就是不想负责。

    ……

    一场牌下来,林月琴输了好几万,这钱虽然很心痛,但也算是笼络钟曼颖的礼物。

    钟曼颖也不是几万块就能贿赂的,由始至终就是瞧不起林月琴的姿态,只是少了人一起玩,就把她给叫上。

    “月琴,这次你又输了好几万,下次我们都不好意思叫你一起打牌了。”钟曼颖妖里妖气的开口,整天无所事事的就是喜欢捕风捉影的到处说人是非好打发时间。

    林月琴当然不会忘记今天是为什么而来要和她们这帮虚伪的人见面,“钟太太,要叫,一定要叫我,这点钱算什么呢,最关键是我们友谊好,你可能不知道,我和你有可能会成为亲家呢。”

    “哦?”钟曼颖立马脸色疑惑。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家曲灵啊,和你侄子钟健啊,是男女朋友,关系好着呢,要是他们最后能成事的话,那该多好啊,我们是知己再加亲人的关系,往后要更多时间的聚在一起。”

    林月琴其实也想挤进钟曼颖和黄太太的圈子里,黄太太家里老公也是高官达贵的,一个个都是来头不小,可殊不知她们这群太太最讨厌的就是林月琴这样的人,趋炎附势,虚情假意。

    钟曼颖即刻打住,“月琴你可千万别对我家那个侄子抱念想啊,我们钟家就他这么一个独苗,他的婚事由不得他的,我哥和嫂子可正在为他物色对象,要让他收心回归家庭了。和你女儿那点儿事,年轻人嘛,谈谈恋爱,玩一玩,当不了真的。”

    钟曼颖轻蔑而起,言辞很轻盈,但字句一个个都是极度伤人的,林月琴就算是生气,还得笑脸相迎的,装作没事儿一样的讨好,“这也说不定的对吧,我们家确实没有你们钟家好,可是钟健喜欢我的女儿啊,我女儿人品也不错的,是个很好的孩子,谁娶她谁幸福!”

    林月琴也不忘对自己女儿自卖自夸的,随即也准备起身离开,和钟曼颖黄太太两人很是客套的挥手告别后,各自的心里都揣着心事。

    尤其是钟曼颖,她出身背景好,自然是瞧不起小妇人,“贱人就是矫情,瞧她女儿那样就是小太妹一个,还说人品好,不要脸!我侄子就算是找个乞丐也比那个小太妹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可不是么,一看就是寒酸的样儿,想要攀龙附凤,贪慕虚荣,也不看看对象,钟健那样一表人才的怎么可能喜欢她女儿!有些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黄太太附和着钟曼颖。

    钟曼颖目前是不太确定她侄子到底和曲灵的恋情进展到什么程度了,但如果真要和那个小贱人在一起的话,她是第一个坚决反对的。

    从钟曼颖家里出来的林月琴在她那儿也受了不少委屈,“妈的,老巫婆,以为自己算老几啊,不就是钟健的姑姑,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一定要让我女儿勾到钟健给你看看。”

    她就不信曲灵的魅力还能输给曲染。

    只是的确,就算曲灵魅力四射,但在钟健眼里,曲染这个女人让他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所以,他绝对不会对这个女人放手的。

    早就跟曲染说好,要让她来这儿找他的,可是这个女人倒是够大牌的啊,让她在这儿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个人影,是存心要耍他吧。

    “卧槽,你还不接电话是吧。”

    “曲染,你想死了啊。”

    “等老子揪到你,马上把你给灭了。”

    钟健快要抓狂了,简直是活久见了,他钟健活了那么久的时间,从来没有遭遇过哪个女人敢挂他的电话。

    可曲染似乎意识到自己这个不断不停不休打来的陌生电话号码一定是钟健的,所以,想也不想的挂断,直觉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牵连。

    可曲染不想和他纠缠不清,不代表她能逃脱得了钟健的手掌心,仿佛就如他的信念,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挖出来守在自己身边。

    曲染此时正是和曲英杰见面,他们姐弟两个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能见面,这段时间以来李芸芸和宫耀的孩子李婷婷身体一直不好,或许就如一出生就不受欢迎那样,从小就体弱多病,在宫耀坐牢期间,李芸芸和曲英杰没少带着孩子四处寻医检查身体。

    曲染近距离的看着曲英杰,心下有不少情绪滋生,他们一家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一个个都变得如此凄惨,曲英杰面容上的疲惫感也显然是这些年过得并不好,或许是为了李婷婷的事情就足够操劳的。

    曲英杰有注意到曲染连连挂断对方电话的举止,显然是不想接电话的,他也忍不住的问询,“谁呢,贺臣风吗?”

    说完这话,曲英杰也是这时才发现自己好像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她和贺臣风之间可以继续下去。

    “怎么可能是贺臣风,不是他,刚出狱就碰了个无赖,不想理会。”曲染淡淡的开口。

    显然在经历了四年的牢狱之灾后,曲染的性子也有不少转变,更低沉,更冷静了,可是这样的冷静看着曲英杰眼里既是难受的,又是亏欠的,“对不起,当初我明知道你没罪,却什么都不能做,帮不到你,让你这些年受苦了。”

    而当时他在出事的时候,曲染却是四处找关系把他从监狱里捞出来,他却因为能力有限,不能为曲染这么做。

    “曲英杰,干嘛要揭我伤疤呢!都过去了,我不也挺过来了么!只是,我还要找我的女儿,我不相信林月琴和曲灵说的,我的女儿死了,我不相信,一个字也不相信。”

    纵然在后来,曲染在单宇阳的帮助下,的确是找到了那家医院,也问询了相关事情,更是亲眼所见到了思思的死亡报告,但是,曲染由始至终不信任。

    林月琴和曲灵一定是在背后捣鬼,就是要让她和女儿分开。

    曲英杰当时分身乏术,没时间去照顾曲染的孩子,这也让曲英杰懊恼,“抱歉,曲染,是我该死,这些年来,我辜负了你的期盼。”

    其实,曲英杰知道的,从曲染的眼底,就算曲染是沉默的,什么都不说,可是曲英杰心知肚明他的无能让曲染受了不少苦。

    “你没有对不起我,别尽说抱歉的话,我不喜欢听。如果你觉得为我做点事情能够弥补你的亏欠,有好的工作就介绍给我吧,我现在是有过案底的劳改犯啊,找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

    甚至,曲染隐瞒了事实,自从确定自己一定要把女儿给找回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要努力工作赚钱,可是却一直被无数的公司拒绝,全是因为她是坐过牢的人,有过案底,东家一听就觉得这人肯定是人品有问题才会坐牢的,不能聘请。

    曲英杰一听,也有些诧异,“单宇阳他没帮你安排份工作?”

    他以为单宇阳这些年这么帮她,一定会帮到底,甚至单宇阳也显然是比以前有了较大较好的转变。

    “我不想让单宇阳继续帮我了,他帮我的够多,我不想对他越欠越多。”

    否则的话,沉重感更加深厚了。

    “其实……”曲英杰想说点什么,可却被曲染打断,这一刻的她什么都不愿说,不管是单宇阳,还是贺臣风,都不可能往后和她有牵连。

    反而,曲染在这个时候提出了一个要求,“带我去看看李芸芸的孩子吧,现在一定是长得亭亭玉立了。”

    如果她的思思能找回来的话,思思也不比李婷婷小多少,一定可以开开心心在一起玩耍的。

    “走吧,婷婷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虽然体弱多病,但却很可爱,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可爱,我必须更加的照顾好她们娘俩。”

    以前的曲英杰可不是一个这么有担当的男人,但是为了宫耀,为了他的兄弟,也为了他兄弟的孩子,曲英杰明显变得越来越成熟懂事了。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