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零八章 隐瞒的大秘密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贺臣风回到家里听着佣人说起颜雅真的情况,据说母女两个风风火火的回娘家了,这是四年来第一次颜雅真那样决绝的态度领着贺欣回家。

    听闻,贺臣风蹙了蹙眉,“东叔,你去把贺欣接回来,至于颜雅真,她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无所谓。”

    “这……”

    东叔在贺臣风住宅伺候了他们这么多年,对颜雅真的性格也是非常了解的。

    “有问题?”贺臣风近几天心情格外不好,态度也冷岑,颜雅真没在这儿他倒是能落个清净。

    东叔很为难,“少爷你也知道雅真小姐的脾气,我怎么可能从她的手上把欣欣大小姐给接回来。”

    贺臣风脚步顿了顿,其实东叔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颜雅真那脾气不是谁都能招架得住的,如果是东叔去的话,一定不能把贺欣接回来。

    “那就随她们吧。”贺臣风回答倒是简单。

    只是贺臣风的话音刚落,贺家门口便传来了贺欣清脆撒娇的嗓音,孩子终究是孩子,说变脸就变脸,说和好就和好,速度是变幻难测的,全然忘记了那天还跟贺臣风闹了变扭,“爸爸,我回来啰,本来妈妈要去外公家住……”

    “贺欣。”颜雅真及时的阻止贺欣继续说下去,一个眼神投递而去也是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虽然贺欣是有点儿不情愿被警告,但最终嘟囔着唇,还是闭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贺臣风的目光落向颜雅真以及她身后的行李,颜雅真对撞上贺臣风的视线时,即刻道,“我……我本来是要和欣欣,还有我爸出去旅游几天的,可谁知我爸没时间就回来了。”

    “说谎。”贺欣小小声,这个时候即便眼前的人是她妈,可小孩子好像骨子里天生的正义感就是那样的纯粹,不管是谁都要说真话。

    颜雅真本来就不喜欢贺欣了,加上这孩子有时候就是那样的惹人讨厌,这会儿功夫是杏眼圆睁的瞪着她,暗示她闭嘴。

    贺臣风尽管明知道颜雅真在说谎却没心思去拆穿她,仿佛颜雅真在或不在都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因为颜雅真此刻是危机四伏,本身和贺臣风的关系很紧张,也很淡薄,因为曲染的再次出现,让颜雅真意识到自己与贺臣风不能怄气了。

    “臣风……不如……你和我,和欣欣一起去度假村待几天吧,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出去玩过。”颜雅真试图下气的求贺臣风,毕竟,只有更多时间的在一起才能培养他们的感情,而这些年虽然住在一块却是貌合神离的,甚至有时候贺臣风连表面功夫也不做,相当不配合。

    一听,贺臣风面容上冷肃的情愫不少,显然是责备颜雅真的啰嗦麻烦,尤其这时听到要出去度假旅游的贺欣,本来就期盼已久的她格外欣喜,“爸爸终于要带我们出去玩了,太好了,太好了……”

    颜雅真也趁势,“你看欣欣多开心,臣风,这次我们就顺欣欣的意思一起去吧。”

    贺臣风仍旧是冷冽的面色,但这一回是既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直接答应,漠然的迈步离开。

    这态度让贺欣也紧蹙了小小的眉头,在片刻之后冷哼,“我就知道他不是我爸爸!不去就不去,我也不稀罕。”

    说是不稀罕的人,可是,贺欣其实是很稀罕的,不然也不会如此的生气。

    颜雅真既是愤怒,又是惶恐,这该死的曲染,她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起码要是真的跟她争贺臣风的话,她绝不手软。

    而曲染这次回来,想要除掉她,想要报复她的人不少,不仅仅是颜雅真,曲灵和林月琴两人始终还是对她要赶尽杀绝般的陷害。

    尤其林月琴听说曲灵好不容易钓到的凯子竟然被曲染给抢走了,这火气“蹭蹭蹭”的飙升了,“臭丫头,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啊,钟健啊,那个人是钟健啊,你知道他们钟家是仅此于贺家的第二大家族企业,钟健是钟家唯一的独子吗,将来所有钟家的产业都是归他一个人所有的,算起来这比贺臣风还要牛逼啊。”

    “你说你怎么着,不但勾不住人家,尤其还没从那儿捞到一点点好处就被踢出局了,我要是你,就算是死,你也给我死在他的身边。”

    百亿大少啊,这种有钱人,怎么可以不抓住。

    林月琴快要被曲灵这勾引人的本领给气个半死,“你说人家曲染多大本领啊,你就不能学着点么,你看那贺臣风直到现在都对曲染是念念不忘呢,你和钟健在一起有没有满一个月啊!一个月都不到就吹了。”

    林月琴怒其不争的骂她,可是曲灵本来就已经足够的火大,听着林月琴的这话语,她是更加燥怒,“是啊,我就是没本事,我可是你亲生的啊,我的没本事,勾不住男人遗传来自于你啊,你这么多年了,跟在颜达明身边,你转正了吗,你有名分吗,你还不是一样!”

    曲灵这话是那样的肆无忌惮,分明就是没有把林月琴放在眼里,林月琴即刻面色铁青,“你……”

    “你这个死丫头,我现在说你的问题,你还敢跟我呛,我是为你好啊!你知道曲染这次回来,她会放过我们吗,先别说贺欣的事情我们暂且能勉强瞒着她,就拿当初她被迫替你去坐牢这件事情来说,曲染那样有仇必报的人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报复你。”

    林月琴越说越害怕,甚至也会想到贺欣这个孩子的事情迟早有一天是会曝光的。

    可是,曲灵却想得很简单,也显然是把曲染给看得死死,“我怕她么!在她报复之前,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敢抢走钟健,我要让她一辈子抬不起头。”

    曲灵这会儿是很肯定的,越是如此的肯定,越是让林月琴紧张,“喂,你去哪儿呀,你心里有什么想法跟我说说啊,曲灵,你给我回来……”

    林月琴的话语还没说完,此刻接了电话的佣人前来传消息,“太太,隔壁的钟太太和黄太太找您一起去打麻将……”

    “不去。”这个时候她的心情糟糕透顶,哪有什么心思去打麻将,这明摆着不就是给她们几个太太送钱去吗。

    “是,我回电话去。”佣人听候吩咐的转身,却又再次被林月琴给叫住了,“等等,等等。”

    佣人口中的钟太太,就是钟健的姑姑钟曼颖,不仅是自身家庭条件好,尤其嫁得也不错,若是曲灵和钟健的事情能够在钟曼颖的帮忙之下成事的话,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你跟钟太太说,我五分钟就到。”林月琴虽然跟在颜达明身边没能有个名分,但是生活倒是挺宽裕的,穿金戴银,过得的确是富家阔太太的生活,一点儿也不输以前嫁给曲荣山时的生活状态。

    林月琴就算是没心情去打麻将,这一刻却是做好了准备,要在牌桌上和钟曼颖好好的拉拢关系,说不定将来真能帮曲灵一把。

    就算曲灵这个死丫头让她不省心,可的确是亲生的,所以也不跟她计较。

    很快,林月琴便奔往钟曼颖家里,钟曼颖和黄太太以及黄太太的女儿,已经在这儿等她了。

    “不好意思,让钟太太和黄太太等久了。”林月琴尽是礼貌和客套,笑脸相迎。

    钟太太却也同样是很客气,“来了就好,还以为你不来呢,上回你可输了不少,要是这回……”

    钟曼颖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言辞里是不少讽刺。

    可是,林月琴是有备而来的,当然不会计较这点钱,若是真能牢牢揪住钟曼颖这条线,曲灵的终身大事或许就不用愁了,就算曲染勾引了钟健,但哪个家庭会要娶一个劳改犯当媳妇呢。

    “这回输了也没关系,我们是姐妹呀,分什么你我。”林月琴嘴甜得很。

    虽然这话还算是很中听的,可是钟曼颖却唇角上扬,显然是没把她的这话放在眼里,什么姐妹,她压根儿就没把林月琴当姐妹对待过,充其量不就是一个牌友的关系,她还竟然不要脸的攀龙附凤了。

    不过,对面的黄太太也开始八卦了起来,原来打麻将是其次,前来扒她家的八卦才是真,“颜太太,听说颜家那千金大小姐搬回来住么,我刚看到她领着孩子,拎着行李的,一看就是在婆家过不下去了吧,是不是被撵了出来啊。”

    钟曼颖即刻插言,“嘿,什么婆家啊,贺臣风娶她了吗,贺臣风承认她了么,就算生了孩子又怎样啊!还不是一个单亲妈妈!就应了之前那个谁的一句话,生孩子可以,结婚不可能,你当豪门家族是吃素的呀,随随便便阿猫阿狗都能进去么!”

    钟曼颖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大小姐,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对这些伪千金是打心里的瞧不起,尤其还爆出一个特大秘密,“我告诉你们啊,我听说颜雅真并不是颜家的女儿,她是捡来的,去世的颜家太太终身不能生育,正巧捡了这么一个娃儿,颜雅真简直就是太好命了,颜达明把她当亲生女一样对待,她还有脸在家里耀武扬威的,野种就是野种,特不要脸。”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