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零七章 抢了她的男人!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颜雅真始终是敌视林月琴,从骨子里的嫌弃她,讨厌她,瞧不起她。

    “没长眼呢,我搬行李,当然是搬回来住啊!”颜雅真肆无忌惮的口吻,完全目中无人。

    林月琴在她面前还是唯唯诺诺的,“不是的,雅真,我只是奇怪……”

    原本在贺家住得好好的,怎么说搬回来就搬回来了,让人猝不及防的。

    颜雅真每回说话都要伤到林月琴,“我搬回来住怎么了,这里是我颜雅真的家,我搬回来住到底是哪里奇怪了,你和曲灵那个小贱人住这儿才是真的奇怪。”

    这一刻的颜雅真,仿佛只要是涉及到和曲染有关的人,就是格外的痛恨恼怒,尤其林月琴和曲灵两个人本身也是很厚颜无耻的赖在他们颜家不走。

    一听,林月琴很尴尬,也很不好意思,“不是啊,雅真,我这不是担心你和贺臣风吗,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曲染回来了,她提前出狱回来了,听说在牢里表现不错,尤其还有单宇阳的帮忙,所以提前被释放出来了。”

    “甚至……”

    林月琴说到这儿的时候欲言又止,眸光不经意间的落向了颜雅真身边的小丫头,贺欣显然是有点儿不情不愿的跟着颜雅真回到颜家的。

    贺欣在接受到林月琴注视的时候,很没礼貌的仰头,带点儿趾高气昂的神色,也同样是不把林月琴放在眼里的。

    听到“曲染”名字的时候,颜雅真身体明显一震,狂猛的震惊哗然来袭。

    颜雅真的面色骤变,此刻回想起昨晚贺臣风的更加绝情,仿佛已经意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就是因为贺臣风知道了曲染的消息吧,或者他已经见过曲染了……

    果然,还是余情未了的。

    “欣欣啊,好久不见,你又变得漂亮了。”林月琴倒是同样讨好着贺欣,毕竟,就算明知道她是曲染的女儿,明明就是不喜欢她,但她如今成了颜雅真的孩子,贺臣风的掌上明珠,自然而然的身价金贵了。

    可是贺欣一如她之前不喜欢林月琴那样,丝毫没想过给她好脸色,“你这话真难听,我本来就很漂亮啊。”

    想拍她的马屁,拍错了吧。

    林月琴是愈发的尴尬,可是心下却已经把这个小丫头给骂个狗血淋头了,傲什么傲啊,贱人生的孩子就是格外矫情。

    只是林月琴始终只能端着捧着贺欣,还是碍于贺臣风面子的,如今的贺臣风今非昔比,不再是以前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他如今掌管着贺家的财政大权,名号更是响当当的,有不少人想要巴结贺臣风还巴结不上,而林月琴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辱骂贺臣风,哪怕是背地里也不敢说他一句坏话。

    自然这一刻在贺欣面前还是得舔着脸讨好,“欣欣啊,是外婆不会说话,我们欣欣是世界上最漂亮最美丽的小孩。”

    即便是林月琴说再多甜言蜜语好听的话,也不能讨好贺欣。

    贺欣挑着眉,看向她时,是不耐烦的。

    也是因为贺欣极度不愿意的态度,震醒了颜雅真,“欣欣,你先去房间等我,妈妈等会再来给你收拾行李。”

    听闻,贺欣看了看颜家里头,虽然颜家算是富裕的家庭,但是和贺家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贺欣从小生活在富裕豪奢的环境里,过惯了小公主金碧辉煌的生活,这会儿要让她来颜家住一阵,贺欣是很本能的排斥。

    “我不,我要回家,我才不要住这儿。”

    原本贺欣一路而来就是已经很火大了,很不情愿了,虽然来这儿林月琴几乎对她是跪舔的态度,但就是不愿意被她给阿谀逢迎着,恍如就是看她不顺眼。

    可是颜雅真面色一冷,让贺欣也立马意识到就算是她抗议反对也是没有作用的。

    “欣欣,听话。”

    “我不……”

    “嗯?”颜雅真愈发的冷漠。

    这样的颜雅真也让贺欣不得不低头,只能很无奈的跟着佣人进去颜家。

    林月琴伫立在一旁,显然也是知道颜雅真是有话要跟她说,才会把贺欣支开,等到贺欣不情不愿的上了楼,林月琴才开口,“雅真,这里是你家,你回来是正理,可是,你有想过吗,你这么劳师动众的把行李全部给拎回家了,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要是贺臣风不来接你回去的话,你很没面子的呀。”

    或许,林月琴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尤其颜雅真这一刻知道曲染已经提前出狱了,她也很后悔自己的冲动,可是……

    颜雅真睥睨的眼神投向林月琴,“你很开心吧,看到曲染回来了,我很快就会被打入冷宫,心里偷着乐在看我的笑话吧,我平时对你们恶言恶语的,你和曲灵肯定打心底里的在笑话我。”

    颜雅真此刻也是很生气,一旦生气就有些口不择言。

    就算林月琴此刻真的是在看她的笑话,甚至是打心底里的取笑颜雅真的愚昧无知,无论她做什么,贺臣风就是不喜欢她,甚至是看她不顺眼,这让林月琴心底有不少痛快。

    “雅真,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我和你爸爸在一起,早已经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了,若不是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你想想看,你怎么可能有贺欣?”

    林月琴提醒。

    “你……”提及贺欣,颜雅真原本听着林月琴这番话,本来心情稍许的和缓了一些,可是,一听到贺欣,她就很火大了。

    “你不是答应过我,永远不再提贺欣的事情么,既然当初帮了我,就永远的给我闭嘴,那个时候我给了你们多少钱,你难道不记得了?”颜雅真愤愤然的压低了声音,但低沉的嗓音里潜藏着滔天的怒气。

    她就知道林月琴和曲灵都是不能信任的,若不是当初走投无路没办法,她才不会让她们去把贺欣抱回来,毕竟曲染的女儿当真很碍她的眼。

    林月琴即刻澄清,“雅真,你不要误会我,我只是向你表明我的立场,在曲染和你之间,我当然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我也很希望你和贺臣风有个结果,这样才能对得起你这么多年陪在他身边耗费的青春啊。”

    一个女人究竟有几个四年可以熬?

    更何况,林月琴还约莫知道颜雅真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很爱很爱贺臣风,但始终贺臣风就是对她抱着不理不睬的态度,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直到有了“贺欣”。

    “贺欣的事情,会是永远的秘密,但是你不要以为有了贺欣你与贺臣风的关系就上了保险,我要是你,我就马上回去,带着贺欣回去,在贺臣风没有回来之前,说不定,贺臣风早就等着你自己包袱款款走人了。”

    林月琴倒是说得很直接。

    颜雅真就算是生气,但也无从去反驳。

    “我不,起码暂时就不会回去,我不重要,难道贺欣不重要?”颜雅真还是想要赌一把。

    “雅真,你要知道现在贺臣风认定贺欣是你生的女儿,你以为一个孩子能阻挠他想要与曲染在一起的决心么,别傻了,还是下下气,多哄着他一点吧,女人发脾气,男人是很厌恶痛恨的,反倒你忍气吞声的隐忍着,才能让男人有一丝丝动容,否则,你和贺臣风就算有贺欣也没希望了。”

    林月琴看似是为了她好,可或多或少是有私心的。

    只要颜雅真一旦回到了颜家,她和颜达明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因为颜雅真的回来而发生巨大的变化,现在她和颜达明之间充其量只不过是同居关系,若是有一天颜达明不要她了,或者等到她人老珠黄,她被嫌弃了,到时候还真是什么都捞不到,一无所有。

    林月琴也是打着如意算盘,要千方百计的让颜达明名正言顺了她的身份才行。

    颜雅真这个时候有些为难的,而曲灵也回来了,原本曲灵就对曲染是滔天的憎恨,一想到她和钟健那个混蛋你侬我侬的,抢了她的男人,曲灵是更加不可能替曲染说好话,这会儿听到了颜雅真与林月琴的话语,即刻插言,“我要是你,就赶紧回去,我在酒吧看到曲染和贺臣风见面了,他们可好着呢,你要是这么一出来,不就等于是让曲染有机会鸠占鹊巢么!”

    曲灵添油加醋的,就算曲染和贺臣风在酒吧里的确是见上面了,但除了仅仅是惊鸿一瞥的对视之外,他们之间也没有多余的交流,甚至曲灵约莫还可以猜测到,因为曲染被认定是撞死贺老太太的罪魁祸首,所以,贺臣风始终还是憎恨她的,起码是没办法原谅她。

    可颜雅真听到这么一回事,更加不能平静了,才不管自己原本已经离开了贺家,现在又倒回去是多么的没面子,她全然顾不上这些,是迫不及待的要回去找贺臣风算账。

    “欣欣,我们回去。”

    贺欣在楼上听到颜雅真这发号施令,就好像是领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圣旨,立马欣喜若狂的下楼,欢呼不已,“要回家啰。”

    殊不知这一回去,颜雅真和贺臣风势必会大闹一场……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