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零五章 死缠烂打缠定她!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其实曲染陪着钟健去医院一路上一直是忐忑不安的,毕竟,他的血流得多,万一砸破大血管的,就算是十个曲染也偿还不起的。

    不过庆幸的是,只是皮外伤,不是很大的问题,甚至在曲染看来根本就属于小问题了,可谁知钟健这个家伙却好像是死缠烂打的缠定曲染了。

    从医院里走出来,他悠哉哉的迈开步子,明明身体就没什么大问题,却递给了曲染一张名片,“明天起到这儿来找我,给我上药。”

    听闻,曲染立马惊愕,“啊?”

    这个家伙有没有搞错啊!

    可钟健却是态度恶劣了,分贝自然而然的扬高了,“啊什么啊你,我受伤是因为你造成的,让你上个药,难为你了?”

    擦!

    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女人。

    果然,曲染是与众不同的,或许就是对这个在曲灵心里就犹如天神一般存在的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曲染的态度由始至终就是恶劣的,就是对他很随性的呵斥。

    尤其忽然间在钟健这个家伙面前,胆儿大了不小,无所畏惧。

    “你要明白,你受伤是因为你想要侵犯我,就算受伤也是活该,谁让你不安好心。”

    曲染唇角上扬,就算钟健算是个有钱有势的花花公子,那又怎样,在曲染眼里不过就是个厚颜无耻的小流氓。

    脾气恼火的钟健立马呛声,“你这小嘴欠抽啊,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来的话,你看着办。”

    他一副“会办了她”的凶悍样儿,不容许曲染挑衅他的权威,曲染根本就没心思搭理这样的恶棍,纵然看到曲灵生气发怒,甚至是无比难过的模样,她应该高兴的,至少应该会有一点点报复的快感。

    可是,曲染却丝毫觉不到这样的快感,只要想到思思还没找到,只要想到不能找到她,甚至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找不到她了,曲染的难受便是狂肆而来。

    钟健在这个时候更是提议,“我送你回去。”

    主动要求送女人回家,他是第一次,只是这个女人永远在糟蹋着他的心意,“不用了。”

    别说是送她回家,就算是在这一刻多看他一眼都觉得心房,起码这个时候的曲染是对他一点儿意思都没有的。

    钟健凝视着曲染离开的背影,有那么瞬间眼神是走神的,即便是背影,竟然也是如此的让人很喜欢,在这个时候钟健对曲染的兴趣是更加的浓郁了。

    从出狱得知自己孩子“死”了,到和林月琴,和曲灵之间的矛盾加深,彼此间显然是要更深的报复对方的,曲染经历的这几天时间,却好比经历了漫长的几十年,甚至比在监狱里的生活更加的令她难熬。

    可谁知还会招惹上钟健这么一个混混男人,只是,曲染也没想过以后会有什么交集,以为这件事情之后,就算是问题就这么解决了,从此以后与他没有任何瓜葛。

    毕竟,在曲染眼里,既然钟健是曲灵的男人,是曲灵如获珍宝似的的男人,但只要是曲灵看对眼的,肯定也是和曲灵一样很没品的男人。

    尤其,曲染还亲眼所见了钟健的品行,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本性令人讨厌。

    ……

    贺臣风则是在酒吧与曲染惊鸿一瞥的见过之后,在他心上残留的身影是更加悍然的钻入他的心底,脑海中,仿佛无时无刻都在随行着他。

    四年里。

    他试过无数次的忘记曲染,至少不应该想这个女人的,可是始终她缭绕在心间,挥之不去,尤其不断的想起慕天翊说起的那句话,在曲染坐牢的时候单宇阳帮了不少忙,显然彼此都是有复婚意思的。

    可是,这四年里,贺臣风知道自己是袖手旁观的,因为夹在曲染和奶奶之间,他只能采取着中立的态度,不帮曲染,也不能落井下石。

    只是,贺臣风每每这个时候也会有不少怨恨在心底衍生,曲染真的不应该这样的,当初若不是她撞死奶奶逃逸,或许他们现在就在一起了,至少,他的脾气就算是全世界的阻挠,他也会要和曲染在一起,然而现在意义却不一样了。

    贺臣风正是思绪泛滥的时候,一道清脆又愉悦的声音传来,“爸爸,生日快乐。”

    是贺欣的声音,奶声奶气的,扎着可爱的羊角辫,看起来格外的可爱,而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就是贺臣风和颜雅真的“女儿”。

    贺臣风看到眼前的小丫头,心里也是说不上的滋味,“谢谢。”

    简单的道谢声里,贺臣风有太多的情绪隐藏在里面。

    在失去曲染,在曲染去监狱里的最初,贺臣风颓丧了好一阵子,那一阵即便是连贺臣风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可是,有一天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颜雅真却说怀了他的孩子,也在岳巧莲极力要求生下他们贺家子孙的要求下,颜雅真在国外生下了这个孩子。

    其实,一开始贺臣风似乎就是那样的笃定,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然而在贺欣早产出生后没多久,他和贺欣做了dna检查,竟然真的是父女关系,这也令贺臣风从那一刻开始,才渐渐地清醒。

    只是,这些年来他似乎始终没有身为做父亲的责任,与贺欣之间交流很少。

    以至于贺欣在这个时候是诸多抱怨的,“爸爸真的一点儿都不够意思,生日也不同我和妈妈一起过,鬼混到这个时候才回来,马上就要超过十二点啦。”

    即便是小孩子也懂得生日过了十二点,意义就不同了。

    而贺欣或许是早产的原因,这孩子从小表现出来的就是很聪明的天赋。

    贺臣风刚想回答,可是颜雅真却紧随其后,她倒是表现得很宽容,“爸爸工作忙,但好在赶上了十二点之前,许个愿吧。”

    说着,颜雅真倒是很贤妻良母的,端来了为贺臣风准备的蛋糕,贺欣还不忘在贺臣风面前称赞颜雅真,“蛋糕是我和妈妈一起为爸爸做得哦。”

    说到这里,贺欣觉得有点儿不对,“其实我只是帮妈妈拿东西,主要还是妈妈给爸爸做的,很漂亮对不对,肯定也很好吃,爸爸你尝一尝。”

    贺欣的双眸里在发光,直视着蛋糕的模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明显是忍了很久,贺臣风刚想开口让她先开吃,颜雅真却阻挠了,“昕昕,让爸爸先许愿吧。”

    贺欣倒是听话的点头,只是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即刻说,“爸爸,你的愿望里要有我和妈妈哦。”

    “……”贺臣风蹙了蹙眉,有些惊讶。

    “或者,爸爸,你能把愿望给我吗?”让她来许。

    这小丫头的花样之多,也让贺臣风在惊讶之余,顺着她的意思来,“嗯,爸爸把心愿交给你来许。”

    反正,他也没什么心愿要许的。

    以前唯一的愿望是和曲染在一起,和曲染和和美美的组建家庭,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现在显然不可能了。

    他与曲染之间有了隔山隔海般的沟壑无法跨越了,仿佛就算在一起,也会心底各自有着疙瘩。

    只是,当贺欣的心愿是与他,与贺欣,颜雅真的,这个心愿也着实让贺臣风再次的震惊了。

    “我要许愿啦,天上的神仙啊,请你帮我实现我的愿望,我希望我的爸爸妈妈能恩爱一点,能多陪我一点,我们一家三口永远不分开。”贺欣的这个愿望,也让颜雅真有不少惊色,就算她其实不喜欢,甚至是排斥贺欣,毕竟不是她生的孩子,但这个孩子却好像格外的亲昵她。

    “欣欣……”颜雅真注意到贺臣风此刻脸色的变化,今天贺臣风的生日,她们做了这么多,也会让贺臣风认定贺欣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教的吧。

    甚至,或许在贺臣风的眼里看来,她就是用贺欣在向他逼婚。

    瞬间,原本应该是一个很喜庆的时刻,至少是应该值得贺臣风开心的时候,却因为贺欣的这话,神情立马有了较大的变化,的确,就如刚才颜雅真所才想到的,贺臣风就是在利用贺欣逼婚。

    “欣欣时候不早了,回房去睡觉吧。”贺臣风冷肃了面庞。

    “不……我不要去,我就想要这个愿望实现,所以我要诚恳的请求天上的神仙姐姐帮我实现愿望,爸爸以后就能多爱妈妈一点。”

    颜雅真紧张了,“欣欣,你快点去睡吧,明天还要读书呢。”

    越是贺欣这么一说,让她与贺臣风之间的关系显然是有了更大的变化。

    贺欣从小就懂得察言观色,目视到贺臣风面容上的变化,立马埋怨的道,“我就知道爸爸不喜欢妈妈,人家李婷婷一家人总是一起外出旅游,爸爸妈妈一起陪着她,可是我呢,我们家一次也没有去过。”

    “贺欣,快点进去,小孩子不许胡说八道。”颜雅真极力想要阻止贺欣说这番话,但是心下却又有小心机浮起,似乎贺欣的这个抗议,也许或多或少能给她与贺臣风之间的关系带来了一定的改变。

    这一刻,贺臣风虽然不说话了,但是神情里就是那样的让人惧怕万分,贺欣越看越觉得心下难受,忍不住唠叨,却也在喃喃自语的时候泪流满面。

    “哼,我就知道,你们都不爱我,我就是个爹不爱,娘不疼的孩子,以后我再也不要给你们庆祝生日了。”

    贺欣这会儿功夫是倍感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越说越难受,越难受就越往外走……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