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零四章 情史很丰富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一刻绝对是钟健的最佳写照,明明是血迹斑斑,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模样了,可是,他没有丝毫要收敛之意,步步紧逼的步伐里揣着钟健独有的邪气逼人。

    下一秒,曲染已经是按捺不住了,“你别动啊……”

    钟健趋近的刹那,曲染的身心在发颤,她倍感要被这个家伙给活生生的吓死了。

    “换你运动好了,坐上来。”

    钟健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言语有任何下流之意,他就是那样狂肆的欺负她,欺压在曲染身上,得瑟又得意之色尽显。

    曲染是真的害怕了,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甚至丝毫力气都没法使上来……

    来自于曲染的抖瑟,面容上的苍白,真切的看入钟健眼里,竟然有了一丝丝的动容,至少他就算有渴望腾起也似乎没办法对她下手了,生平第一次在亲眼见到女人颤抖害怕的时候,他这么一个平素没心没肺的男人竟然有了同情心,竟是那般的下不了手了。他

    尤其,这一刻门外传来敲门声,即刻有人开锁而入,随即有尖锐的惊叫声传来,“健哥……你不可以……”

    曲灵急急慌慌而来,在见到眼前这一幕时,骤然间止言了,尤其眸光落向此刻微微有些衣衫不整的曲染身上,这一幕令曲灵是恼火十足。

    该死的,她是故意的吧,就是故意利用她接近钟健的吧。

    “出去!”钟健脸色一沉,冷冽得不像话了,就算他在这一帮人开门之前就想好了这一次要放过曲染,但并不表示这一帮人有资格来命令他。

    “不是,少爷……”钟健的属下刚想开口,却被钟健打断,“闭嘴,你也给我滚出去。”

    任何重要的事情都不足以在这一刻扰了他。

    可是这会儿不仅仅是下属不听从命令,曲灵是像疯了一样的闯进来,靠近钟健时他身上的血迹更加清晰了,惊呼大叫,“健哥,你怎么了,你流血了,天哪,是谁把你伤成这样了……”

    曲灵大为惊色,毕竟,钟健的邪魅狠狞是摆在那儿的,没几个人能够伤得了他,可是答案昭然若揭,明摆着就是曲染干的。

    尤其曲染看起来神色很不好,甚至在趁着那么多人“介入”,也给了曲染想要不动声色离开的冲动,她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只是还没迈开几步又被钟健给悍然有力的给拎了回来,“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尤其是在他钟健的眼皮底下,尤其还是在伤了他的情况下。

    “健哥,是不是她,就是她这个贱人把你打伤的吧。”曲灵是凶巴巴,恶狠狠的等着曲染,眼看着就是一副要把她给烧为灰烬的凶悍样儿。

    曲染则倒是平静了不少,或许就因为是有这么多人的进来,至少眼前这个男人应该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她吧。

    “少爷。”属下趋近了几步,随即将贺臣风带来的话语传达到了钟健的耳边。

    贺臣风?

    听闻这个名字,钟健倒是有点儿意外,不是两人早就已经结束了么,怎么到这份上还要带话来警告他。

    钟健倒是不畏惧贺臣风,但贺家毕竟是大家族,如今贺臣风在贺家的地位更高了,这点面子,他必须给。

    “走,去医院。”伤了他,不可能不负点责的。

    钟健捞起了她的胳膊,要同她一起离开,可是钟健的下属却没料到他们家的少爷竟然还可以做这样接地气的事,以前他哪里会干这种上医院的事,绝无先例的。

    曲染则是挣扎,“你放手。”

    这么多人看着,尤其曲灵也在场,曲染若是没有猜错的话,曲灵应该是他目前的女朋友吧。

    果然,曲灵是有很大意见的,眸光盯着钟健紧牵着曲染的胳膊,“小贱人,我就知道你喜欢抢别人的东西,你搞清楚点,你他妈的给我看清楚点,健哥是我的男朋友,你干嘛呢,你现在是想抢我的男人么!”

    曲灵做事不经过大脑,空有火爆又恶毒的脾气,然而说话同样是没水准的,或许就是因为太过她害怕失去钟健,毕竟是好不容易才有机会留在他的身边,若是曲染这么一回来就霸占了她的男人。

    在曲灵看来,就算是拼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也不能让曲染给抢了去。

    她此刻的撒泼,看在曲染眼里就跟泼妇,可怜虫没什么两样,眼底当真是不知不觉的浸染了悲悯之色,就算曲染什么都不说,这一抹怜悯的气氛也是异常的强烈。

    “曲染……”

    “你给我闭嘴,马上滚蛋。”钟健开言了,发号施令的冷硬,一点儿情面也不讲。

    他越是如此冷漠的脸,越让曲灵骇然,然而往往越是不想失去的东西就越容易失去,“健哥,我只是不想让你受伤,也不想你被这个贱人给骗了,你不知道她的情史很丰富吧,先是单宇阳,后是贺臣风,后来又来个贺瑾航,几乎所有身边长得好看又有钱的男人都被她给睡遍了,我是怕你吃亏上当啊。”

    当着曲染的面,曲灵这番话就是这样带着无比羞辱性而来,不仅仅是没有丝毫的姐妹情谊,更是显然把曲染当成是最敌对的情敌,是她恨之入骨的情敌,恨不能灭掉她。

    钟健也是脾气不好,没耐心的人,在自己喝令她离开无果之后,作势要下达最后通牒的时候,曲染竟是忽然间就搂住了他的胳膊,举止忽然间的缠黏得不得了了,“没错,我抢得就是你的男人,曲灵我告诉你,你不把思思的消息告诉我,只要是你的东西,我会一分一分的抢过来,让你一分不剩,包括他。”

    好吧,就让这个男人暂且做个利用品吧。

    曲染心底对曲灵的恨意也是很强烈的,就因为去曲灵这个女人,她白白做了四年牢,尤其,最可恨的则是她和林月琴还让她失去了孩子。

    “你……你说什么……”曲灵没料到曲染竟然还会如此大方的承认,甚至这一刻仗着有钟健在背后撑腰,她大有耀武扬威之意。

    钟健也的确是再次的对曲染刮目相看,她不是小绵羊似的女人,敢爱敢恨敢报复,只是如果拿他当做报复的挡箭牌,好吧……暂且让她挡一下。

    曲染在这个时候格外的火气连绵,让震惊不已,甚至让此刻孤立无援的曲灵显得那样的势力单薄,曲染到这一刻才明白原来也是可以让她占下风的。

    “来人,把她弄走。”钟健也是讨厌继续有人在这儿纠缠不清,即刻下达命令。

    曲灵即刻被钟健的下属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一开始倒是恭敬的让她自己自愿离开,免得轰走的时候,她很难堪,可是曲灵从来就不会见好就收,不但没有听命行事,反而是更加肆虐嚣张了。

    她似乎是咽不下心中这口恶气,说什么都不能让曲染和钟健在一起,“我跟你拼了,你要是敢抢我的男人,曲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曲灵动手了,出其不意的动手,心底掀起的怒焰让她格外的凶悍,只是这次钟健早有提防,狠狠地钳制了他的手腕,不容许她放肆,“你要惹怒我?”

    简简单单的反问里渗透了滔天的怒火,也直接燎烧到了曲灵身上。

    曲灵就算是再大胆也不敢轻易的得罪钟健,“不……健哥,我只是不想你受骗啊,你不知道她的黑历史,我怕你吃亏……”

    曲灵一副好像很担心钟健的态度,但越是这样的态度,钟健越恶心,“如果曲染愿意给我机会,这个亏我吃定了,我还很乐意吃。”

    说到“吃”时,钟健说得极其暧昧,尤其眨眼的范儿里全是轻挑的意味。

    反倒是在这个时候钟健是很袒护她的搂紧了她的肩,曲染忽然间就毛骨悚然的。

    既然连钟健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曲灵是无话可说的,不等曲灵有时间开口继续说话,钟健的属下就已经把她给强行的推出门外……

    “不,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会让你和曲染在一起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曲灵也是料想不到自己与钟健的“感情”中止得那么快速,竟然是那样猝不及防的,只是因为曲染的一个出现,就让她被钟健给踢出局了,要知道当初她可是不知道打败了多少围绕在钟健身边的莺莺燕燕,才能留在她的身边的。

    这下好了,曲染一出现,她就玩完了。

    这势必是要让曲灵不能屈服的。

    原本闹腾腾的包厢,顷刻间因为曲灵的被带离,再次的陷入了沉静当中,然而这样的安静,让曲染很害怕,毕竟钟健这家伙的确是不好惹的。

    “我,我也该回去了。”曲染声音颤抖。

    钟健一听这话,立马呛,“真是很欠揍的家伙,利用完我了,就甩手走人,我看你搞错对象了吧。”

    语毕,钟健倒也不多加纠缠了,揽着曲染的胳膊,“跟我去医院,要是我伤得很严重,我饶不了你。”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