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零一章 这女人够胆儿!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保安,把她给弄走,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居然也能出现在这里,拉低了消费的档次。”

    曲灵话语不留情面,目光轻佻的从头至脚的将曲染给扫视了一遍,明摆着打心底里的瞧不起她。

    曲染倒不是非要让曲灵瞧得起,只是这个该死的死丫头,非要这么欺负她不可的话,曲染也是豁出去了,“烂货,就算走,也要先把你教训一顿再走。”

    原因曲染就因为失去孩子心下是歇斯底里的难受,这会儿曲灵不断的挑衅着她能够承受的底线,曲染也是豁出去了,竟然真的动手了。

    在酒吧里,也许隐约可以猜测到这是曲灵的地盘,至少她肯定是有不少朋友在这儿的,自己必定是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但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狠狠的朝着曲灵甩了几个耳光,“是,我是坐过牢的女人,我就是在泥淖里摸爬打滚的女人,曲灵,你要明白,我今天变成这样是拜谁所赐。”

    一切都是她啊。

    她竟然还有脸面在这儿冷嘲热讽。

    曲染是真的动手了,尤其这一次动手起来力道凶悍无比,恍如大有要和曲灵同归于尽的气势,她的确是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或者再进去坐牢,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一定要曲灵这个家伙付出代价。

    顷刻间曲灵传来哀嚎连连声,“啊,住手,你谁啊,贱人,快点给我放开手……”

    曲灵的头皮被扯得发麻发烫,她似乎也是没有料到曲染会有如此凶猛的时刻,此刻豁出去的曲染,即便是在旁边的保安也被吓到了,完全震惊的站在一旁不敢轻举妄动,“该死的,我今天所有的悲剧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敢跟我这样说话,活腻了吧。”

    “曲灵,一句话,你说还是不说,思思到底在哪里!”

    “……”曲灵倍感头皮快要被撕扯下来了,好半响才能说话,“健哥救我,健哥,快救我,你们还杵着干什么啊,快点把这贱人给轰走。”

    原本在曲染面前,曲灵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俨然就是把曲染全然的踩在脚底,可是这个时候,曲染想发疯了那般,无论谁都不敢靠近,谁靠近就必死无疑。

    曲灵的反抗和还手分明就是让曲染受了不少伤的,可是她却好像丝毫感觉不到疼意,只有满腔的怒焰在心间燎烧。

    被曲灵称作是“健哥”的人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见自己的女友被人欺负,第一反应自然是生气,“你们还不把她们给拉开,快点。”

    这个时候保安才有了反应,曲染这一刻就算是再生气愤怒,也抵不过好几个人的力量,她被强行的拉扯开了,曲灵在挣脱了之后,心神不宁的受到了惊吓,即刻好像小鸟依人那般的躲在健哥的身后,“健哥,你一定要替我报仇,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

    曲灵气疯了,尤其掌心在触碰到脸颊上泛出的鲜血时,即刻矫情的惊呼,“哎呀,健哥,我流血了,我该不会毁容了吧,健哥,你要替我狠狠教训她。”

    此刻的曲染被保安给制伏着,她无力动弹,眼神也是凶神恶煞的盯着曲灵和眼前这位素未谋面,但看起来就好像是小混混的“健哥”。

    心底被愤怒给占据,曲染也不管眼前这个健哥到底是什么来头,不顾一切的挣脱,“放开我,曲灵,你给我记住,我不会放过你的。”

    就算这一刻的曲染再怎么失去理智,她也不会愚笨到和这么一大帮人对着干,尤其眼前被称作是“健哥”的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的人。

    “不许走,曲染……”曲灵很惊慌,心头窝着一团火,绝不可以让曲染一走了之,她的脸面往哪搁,虽然这个时候的曲染脸上也挂了彩看起来也受了伤,但曲灵是受不了这个委屈的。

    “健哥,你要替我做主啊。”曲灵见钟健这个男人始终没有开口发表意见,尤其始终是一副玩味的神情凝望着曲染,那目光似乎是意味深长的。

    曲灵其实也清楚,虽然曲染是坐过牢的女人,但此刻的她不得不承认曲染依然还是很美,尤其此刻的美更是柔中带刚的美丽,那样轻易的令男人怦然心动的震慑美,看似穿着打扮很随意简单,但就是因为有这样随性的美,曲灵更加的嫉妒曲染了。

    曲染用力挣扎,“放开我。”

    这会儿,健哥没有发话,保安也不敢放手,尤其钟健步伐稳重的趋近曲染,视线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曲染,那模样看起来既是生气,又似别有用心的。

    曲染虽有害怕,但倒还算是镇定,尤其说话的口吻是格外的呛人,哪怕是在面对这个看起来就阴森恐怖,格外邪魅的男人,曲染也一样是把话说得很清楚,“这是我和曲灵的家务事,外人应该没资格插手。”

    “你这是在挑衅我?”钟健也是头一回被这样看起来就好像是满身刺猬,喜欢到处乱扎的女人给呛声,要知道有哪个女人敢对他这样说话,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尤其哪个女人见了他不是趋炎附势的讨好。

    唯独眼前的女人,刚才从曲灵的口中听说她还是个坐过牢的女人,果然是有点味道,够呛。

    “不敢。”曲染还是服软的,头偏至一侧,虽然神情里没有服软的意思,但嘴上不得不识时务。

    “擦,我看你挺厉害的啊,来人,给我把她带到我的房间去。”钟健显然是有意思了,立马吩咐。

    可他这样的吩咐却让人不得不往其他方面想象,尤其是曲灵,她待在钟健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约莫了解他的性子,“健哥……”

    “嗯?”这会儿钟健一个凌厉的眼神投去,压逼的意味立马让曲灵闭嘴,随即的补充更是让曲灵无言以对,“你知道我挑上你的原因么?”

    “……”曲灵还是沉默。

    “就是因为你比其他女人识大体,懂事,这会,你也懂点事吧。”明着就是让曲灵不要插手管,更不要阻挠,就算这一次他看中的对象是她姐姐,曲灵也必须默认了。

    只是就因为这个对象是她最恨的曲染,所以,曲灵格外的有异议,“健哥,不可以……她是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啊,就算你对其他女人感兴趣都好,但这么一个在监狱里混过的女人,你怎么可以……对她有兴趣啊。”

    钟健挑眉,听着曲灵小心翼翼开口的话,眉骨间是无比轻蔑之色,“你还是第一天认识我?”

    他钟健看上的女人,别说是个坐过牢的,就算是杀过人的,判死刑的女人,他也要了。

    曲染也约莫听明白了他们之间的话语,这个时候的抗拒加剧了,“干什么,快点给我放手,我不受你们管,快放开我。”

    曲染的危险意识加剧了,满心的害怕与恐慌在肆虐……

    “带上去。”钟健面色一沉,冷冽的呵斥,下达的命令没有一个人敢违抗。

    “神经病,你是谁啊,我又不认识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救命啊,救命……”曲染挣扎的力道越来越悍猛,但这儿的人就好像是麻木不仁的人,无论她发出多少求救信号,始终没有人站出来。

    “救我……曲灵……叫他放了我……”

    她是来找曲灵麻烦的,万万料不到居然会遇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尤其浑身上下是被邪气给占据着,那样的邪恶让人惧怕到了极致。

    曲染被紧箍在钟健属下的手中不得动弹,曲灵就算是想要“救”她,也没资格,至少她是没办法说服钟健的,哪怕她还是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在下一秒被钟健给打断了,“闭嘴,马上给我滚。”

    “健哥……为什么,本来好好的,怎么你会忽然间这样对我!”曲灵震惊不已,尤其此刻钟健脸上的神情并不是在开玩笑,冷岑寒冰的面庞上似乎是格外的冷肃,起码这个时候是任何人都无法撼动他的想法的。

    曲染仍旧不放弃的呼叫救命,她所求助的人一一别过脸去,冷漠至极,毕竟,钟健这家伙也是不好惹的,虽不算是道上的混混,但是家底殷实,后台背景强悍,没有几个人敢惹他的。

    “放开我啊,喂,王八蛋,抽什么风啊。”

    “老子就是抽风了,女人,你狗胆够大,骂我王八蛋,你是第一个。”

    这种情况下,他还不教训这女人一顿,他就不姓钟。

    遇到变态,曲染这会儿才更加确切的意识到自己危险重重,尤其他看起来就是那样的肆无忌惮,无所畏惧,这样的钟健也是让人很轻易的会联想到一个人。

    贺臣风的模样撞入她的脑海中,那样防不胜防的撞进她的心底,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贺臣风总能如神一般的出现在她身边帮助她。

    可是如今,无论她陷入何种境地,贺臣风再也不会理她了,从他最后一次出现在监狱里,曲染便再也没有见过贺臣风,哪怕他们在同一座城市,哪怕贺臣风心知肚明她就在那儿服刑,却再也没有瞧过她一眼。

    曲染一边挣扎,一边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往事的时候,眸光不经意间已经对撞上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那样巧合的在想着贺臣风的时候,他就出现了……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