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他最爱的女人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这一刻的曲染是机械的,仿佛无论汤可晴做什么,就是那样的僵硬,任由着她来。

    邓允则是肠子都悔青了,他怎么会那样糊涂的让汤可晴也跟来看曲染,“你跟我走,曲染,我回头再来找你。”

    她和曲染四年不见,竟然一见面就这样恶劣的态度,着实让人很伤心的。

    可是汤可晴却坚定了,“邓允,你一边去,如果我和曲染之间的怨恨要解开的话,现在你就让我带她去一个地方。”

    “汤可晴……”邓允此刻是不太信任她的,毕竟汤可晴性子过于冲动,有时候做事又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这个女人似乎是从头至脚的就是让人很担心。

    只是,汤可晴却也很难得的认真,“信我,既然我来这儿,我就不会伤害她。”

    但是,曲染这一刻是需要清醒的,她萎靡不振,看上去至极颓废的模样,汤可晴必须要让她清醒,重新振作。

    曲染则是始终是难以纾解的难受与痛苦令她整个人无从去反抗,仿佛此刻的她犹如行尸走肉般的真正只剩下躯壳了,可又很清楚此刻汤可晴在她的身边。

    许久,仍旧是任由着汤可晴带着她去任何一个地方,她都是没有异议的,活像是丝毫都不会感觉到害怕。

    好半会儿,曲染终是开口打破了沉默,“我是报应吧,我伤害了那么多人之后,失去了我生命里最想要呵护,最亲最亲的人。”

    她失去了女儿。

    这样的沉痛感积压在她的心底,活像是身子有千千万万斤重,无力前行了,恍如再多的亏欠,再多的遗憾,她也顾不上了,只想停下来,停在这儿。

    其实汤可晴也知道曲染的心事,从邓允那儿得知她在狱中所发生的一切,虽然还是对曲染有不少恨意,但对曲染的心疼取代了所有的恨意,伴随而来的也是对曲染愚蠢的愤怒。

    “一开始就不是属于你的,所以,你终究会失去!你说你干什么的,在坐牢的时候居然还坚持生下孩子,你这是在让孩子在受罪,曲染,你明不明白,你这不仅仅是自作孽,是你在害别人,生一个孩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把她生出来之后就可以了事的。”

    她到底在那时候有没有脑子。

    汤可晴要是之前愿意原谅曲染,愿意从贺瑾航去世的悲痛里真正的醒悟过来,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阻挠曲染做这样没大脑的事情,竟然把孩子就这么生下来了,这是多少女人想都不敢想的勇敢。

    曲染再次不说话了,的确,现在想来,她把思思那么辛苦的生下来,并不是在为她好,是在活生生的害她。

    甚至这一刻,曲染几乎不敢相信,思思在被林月琴带回家里领养的这一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多少被虐待的事情,她不会天真的以为林月琴是想要弥补她的,她的心思永远是不怀好心的。

    汤可晴一说到孩子的事情也是恼怒不已的,这会儿对曲染的态度也是很极端的,就算这样会让曲染受伤,几乎有可能就是锥心裂肺的疼,但必须要让她意识到她连颓废的资格也没有。

    曲染被汤可晴强行的带来了贺瑾航安息的墓园,这是曲染第一次来。

    当曲染的眸光定在墓碑上贺瑾航的遗像上时,那一瞬间,曲染的心底是歇斯底里的害怕又惶恐,还有铺天盖地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不……”她不要见贺瑾航,更是没脸见他。

    顷刻间,曲染的世界就好像是被崩塌那般,泪水与骇然四起。

    汤可晴深知这样很残忍,但是绝对必须要让曲染意识到这件事情她必须去面对,“自从贺瑾航离开之后,你一次也没来过对吧。”

    这话把曲染的心给震慑得更加慌乱,心跳狂猛的加剧,“可晴,对不起,对不起,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贺瑾航,是我把他害死的。”

    ……

    她话语哽咽,无从开口继续说下去,眸光几乎不敢去面对贺瑾航的遗像,那样清新干净的面庞,看起来就是那样的年轻,分明就是充满了活力朝气的。

    只是,贺瑾航却是在最好的年龄里却被她给迫害致死,一想到这儿曲染的难受便犹如狂风暴雨似的倾泻。

    汤可晴却不允许她逃避,“是的,没错,就是你把他给害死的,贺瑾航要不是你的话,他怎么可能豁出去的把生命抛在一边,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吗,他知道的,贺瑾航自己本身就是医生啊,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的情况。”

    事后,关于贺瑾航的事情,他的所作所为,其实汤可晴想得很清楚,这贺瑾航得有多爱曲染,才会连性命也不顾的去救她所爱的人。

    这样的感情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或许这种事情搁在她的身上,汤可晴认定自己也做不来的。

    可见贺瑾航的心思里或许全部就是曲染,邓允说她这么多年暗恋着贺瑾航,全是她自作多情了,实际上说得一点儿错都没有。

    被汤可晴这样戳破事实后,甚至令曲染更加的惭愧内疚,这不是几句对不起就能弥补的,曲染泪水疯涌,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她也不想的。

    早知道这样的话,宁愿绝情的看着贺臣风离开,也不要做这样卑鄙无耻的事情。

    令曲染伤心欲绝这不是汤可晴所想的,但言辞里始终还是有怨气,“在贺瑾航最初离开的那段时间里,我恨你,憎你,还会很恶毒的想到为什么死得人不是你,为什么我想要爱一个人,却连爱的机会都没有,贺瑾航明明可以活蹦乱跳的活在我的视线下,却被你一夕之间全毁了。”

    “我汤可晴是什么人呢,就算在最后我始终还是没能追求到贺瑾航,但定然会和他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一生的朋友,可是曲染,你身为我最好的闺蜜,我这一生最重视的知己,你却这么待我,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是对你恨之入骨的,哪怕是在过来见你之前,我心下依然还是有不少怨念的。”

    虽然来之前怨念不少,可是汤可晴却清楚所有的情绪在见到曲染的时候,在四年之后再次见到曲染疲惫不堪,十分颓丧的模样,这可不是汤可晴乐见到的,她心软了,也醒悟了。

    汤可晴吞了吞喉,同样是很凝重的神情,“曲染,你听好,既然你对不起贺瑾航,你就要弥补他,用心的弥补,贺瑾航生前最爱的人就是你,所以为了他,你也得给我活得好好的,振作起来,不管发生过什么事情,或者即将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勇敢面对,不能逃避了。”

    曲染听着汤可晴的话,也是没回过神来。

    汤可晴口气犯冲,这一直就是她说话的态度,但却能听得出她的认真与真实。

    汤可晴在面对曲染的时候,愈发认真的补充,“你没听错,我是想要你重新开始,贺瑾航若是在天有灵的话,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一蹶不振的,他绝对不会想到要让你惩罚自己的。”

    “一个为了你连性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这么爱你的男人怎么舍得你惩罚自己,所以,曲染,停止吧,停下你所有的自责,你并没有错,在那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会这么做的。”

    汤可晴这番话是更加的令曲染愣住。

    但是,这一刻曲染的泪水更多了,到最后哽咽声转为撕心裂肺的痛哭,“对不起,可晴,是我害了你们……”

    在曲染的心下,更是认定自己是罪人,害了身边最亲最爱的人,她就好比是一个祸害,祸害了身边的人。

    “什么都不要说了,曲染,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所有的事情其实跟你没关系,不要再自责了,其实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错了,以前是我不应该无理取闹的责备你。”

    “你说我为什么要责备你,瞎掺和,我和贺瑾航从来就没有开始过,以前不会开始,就算他活着,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我们也不可能有任何机会的。”

    只是这样的觉悟对于汤可晴来说,好像来得太迟了。

    语毕,汤可晴主动的亲近,“曲染,原谅我,你知道我的脾气就是这样没救的,看在我这样的女人没有朋友的份上,原谅我吧。”

    汤可晴这时已经紧紧的抱着她,紧抱曲染的那一刻她也是泪水拼命的淌,“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以前能早点醒过来,兴许你就不必受这么多委屈,至少不会这么难过……”

    以前曲染最难过的时候,她总会陪在身边,可是这一回却不同了,在曲染最难过也最痛苦的时候,她却落井下石。

    “可晴……谢谢……谢谢你原谅我……”曲染虽然没办法原谅自己,但是汤可晴能与她和好,这么多年的友谊能够回到从前的话,这是曲染唯一能让她有点点欣喜的事情。

    “答应我,自从这一刻开始,抛开贺瑾航的事情,他那样爱你,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他,不想辜负他对你的感情的话,你就给我从今以后轻轻松松的过日子,就算要惩罚,这些年你在监狱里的惩罚已经够了,不要责备自己,充满内疚了。”

    汤可晴是那样正儿八经的,盼望着曲染能从悲痛中走出来,重新开始。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