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兔子爱吃窝边草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曲染最终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昏厥过去。

    从来没有想过出狱的第一天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曲染在监狱里的时候有多么热切的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就想着出狱那一天能见到自己的孩子,可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

    曲染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从噩梦中惊醒的:

    “思思……”

    “思思,不要走。”

    “思思,等等妈妈。”

    曲染岑汗淋漓的惊醒,周围一切是厚重深色系的窗帘,空气里是淡淡的香味,简单却不是高雅的家私摆设,让曲染倍感陌生感。

    这个时候,曲染在昏倒之前的事情也开始渐渐地在脑海中回笼了,想到她的女儿被宣告死亡的消息,曲染就不能忍,即刻从床上下来,却再次有阵阵的晕眩而来。

    “曲染,你先休息好,其他事情让我去查。”是单宇阳的声音。

    单宇阳料到曲染在昏迷清醒之后一定还是会管控不住内心的冲动,果然如他所料的,纵然在这一刻曲染也依然还是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绪。

    曲染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单宇阳,你要怎样去查?查了就能有结果吗?”

    没有的。

    她摇头,“你以为林月琴既然说得出口,她就做不到吗,她做得出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

    曲染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单宇阳沉默了片刻,一时间不知如何安慰曲染,曲染在渐渐意识清醒的时候,愈发的确定林月琴所说的都是真的。

    “单宇阳,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好难过,我宁愿自己出事,也不要我的孩子有事。”

    可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是成定局了,狂肆的难过一直在心下挥之不去。

    单宇阳紧紧揽她入怀,却听着她的抽泣声,“染染,想哭就哭出来吧,也许事情并非是如此,我们再查查看,不能放弃,不可以的……”

    曲染听不进任何的劝慰,陷入进深深的绝望里,仿佛一切都已经走入了死胡同。

    ——

    曲染出狱的消息,也传到了邓允和汤可晴耳边。

    邓允这些年倒是和她保持着联系,可是汤可晴却因为当初贺瑾航的死,始终对曲染有着深深的责怨。

    “你说曲染出狱了?”本来不想关注有关于曲染的任何事情,可是汤可晴却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有些许的惊讶掠过她的脸庞。

    邓允知道由始至终汤可晴对曲染还是有一定的怨恨,不然的话这些年不会曲染在坐牢的时候,她不闻不问。

    此时邓允也提议,“一起去见见曲染吧,这些年她一定受了不少委屈。”

    来自于邓允眼底的神色分明是心疼的,以前和曲染不管是做同事也好,还是做朋友也好,从来不知道她可以是这个意志力如此坚强的人,监狱,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得了的地方。

    听闻,汤可晴即刻拒绝,“要见你自己去见,我可不会见她。”

    始终,还是放不下贺瑾航的。

    也始终,还是怨恨曲染的。

    邓允拢眉,“这么多年了就不能放下你心底那些事吧,就算再怎么别扭,贺瑾航回不来了,就算贺瑾航回来也轮不到你吧,人家看不上你,所以,你这些年的自作多情也真是够了。”

    否则,继续这么矫情下去,邓允还真替汤可晴的智商担心,智商是硬伤,她现在明摆着就是在凑热闹。

    “够了,你有必要这么直接吗!邓允,就算不是我,就算贺瑾航到死都不喜欢,但至少他能活着,一个人能活着就是希望,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可是,贺瑾航却永远不在了。”

    汤可晴每每提及这个事情的时候,心下的难受与悲痛便扑之而来了。

    “不要走,至少……去见曲染一次吧,难道你以为曲染会比你过得轻松吗?她过得并不好,在监狱里每天都要承受得很多,就算曲染错了,难道就不能原谅她么,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以为你应该可以谅解她的。”

    毕竟,那时候的情况,真的很复杂,也很危急,若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曲染绝对不可能做出自私的事情,尤其谁也没料到在这场原本是想要救人的过程中,却牺牲了贺瑾航。

    这种事情,连邓允想起都觉得浑身毛骨悚然的害怕,异常的害怕。

    汤可晴脾气本来就不好,这几年更是变本加厉了,尤其听着邓允完全站在曲染这一边,心下不痛快到了极致,“你真是让人讨厌到了极致,以后你要是因为曲染的事情找我出来喝茶,免了吧,我不会赴约了。”

    绝不。

    她态度强硬,也风风火火的操起了自己的手拿包准备离开,尖细的高跟鞋把地板戳得是“蹬蹬”直响,仿佛是那样的生气。

    邓允也没阻止她,她一向是这样的脾气。

    只是这一次汤可晴一发就是好几年,终究是没能放下那一股较真的劲儿。

    邓允听单宇阳说起曲染出狱的事情,甚至听说曲染还有一个孩子,这也是邓允惊愕的,当时的情况其实曲染也是隐瞒了所有人的,除了单宇阳是不得不必须让他知道,连邓允也被隐瞒了。

    曲染这些年的遭遇,就好像是厄运不断,一直缠绕她不放似的,快要把她给弄得窒息了。

    因此,连邓允只要一想到曲染这些年所遭受到的痛苦磨难,就不知道该怎么来帮助她。

    邓允正是思绪连连的时候,没料到汤可晴竟然折返了回来,“你约了她在哪里见面?妹的,老娘要去见见这个死丫头,我倒要看看她这四年成什么样了,心狠手辣的家伙居然把我的男人也给害死了,这笔账我等会跟她狠狠算。”

    汤可晴凶悍十足,口气极度不悦,“蹬蹬”的高跟鞋踩踏的声音里仿佛尽显怒气与霸气,她个性张扬肆意,但是邓允和她这么多年的朋友,自然是很了解她的,明白既然汤可晴这样说了,那就代表她其实已经原谅曲染了,只是嘴上不肯承认罢了。

    “走吧,去看看她,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过去的就过去了,就算以前你对曲染做了很多尖酸刻薄的事情,曲染才不像你,她定然宽容的会原谅你。”邓允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执起了她的手腕,悍然有力的准备牵着她离开。

    想了想,又觉得必须纠正汤可晴一个事实,“人家是你的男人么,的确,贺瑾航到死都没能成为你的男人。”

    “喂……你说话注意点啊,我和你多年朋友,你有必要处处针对我,处处看我不顺眼么!是,曲染宽容,我小心眼,这种事情若是换做是你,你能不小心眼吗,我艹,邓允,如果你是我,你的行为肯定比我更加的讨厌!”

    其实汤可晴也知道的,也明白自己无理取闹,自作多情了这么多年,疯够了。

    汤可晴嘀嘀咕咕的,她的伤心难过,甚至所有的糗事,邓允全是一清二楚的,甚至在贺瑾航去世后最初的那段时间里,她歇斯底里的就好像疯了那般,所有的希望破灭了,所有在她心底一切的美好都已经结束了。

    “待会你给我好点说话啊,不要放弃曲染,我们要好好对她的。”邓允言辞低沉了不少。

    “邓允,我忽然有个很严肃的问题问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汤可晴蹿至他跟前,很认真的询问,“你爱曲染是吧,不过之前曲染算是你们公司的老板娘,介于朋友以及老板娘这个身份,你没办法对她下手。”

    “去你的。”

    “不然是怎么滴,这么多年你单身着,为谁守身如玉啊。”汤可晴唇角泛出嘲讽的意味,“你就算不承认,我也知道答案了,真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竟然对自己的朋友下手,活腻了啊。”

    汤可晴眼神里是把邓允给从头至脚的贬低了一番,她看起来就是嫌弃邓允的,仿佛心中已经有了很明确的答案,就是邓允暗恋曲染。

    邓允被她这个说法给惊吓住了,在目光足足盯了她几秒之后,有种被她彻底打败的感觉,她简直就是愚蠢到家了,其实这些年他的心思到底怎样,难道汤可晴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邓允气不过,也忍不住和她互呛,“难道朋友就不能变情人?所有朋友最终变成情侣的人都该被唾弃?”

    “那当然,这跟兔子吃窝边草有什么区别,很恶心的啊。”汤可晴很是反对,丝毫都不能容忍,“你想啊,既然是朋友,那肯定就是无话不说的,什么事彼此都知道的对吧,你说这样的两个人能谈恋爱吗,我觉得朋友之间谈恋爱不仅仅是恐怖,还很没品也没意思,就好比自己的左手牵右手似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可以肯定曲染对你绝对没感觉的。”

    ……

    邓允气得无话可说,面色转白了。

    其实不是不清楚汤可晴对于两个好朋友之间的恋爱是很反感的,但她比想象中的还要反对。

    邓允也已没什么好说的了,汤可晴却在身后紧追不舍,“你跟我说实话,你真喜欢曲染么!邓允啊邓允,我看你脑子有坑了吧,那么多女人不好喜欢,非要去喜欢曲染,说真的,就算曲染坐牢,难道你以为她与贺臣风的关系能这么断了!”

    “我告诉你邓允,贺臣风心下只是暂时怨恨曲染而已,但并不表示他已经忘记曲染了,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颜雅真连孩子都给他生了,贺臣风却依然不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

    汤可晴直言不讳,言辞也犀利,顷刻让气氛变得沉重……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