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定会弄死她!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福利机构的负责人尽管说话算是很和气,客客气气的态度,但是曲染心下却是歇斯底里的掀起了愤然和惶恐,“什么叫家里抚养要好!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有些家人比毒蛇猛兽还要让人恐怖。”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如果我的女儿有一点点闪失,等着,你们都给我等着。”

    “我一个坐过牢的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做得出来。”

    ……

    曲染已经被这个消息给深深的震撼,也语无伦次了。

    单宇阳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也是万般的惊讶,“曲染,我们先回去看看,说不定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可是曲染最清楚林月琴和曲灵两母女的嘴脸,尤其到这个时候仿佛预感是越来越强烈,她的女儿一定是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曲染的胡思乱想开始疯狂的加剧,碎碎念叨着,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情绪。

    她一出狱居然就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办……我的孩子怎么办……”

    完蛋了。

    曲染仿佛很明确的知道林月琴和曲灵要是把孩子给领回去领养的话,她的孩子肯定是要受不少委屈的。

    单宇阳扼紧了她的胳膊,“曲染,别这样,冷静点,我载你去林月琴的住处。”

    曲染浑身颤抖不堪,泪水在眼底拼命的流淌,“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怎么能把孩子放到这儿……”

    要是出事了,她就算是千刀万剐也弥补不了的。

    单宇阳心上也沉甸甸的,曲染一出狱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她的心情一定是糟糕透顶,也绝望透顶的吧,毕竟这种事情当真是谁也想不出来的,恐怕也只有林月琴和曲灵母女两个那样的蛇蝎心肠才会挖空心思的要去残害曲染。

    其实,单宇阳这一刻嘴上是安慰的话语,可是,心下却也是万分担心的,是那样担心曲染的女儿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果然,两人紧急赶往林月琴住处的时候,得到的结果也是不尽人意的,甚至是让曲染真正的歇斯底里起来。

    林月琴在见到曲染赫然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好半响都没法开口,料不到曲染竟然是率先出狱了。

    林月琴面容上是布满了惊恐之色,“你……你怎么……”

    她怎么就出狱了。

    林月琴可以想到若是曲染出狱后,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报复她。

    只是,曲染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想,憎恨也好,报仇也好,通通是以后的事情,“孩子呢,我的孩子你把她藏哪里了?”

    她怀孕的事情明明就是瞒着曲灵和林月琴,很清楚这事绝对不能让她们知道,可是她们终究是探寻到了她所有的消息。

    今天曲染的出现,甚至是一出现曲染就好像是疯了一样的厉吼,甚至曲染已是迫不及待的四处找寻着女儿的踪影,心上是“怦怦”的乱跳。

    “思思,思思,你快点出来。”

    “思思,妈妈来接你了。”

    “林月琴,我的孩子在哪里?你把孩子还给我!”

    曲染厉吼着,大乱方寸,尤其瞥见林月琴同样是惊慌的模样,恍如愈发的可以预料到什么,“快点,快点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你凭什么可以把我的孩子带出来领养,谁允许的!谁让你这么做了?”

    面对曲染此刻的几近狰狞抓狂的模样,纵然是身边的单宇阳一再的安抚,她也是失控的闹腾了起来,林月琴此时心虚的也是格外紧张,“曲染……”

    “给我把孩子叫出来,立刻,不然我报警了。”曲染不想跟她废话,她要马上见到曲思思心里这份滔天的惧怕才能渐渐地平复,否则的话,她势必会闹死林月琴的。

    单宇阳也插言了,“希望你快点把孩子交出来,不然的话,你不会好过的。”

    单宇阳亦是冷冽的警告林月琴,林月琴也明白这些年都是单宇阳在帮着曲染,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在里面那么顺畅,但是没料到竟然还能提前减刑回来,这让林月琴是立马手忙脚乱的。

    “我……曲染……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解释好不好,事情是这样的……”

    “我没心思听你说任何解释,你给我把孩子交出来就行,其他我不追究。”

    代替坐牢也好。

    故意被她们母女两个冤枉也好。

    这些,她暂时都可以原谅她们,不予计较,但是孩子的问题,她绝对不会妥协的。

    曲染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或许好好的说,能让林月琴立马把她的女儿叫出来,这一刻的曲染哪怕是有不好的预感,但依然还是选择相信,仍旧是选择信任她,或许真的事情不是她所想象的那么糟糕。

    可是,林月琴的神情,她的话语也让曲染心底唯一的念想,唯一的奢望顷刻间化成了泡影,林月琴喉间也发热,低沉的开口,“对不起,我没办法交出孩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不管林月琴是真心的,还是伪装的,但面容上是惭愧的,伴随着林月琴面庞上的慌乱紧张,转成此刻的内疚,令曲染心下已经“隆冬”作响了。

    “什么意思,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曲染一字一句间已经是布满了恐惧,面容上的血色已经是一点一滴的褪去。

    林月琴艰难吞喉,惊吓遍布全身每一个角落,“曲染……我……我对不起你,但是相信我,我是真心的,是真心想要弥补你,所以,我就把孩子从福利机构接出来带回家里养了……”

    这些曲染都知道,直接打断,“废话省略,我什么都不想听,我只要我的孩子,你听到没,把思思交给我,以前的事情,现在的事都能一笔勾销。”

    对。

    这个时候,曲染就是这样的想法,哪怕心底是疯狂恣意的憎恨,但只要思思是平安无事的,一切都可以原谅,任何事情都可以忍耐。

    要知道在这几年里,她在生病的时候,依然还是能如此坚强的挺过来,说到底就是因为有曲思思作为最坚强的后盾,女儿就是她活着的最大动力和希望。

    虽然这是曲染的家务事,其实如今单宇阳插手管的话似乎也不太合适,至少在林月琴面前,他就是一个婚内出轨的渣男,以前伤害过曲染,他也是没什么资格说的,但是犀利又锋锐的神情也是在面容上张狂叫嚣,下一秒狠狠地扼紧了林月琴的胳膊,这一力道明摆着就是在警告林月琴。

    “你是交?还是不交!”恼火了,发怒了,字句间冒腾着火光。

    林月琴手腕间也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痛,好痛,你快点放手啊,这是我们曲家的事情,你谁啊……啊……”

    林月琴显然也是死鸭子嘴硬的人,即便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却依然还是很强硬,不得不令单宇阳加剧掌心里的力道,霎时间“咯吱”作响的声音传来。

    “啊……你放手,你快点给我放开手啊,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们曲家的事情!”林月琴已经疼得眼冒金星了,但依然还是不会在单宇阳面前坦白。

    曲染已经心下大乱,行为不受控了,“出来,思思,快点出来,你快点出来啊,你回答妈妈……”

    伴随着林月琴的支支吾吾,她明显给不出一个答案的时候,曲染全身上下被寒冽给占据包围了。

    单宇阳也是火冒三丈了,看着曲染这么失魂落魄,彻底失控的模样,心下的担心与疼惜疯狂而来了,给林月琴的压力也是加剧了,扼紧了林月琴的下颚,逼迫力十足,“你倒是说不说!”

    林月琴不是不惧威胁,只是一旦说出真相,林月琴最害怕她可能死得更快。

    曲染惨厉苍白的面容,在此时也好像是豁出去了,在单宇阳的手背上加剧了力道,活像是真心要让林月琴死亡似的,“你他妈的不说是吧,不说的话,我们就同归于尽吧,我一个坐过牢的,未来是黑暗一片的人,我还怕什么,如果我的女儿有什么闪失,我会弄死你。”

    她不怕。

    无所畏惧了。

    尤其,曲染的眸光里冲刺着深浓的决绝,也让林月琴心惊胆战的,这一刻的曲染毫无疑问是血腥的,那样血气蔓延的阴森。

    “唔……”林月琴挣扎,拼命的挣扎里有着骇然的惧怕,伴随着她惧怕的加深,实际上无论是单宇阳,还是曲染都已经预料到了结果可能有些不好的。

    否则的话,林月琴完全没必要这么惧怕。

    良久,单宇阳意识到林月琴的呼吸是越来越弱,而曲染的态度坚定,就好像已是彻底失去理智,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曲染,放手,听她解释先。”单宇阳不容许曲染刚出狱就犯事,虽然他也想要把林月琴给千刀万剐的,但是绝对不能让曲染冲动行事了。

    曲染没有动静,单宇阳也是强行的让她放手了,得到放松的林月琴连连的呛咳,可曲染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问你最后一次,我的孩子在哪。”

    单宇阳同样是眼神锐利夺人的逼向林月琴,若是她敢说谎,或者敢不回答的话,结果一定是她承受不起的,林月琴战战兢兢的,可最终也被逼得不得不回答,“死了。”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