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九十四章 晴天霹雳的事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曲染的思绪也开始恣意的横行,不止一次两次的问过自己,如果一切可以重来的话,她当初还会不会愚昧无知又无情无义的对待贺瑾航?

    ……

    其实很久,曲染依然心中没有答案,也害怕去面对这个答案。

    正是曲染想法混乱的时候,耳畔一道声音响彻,既熟悉,又让曲染紧张。

    “出狱了也不吭一声,大概还是在怪我当初没能让你平安无事出来吧。”

    明明她是无罪的,分明就是被陷害的,却还是回天乏术,让她受罪了。

    单宇阳此刻伫立在曲染面前,即使是四年过去了,一如四年一样的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

    这四年里,曲染见得最多的人就是单宇阳,而这四年里最让她不可思议的人就是单宇阳了,完全没料到之前自己和单宇阳是那样的仇视敌对,甚至可以轻易的感觉到单宇阳几乎是对她恨之入骨的。

    而那个时候的曲染也是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自己对单宇阳的愤怒憎恨,分明就是两个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可没想到最关键时刻竟然是单宇阳帮了她。

    曲染面对单宇阳时是很轻松的姿态,“就是不想见你才一声不吭的。”

    他不想让单宇阳继续为她的事情担心了,这四年里,单宇阳虽然将事业的重心转移到了国外,基本时间都在国外生活,可是每次只要一回国一定会看她,也依然还是积极的为她减刑的事情做了不少努力,帮了她很多忙。

    单宇阳步伐趋近,眼神里多了几缕善意的嘲笑,“你不知道监狱里安插了我的眼线啊,我可是有收买的人在里面啊,怎么可能连你出狱这一天,我都不知道。”

    他是要知道的。

    也必须知道。

    否则,一如单宇阳之前所想象到的,曲染出狱这一天必定是冷冷清清,孤孤单单一个人的,果然被她猜中了。

    曲染是知道单宇阳话中意思的,的确是全靠单宇阳的关系,监狱长确有在某些方面特殊的照顾她,不然连曲染自己都很难想象她在那样暗无天日,黑暗无边的监狱里怎么生存下来。

    只要这一刻想想,曲染依旧是有万分的颤抖与后怕。

    “谢谢你,宇阳,这些年要不是你的话,我应该已经不在了。”

    不过,若是不在的话,一定是遂了不少人的心愿,让她们奸计得逞了,这个该死的曲灵,还有林月琴,她一定不会放过她们的。

    即便曲染心知肚明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她若是想要重新开始的话,一切都很难,可是不管再难,也要让曲灵她们付出该有的代价。

    单宇阳不需要曲染的任何感谢,“我可不想听到这些,帮你是我心甘情愿的……只是这些年我们单家的生意不景气,要是能够像几年前一样有着如日中天的趋势,或许,我就能轻易的把你救出来。”

    关键是这几年,其实从曲染进去坐牢之前的一段时间,单家的公司就已经很难维持了,若不是很难维持,经营不顺的话也不会被迫去国外发展。

    “公司的情况还是不顺么,宇阳,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能为你做得却是很有限,很抱歉。”曲染低着头,其实心下有很多想要对单宇阳的话,但却好像无从开口。

    “走,聊点开心的,请你吃饭。”单宇阳揽过她消瘦的肩膀,亲昵无比。

    曲染也没拒绝他的拥抱,这样的举动,也许对于单宇阳而言是没有多余意义的,毕竟,曲染不会认为自己还是像以前那样可以得到单宇阳“吃回头草”的机会,单宇阳根本就不可能跟她复婚的,所以对单宇阳是没什么戒备的。

    尤其,如今曲染也自认身份很卑贱,她已经是一个坐过牢,有过前科的牢犯,这样的人不仅仅是配不上单宇阳,也是被嫌弃的。

    “不了,我还有事,我要去接我的孩子。”

    “孩子”两个字骤然间提醒着单宇阳。

    是啊,曲染还有个孩子。

    这个孩子可是她在监狱里拼尽全力,不管遇到多少困难也要把她给生下来的孩子。

    单宇阳当时听到曲染怀孕的时候,甚至尤其在那样艰巨恶劣的环境下要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他是被曲染给弄懵了,他那时候也认为曲染是疯了,在一切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竟然那样毅然决然的,甚至是草率的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但实际上仔细想想,曲染这么做终究是因为放不下贺臣风,终究是因为心底有这个男人的存在,所以,只要是和贺臣风有关的人或物,曲染都想要竭尽一切的留下来,哪怕是生下孩子这个举动是多么不可思议,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可她依然还是很坚持的,甚至在外人看来是异常固执的,很不负责人的把孩子生下来了。

    曲染一想到孩子的时候,脸上也有满满的期待,“虽然你不想让我对你说感谢的话,可是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的孩子不可能出生的。”

    要知道就是因为单宇阳的关系,拜托了监狱长给她安顿一个好一点的生产地方,甚至后期曲染是单独的休息室,监狱长也算是对她很照顾了。

    “走吧,我们去福利院接孩子。”监狱这边有专门给女囚照顾孩子的机构。

    单宇阳这些年来倒也没有想过要替曲染把孩子照顾下来,毕竟他一个大男人的照顾一个孩子有很多棘手的问题,并不是那么的合适,尤其或许单宇阳的心底始终是介怀贺臣风和曲染曾经在一起的事实,他并不会去收养这个孩子。

    曲染和单宇阳没有停歇的便奔往福利机构,曲染心底是七上八下的乱跳,狂乱的跳跃里尽是喜悦与期待,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自己女儿的时候,曲染是压抑不住的开心,这么几年里,她的女儿曲思思是曲染坚持下来,挺过来的动力。

    如果不是她的话,曲染不会这么坚强,甚至也没觉得自己竟然可以强大到这个地步,无论什么事情的能坚强的挺过来……

    单宇阳娴熟的车技,熟稔的打着方向盘,低低喃喃的开口,“一定很想她吧,以后你们不会分开了。”

    单宇阳知道这个孩子是隐瞒了贺臣风生下来的,若是让贺家的人知道孩子的存在,肯定这个孩子不是被胎死腹中,就是早已经被贺家的人给带回去了。

    所以孩子被隐瞒的情况下,往后的生活里定然是曲染和曲思思母女两个一起生活。

    忽然间听单宇阳这么说,曲染很紧张,双手交叉紧紧的扣在一起,仿佛有不少害怕又期待疯狂齐聚而来。

    是啊,她不要和女儿分开了,再也不要了。

    毕竟从出生就没能和女儿相处,一出生没多少天因为服刑的原因,她被迫和女儿分开,这几年里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越是想要见到曲思思,曲染心间的跌宕起伏便是疯狂作乱了。

    可是万万让曲染和单宇阳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曲染脑海中还在不断幻想着自己和曲思思见面的场景,因为生疏,或许思思不喜欢她这个妈妈吧,甚至是很抗拒的……

    然而,结果都不是。

    曲染和单宇阳两人在等待着福利机构相关负责人将曲染的孩子给带出来的时候,负责人在查看了相关曲思思的讯息后,给了一个晴天霹雳的回答,“抱歉,曲染小姐,我们这儿显示的讯息是,您的孩子在送来之后的1个月里,您的家人就把孩子接回去了。”

    “……”这个消息,对于曲染而言是滔天的震撼,不仅仅是震撼这么简单,脑海中,全身上下都被阴沉冰冷给层层叠叠的笼罩着,强势的僵硬劈头盖脸而来,“你在说什么。”

    她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的玩笑话,在她那样迫切渴望的想要见到自己女儿的时候,竟然被人这么诉说着情况。

    “抱歉,曲染小姐,您看,这是您家人曲灵和林月琴的签字。”

    负责人将“白纸黑字”给曲染看,曲染的眸光在瞥见林月琴与曲灵的签字时,深浓骇然的后怕在心底凝聚而来,“什么意思,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做被我家人给接走了,难道没经过我的同意,就能随随便便的把人给接走啊。”

    “我不相信,绝对的不相信,你马山给我把孩子交出来,不然我真的要报警了。”

    曲染情绪异常的波动,越是期待希望,可结果竟然越是如此的绝望,让她没了一丝丝的力气,身体内活像就只剩下一个躯壳罢了。

    福利社负责人倒也算是和气的,至少说话口吻不犯冲,极力的安抚,“曲小姐,您先冷静,曲思思小朋友被自己家外婆接走抚养的事情,是之前的负责人办理的,具体也不知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是在何种情况下竟然点头同意让您的家人抚养。”

    “但是曲小姐,请您先回去跟您母亲和妹妹沟通一下,孩子在家里抚养的话,肯定是比在我们福利机构生活要好,这样一来,您母亲当初决定要把孩子收回去养也是对的。”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