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她连轻易死去的资格也没有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曲染始终没有认罪,但也不抗拒了,似乎已经是听从安排了,仿佛无论是怎样的结果都能承受得了。

    先是有曲灵,曲英杰和贺臣风来过监狱探视过她,可是,曲染没料到单宇阳这个家伙也会来看望,在探视的窗口见到单宇阳的刹那,曲染是很条件反射的排斥,并且在下一秒扭头就准备离开,却被单宇阳给适时地叫住了。

    “曲染……”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曲染直接拒绝单宇阳。

    单宇阳却很肯定曲染一定会留下来,“曲染,如果我说我愿意想办法救你……”

    愿意跟他交换条件吗!

    仿佛曲染是越来越了解单宇阳的,甚至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不想和任何人交换条件了,就好像当初自己与贺瑾航的交换条件,最终换来了贺瑾航毁天灭地的结果。

    “不愿意。”曲染立马打断,“什么都不要跟我说,坐牢也好,还我清白也好,无所谓了。”

    她这样的人,本来就该死的,所以任何结局任何惩罚,她都能接受。

    单宇阳能觉察到来自于曲染的坚决,甚至神色当中不仅仅是坚决这么简单,几乎是认命了,坦然的接受一切安排,“曲染,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次贺臣风是绝对不会帮你,甚至贺家的人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你赶尽杀绝,你或许这一辈子都可能待在监牢里……”

    曲染背对着单宇阳,决绝豁出去的神情里恍如丝毫不在意此刻单宇阳的态度,“我知道你幸灾乐祸,看到我这样,一定心底很痛快吧,和你离婚之后,我没有哪一天顺利过的,早知道就不应该离婚的对吧,至少和你在婚姻里就算没有感情,但不必经历牢狱之灾。”

    是啊,那时候就不应该冲动离婚的,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忍受着单宇阳的出轨,忍受着所有的一切。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一定是这样的想法,可是曲染在这个时候是丝毫不在意这些的,也没有丝毫的不后悔。

    单宇阳拢了眉梢,目光很专注的落向曲染,她依然还是如同以前那样的执拗倔强,“我以为我也是这样的想法,甚至应该落井下石的,在来之前,哪怕是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依然还在想你真的活该!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就算和我离婚,可是之前我有要求和你复婚的,你却不识好歹!”

    “我连来之前想好要跟你说什么话都想好了,可是这个时候,我不高兴,一点儿也不痛快,看到你变成这样我有了惭愧和内疚,没有和我离婚的话,这之后的一系列事情都不会发生。”

    单宇阳越说到最后,言辞越发低沉了,仿佛已经很确定自己原来也不是落井下石,绝情绝义的人,起码在面对曲染的时候,也始终不能完全的狠下心来。

    只是曲染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单宇阳是愧疚也好,还是嘲讽也好,都无所谓了,如今的她,曲染心知肚明已经走投无路,不可能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贺家的人的确是不会放过她的,贺瑾航的事情,他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饶恕她,毕竟,若是贺瑾航不救贺臣风的话,就一定是贺臣风必死无疑的。

    但是在贺老太太的死亡问题上,无论是人证还是物证都很“确切”的指向了曲染……

    曲染被逼迫认罪,但始终是一言不发的态度。

    曲英杰则总算是体会到了当初曲染恨铁不成钢,又无能为力的心情了,“曲染,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不坚持事情不是你做的,我相信一定不是你做的。”

    曲英杰在这个时候是无条件的信任曲染,可是,只有他信任是无济于事的,“我去找过贺臣风,见不着他人,这次可能他真的不会帮你,所以曲染能帮你的可能就只有自己了,不管怎样不能认罪,也不能沉默,单宇阳来找过你对吧?”

    不想寄希望于单宇阳,但是这一刻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曲英杰也不愿意放过。

    “或许,我们可以抓住单宇阳这根救命稻草,曲染,你求求单宇阳吧……”

    或许,单宇阳不会袖手旁观的。

    “曲染,你说句话好不好!”曲英杰快要被她的沉默寡言给急疯了,她越是这样决绝又好像心如死灰的神情,就越让曲英杰倍感事情的严重性,仿佛曲染这一次连她自己也放弃自己了。

    果然,曲染开口的时候,显然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曲英杰,答应我两件事情。”

    “不,你什么都不要说,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曲英杰暴跳如雷似的站了起来,即便不听曲染说什么,就已经有强烈的预感这一定不是好事,他不怕曲染的事情棘手,最怕的是曲染连自己也放弃自己,这件事情一旦是认罪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曲染依然是定定的眼神,不慌不忙的,“现在除了你能帮我之外,没有人能帮我的,继续替我找曲静的下落,到死都不能放弃她;不要再为我的事情浪费一点点时间了,没用的,我们斗不过贺家,所有人都认定是我做的,这一次,我逃不了。”

    因此,死也好,活也好,坐牢也好,释放也好,结果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她也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听天由命了。

    曲英杰越听,眼底的热泪奔腾了,他从来不哭,也从来不是个动不动就爱哭的家伙,甚至在那段被冤枉是他强歼岳芯蕊的日子里,他也从来没有害怕过。

    可是此时此刻,曲英杰的骇然油然而生,滔天的惊吓凝聚在他的心里,“不,不可以曲染,我再去找贺臣风……”

    “站住,曲英杰,你要是再去找贺臣风的话,我和你便永远不再是姐弟,不是亲人。”她必须阻止曲英杰去贺臣风那儿碰壁。

    贺臣风那天离开的神情里就已经很明确,他绝对不会帮她,甚至是恨他还来不及。

    “曲染!”

    “给我留最后一点点尊严,我不要让贺臣风以为我是世界上最不知廉耻的女人。”

    曲染呢喃的开口。

    她自认是不知廉耻,厚颜无耻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她的话,很多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的。

    “曲英杰,你必须答应我。”曲染哀戚的神情里不容曲英杰拒绝,但是曲英杰无法看下去了,不答应也不拒绝,转身便离开了,心上压着好像有千千万万斤的重担,既是沉重,又是窒息,甚至也嗅到了绝望的气息。

    曲英杰哪怕是想要竭尽一切帮她,终究结果一如曲染所料到的,她不但逃不了牢狱之灾,更是有无穷无尽为难她的事情发生了……

    她这件肇事逃逸的事情,就像曲染所预料到的,贺家的人的确是对她“赶尽杀绝”的,仿佛就是要把她置于死地,尤其这其中还牵扯到了罗美,在双方的打压之下,纵然是怀有身孕,纵然是有疾病在身,她终究还是被判刑了。

    贺臣风或许是袖手旁观的,不原谅她,也不会把她赶尽杀绝,只是不闻不问的态度,这样的态度对他而言已经是极致,否则依照贺臣风的脾气,那样有仇必报的性子会放过曲染才怪。

    毕竟,不管是贺奶奶,还是曲染,这两个人都是他最重要的人,所以,他没法偏向于任何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

    而最令曲染没料到的则是,单宇阳倒是在这个问题上出了力,就算他以前对她是恶劣的,甚至,他们两人也有不少矛盾,争争吵吵,责备埋怨也不少。

    但终究还是帮了她,否则,曲染在“撞死”人“逃逸”后绝对不是只有这么几年的牢狱经历,毕竟罗美和贺家的人是那样挖空心思的要把她往死里整,若不是单宇阳,说不定判个无期徒刑是有可能的,而加之曲染在监狱里的表现不错,她提前释放了。

    四年后。

    在曲染经历了漫长的四年牢狱之灾后,她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出狱这一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的爽朗,耳畔是监狱长凌厉万般的叮嘱声,“出去好好做人,不要犯事了,最好不要和我见面了。”

    一旦犯事,就肯定要和她这个监狱长打交道的,所以最好别继续犯错。

    “数一数,这是你服刑时的物品,看是不是这些。”监狱长继续呵斥,由始至终曲染没说话。

    “哐当”的铁门,重重的落锁声,充斥在曲染的耳边,这些年来第一次觉得这声音这么的好听。

    曲染伫立在监狱门口,隔着厚重的监狱大门,从进来那一天开始到此刻,曲染倍感自己好像经历了几个世纪,恍若隔世那般,甚至从当初进来监狱到此时的出狱,曲染几乎不敢想象自己还能活着出来。

    一度,她以为自己会死在里面的。

    甚至,曲染也会有悲伤决绝的想法,她应该要选择结束掉那样悲惨的人生的,可每每都能挺过来了;几度以为自己犯病也会死在里面,却每一次都是奇迹般的活下来了,活像是在害死了贺瑾航之后,她连轻易死去的资格也没有!

    监狱大门的门口是空空荡荡的,没有多余的身影,如果是以前的话,不管曲染做了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总会有汤可晴陪在她的身边。

    可现在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从贺瑾航离开的那一刻开始,她与汤可晴之间的友谊便已经结束了,她不仅仅是同时失去了贺瑾航与汤可晴,更是失去了全天下,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