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他一定是有感觉的!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曲染不确定自己在原地僵硬了多久,这一刻的她也似乎觉察不到任何的悲伤,只有麻木,无尽的麻木遍布全身每一个角落。

    原本曲染今天见过曲灵了,贺臣风若是要见她的话,是不被允许的。

    可是,谁又拦得了贺臣风。

    警队工作人员拼命的阻挠,“贺少爷,这是不符合规定的,请您……”

    贺臣风冷冽如箭的眸光里迸射着吓人的光芒,也适时地止住了工作人员的阻挠,此刻他的视线是一瞬不瞬盯向蜷缩成团的曲染。

    她习惯性的每次遇到问题,遇到害怕的事情就会有这样的举动。

    贺臣风始终是脸色至极的难看,警队工作人员也深知无法阻挠贺臣风跟她见面,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监视着他们。

    曲染始终不知道贺臣风的趋近,直到眼前修长笔直的双腿遮挡了她的视线,才让曲染有了一丝丝的反应,顺着双腿望去,其实约莫可以猜测到应该是贺臣风。

    只是当在那样近距离见着贺臣风的时候,曲染的心头依然还是被狠狠的一震,竟然是他。

    贺臣风此刻的脸色并不是那样的好,苍白,看起来仍旧是有些虚弱的,只是还能亲眼看到贺臣风,这是多么庆幸的事情……

    曲染也不会忘记,贺臣风的活着是建立在贺瑾航的牺牲之上的。

    “为什么?”先开口的是贺臣风,这一刻难掩他的失落与绝望,近距离的看着曲染,仿佛已经很明确了心中的答案。

    若事情不是她做的话,她面容上不会像此刻这样布满了深深的亏欠和内疚,而贺臣风也始终不知道曲染这样的愧疚难受其实是来自于贺瑾航的,她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贺瑾航。

    “曲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奶奶?就因为她想让你离开我,让你离开这儿,你就起坏心了?”

    以前她不是这样的人。

    然而,此刻的贺臣风同样是不希望曲染现在是这样的人。

    贺臣风的语声不高,但每每贺臣风如此冷静的时候,曲染清楚是他最严肃的时候,他不是在开玩笑,这个时候的他显然就是已经很明确的认定她是撞死了他奶奶后肇事逃逸。

    不是她。

    她怎么可能做这样丧心病狂,毫无良心的事情。

    心下无数个否认的话语在滋生,只是在迎向贺臣风凌厉又绝望的眼神时,她的话语却转了,仿佛是情不自禁的就这样开口了。

    “是,我就是这样的烂人。”

    伤害贺臣风,更是伤了贺瑾航。

    以后贺瑾航的人生里如果彻底没了她的话,或许,他可以顺风顺水的生活吧,像以前一样。

    在来之前,贺臣风想过的,只要曲染说不是她做的,他一定会相信,哪怕是人证物证都指向她,他可以原谅她的。

    只是这个女人终究就是让人失望的。

    贺臣风垂于一侧的拳头在不知不觉中收紧了,心上是暴烈的在疼痛,也很难受,甚至在下一秒已经一个字也不愿意和她说了,他们在这个时候也真正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曲染耳畔是贺臣风步伐匆匆离开的声音,那样急促的声音里仿佛就是彰显着他已经是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曲染才清醒,“不……贺臣风,不是那样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贺臣风……”

    曲染心上是跌宕起伏的颤抖,难以言喻的慌乱和窒息压逼而来,仿佛有强烈的预感,这一次若是没有贺臣风的帮忙,她真的会牢底坐穿吧。

    贺臣风在来之前有听过警员这边的情况,曲染是拒不认罪的,就算是人证物证都有了,可曲染就是态度恶劣的不承认。

    原本以为真的和曲染无关的,可原来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是。

    ——

    曲染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帮她,尤其曲灵和林月琴两人是想方设法的就想让曲染在牢里蹲着,甚至是判个无期也活该。

    可是曲英杰不相信曲染是会做这样的事,最近因为李芸芸的女儿生病在外地就医,曲英杰只不过是离开几天,没料到曲染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以前,他替宫耀顶罪的时候,那个时候在监狱里无比煎熬的日子,是曲染为他四处找关系才能把他给救出来的。

    甚至,当时他顶替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妨碍公务罪,是贺臣风替他做担保保释了出来,可现在曲英杰能找的人也只有贺臣风。

    事到如今,不管曲英杰怎么找贺臣风,贺臣风不见他,曲英杰是完全没辙的,贺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贺老太太过世,贺家上下都处于悲痛欲绝的痛苦中,没有人会理会曲英杰,只有把他给轰出去的份。

    曲英杰却无论多难都想让贺臣风帮帮曲染,每次能找到的人就是岳芯蕊。

    岳芯蕊在无形之中与曲英杰之间,仿佛少了几分憎恨,但口气是很恶劣的,“你找我干什么啊,我又帮不到你,真是,你姐怎么这样啊,居然还肇事逃逸呢!”

    “喂,闭嘴啊,谁说她肇事逃逸了,曲染不是那样的人,这一定是有误会的,你这次再帮帮我好不好,我想见一见你表哥,可每次去贺家和贺家公司都把我给赶出来……”

    他根本没机会靠近贺臣风。

    一想到被赶出来,曲英杰也是很不好意思的,毕竟被赶出来不是什么好事。

    “得了吧你,你现在和曲染,甚至你们曲家的人都已经被贺家纳入黑名单里了,你还能见着贺家的谁呢!”岳芯蕊的口气有不少轻蔑。

    只是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太毒舌了,她以前就是说话口无遮拦,和曲英杰斗气的时候太多了,才会惹来那样不堪的往事。

    想到这里,岳芯蕊也立马收回那句话,话锋一转,“喂,曲英杰你是有强烈的恋姐癖吧,每次你低声下气来找我的时候,都是为了曲染!”

    她记得曲英杰那时候坐牢,曲染想方设法要将曲英杰从牢里捞出来,可见姐弟很情深。

    “胡说八道,神经病吧,帮不了就算了。”

    曲英杰心烦意乱的,似乎没心思更岳芯蕊在这儿胡说八道。

    岳芯蕊却不放人了,“心虚啊,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感觉的。”

    有这么情深意切的姐弟吗!

    她不相信,她和自家亲哥哥就没有这么亲昵过,仿佛是从小争到大,互不相让,甚至是岳芯蕊在当初出了那样大的事情,她哥哥岳礼也没怎么关心她。

    其实,岳芯蕊却不知,她深处的环境是不一样的,岳家不是小户人家,牵扯到争权夺利继承权的问题,自然感情会很生疏。

    “岳芯蕊,拜托你别这么无聊行吗!”他现在完全没有开玩笑的心思。

    “是我无聊,还是你太紧张。”岳芯蕊撇嘴,不以为然。

    “卧槽,曲染都有可能终身监禁了,你在这儿幸灾乐祸是什么意思啊,你对我始终有意见,你冲着我来,但是这一刻,不要落井下石,曲染是很可怜的。”

    只要想到曲染的情况,生死未卜,甚至这个时候还要服刑,曲英杰的内疚与担心加深,他竟然是那样无能为力的无法去帮曲染……

    岳芯蕊也被曲英杰这态度给惊讶到了,“抽风啦你。”

    他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曾这样恶劣至极的态度了,甚至自从知道宫耀对她做了那样不堪的事情之后,曲英杰或许是出于内疚,一直对她的态度是很卑微的。

    可没想到一旦触及曲染的事情,他又开始这样恶劣了。

    “曲染她撞死了贺老夫人,就算判刑也是活该,贺臣风,贺家是不可能放过她的,你就算求贺臣风也没用,谁会放过撞死自己亲人的人啊。”

    任谁都不会的。

    曲英杰没心思跟她继续耽搁时间,就算看似没有希望,但是曲染的情况是不可以坐牢的。

    曲染坐牢的事情也传到了单宇阳的耳边,没料到曲染会做这些事情,给单宇阳的第一感觉也一样是有猫腻的,曲染就算是脾气不好,但也不至于要撞死贺老太太。

    只是,别说单宇阳没想过要帮她,就连单宇阳的母亲唐淑云以前和曲染之间的婆媳关系是不错的,但一听到曲染出事,甚至是这件事情还牵扯到了贺家和罗美,她绝不答应让儿子去蹚浑水。

    唐淑云率先就警告他,“你小子给我脑袋放聪明点啊,或许你和曲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但这件事情你就由着她去吧,你帮不了她的,除了让她自生自灭,除了贺臣风愿意放弃对她的起诉,恐怕警方这边也不会放过曲染,肇事逃逸这不是和解不和解的问题。”

    唐淑云把问题看得很透彻,尤其听说罗美一家和曲染有过节,这次终于逮到了机会,更加不会放过她,看似曲染除了坐服刑除了牢底坐穿好像没有第二种可能。

    单宇阳面容上没有太多的起伏,若有所思,“就算不插手管,也要去看看她。”

    曲染离开了他,和贺臣风在一起,她一定以为以后可以吃香喝辣,无忧无虑吧,可显然不是这样的,这一次曲染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