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八十九章 给他老实点!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虽然曲染也清楚苏文柳昏厥在血泊当中的模样一定是伤得不轻,可万万没料到会……死亡。

    尤其当佣人惊呼“没呼吸”的时候,曲染也是被愈发强烈的给震慑到了,想过贺老太太是受了重伤,却丝毫想不到是死亡。

    久久地,曲染伫立在那,一动不动的机械,这一刻仿佛全身上下的血液逆流一般,甚至连耳畔救护车的声音,以及人群惊呼嚷嚷的声音都很自动的被屏蔽在了耳边,更像是逃避那般的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好不容易,曲染才有了举动,即便是惊吓过度的颤抖与难受,但此时是迫不及待的要去找曲灵,她可以十万分的肯定是她造成了苏文柳的重伤。

    ……

    此时此刻的曲灵,在匆匆忙忙,慌慌乱乱的回到曲家之后,整个人心恍惚的,却也只能求助于林月琴,“妈,救我,妈你快点救我,我惨了,这次我死定了。”

    曲灵面色泛白,林月琴知道这孩子整天风风火火,大惊小怪的,还一脸放松的不以为然,“说吧,这次又是怎么了!”

    上次是招惹了贺臣风,原以为是被贺臣风曝光了她的不雅照,最后才知道是曲灵自己招惹了前男友,前男友为了报复才会贴出她的不雅照,肆意的散播最后获刑。

    林月琴虽然是很心疼曲灵,但也被这个死丫头弄得心力交瘁了,只是当曲灵说出她的事情时,更加的令林月琴目瞪口呆。

    “妈,你一定要救我,我撞死人啦,我把贺臣风他奶奶撞死了。”

    曲灵自己心里很清楚在酒驾的情况下,她的车速有多快速,这一碾压而去,对于苏文柳那样年迈的身体,是必死无疑的。

    听闻曲灵的这重磅消息,林月琴就差没当场心脏停止,但又不敢相信曲灵所说的,以为她此刻浑身酒味的一定是喝大了在说胡话,“臭丫头,你跟我开什么玩笑,贺臣风的奶奶?那个苏文柳?”

    或许,林月琴对贺臣风可以没那么惧怕,但若是换成了这个曾经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苏文柳,她还是有些惧怕三分的,而现在曲灵这个死丫头,她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

    曲灵慌乱颤抖,面容上的苍白是愈发加深了,“妈,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我不小心的,不是故意的,怎么办,怎么办呀,我要去坐牢的啊,我酒驾,又撞死了人,还是贺臣风的奶奶,我死定了,完蛋了……”

    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去坐牢的画面,曲灵已经不由自主的发着冷颤,随即又可怜巴巴的凝视着林月琴,眼底充满了强烈的渴望,“妈,我错了,以后我绝对不给你惹麻烦了,你帮帮我,这次一定要帮帮我,你去找颜叔叔,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就这一次,这一定是最后一次……”

    颜叔叔,毫无疑问就是颜雅真的父亲,林月琴的情夫。

    颜雅真的父亲颜达明与林月琴以前是青梅竹马,可惜后来阴差阳错去走散了,也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到最近才重逢,自然曾经的恋人在沧海桑田之后就会很容易走到一块。

    林月琴倒不是担心颜达明不帮忙,只是这件事情真的很棘手。

    “臭丫头,你肇事逃逸有没有被人看到,要是被人看到,就算是你颜叔叔天大的本领也保不住你。”林月琴虽然生气曲灵的鲁莽闯祸,但真要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坐牢,林月琴也不忍心。

    之前曲英杰的事情,他的代替宫耀坐牢已经让她脸上无光蒙羞了,林月琴绝不允许曲灵也被关进监狱去。

    “你等着,我给你颜叔叔打个电话,颜叔叔人脉广,只要没有人亲眼看到你撞死了苏文柳,应该可以替你脱罪。”

    尽管林月琴是必须帮她的,也是心甘情愿帮她的,但还是免不了要对曲灵一顿呵斥。

    曲灵这一刻手心里冒腾着冷汗,满掌心的汗水横流,浑身也寒冷不已,但愿是没有人看见她撞人,否则,她一定免不了要坐牢。

    不可以的。

    只是,曲灵想不到的则是,她以为没有人看见她的所作所为,毕竟是那么晚的时候,有谁会在深夜里出没关注着她的事,可在下一秒,曲染亦是紧张兮兮回到曲家,原本是一辈子都不愿意见到她们母女两个的,可曲灵这件事情她是管定了。

    “曲灵,你给我出来。”曲染语声里揣着惊恐与抖瑟,她同样是害怕又愤慨的。

    曲灵本来神经足够的紧绷,这会儿在听到曲染的叫唤声时,很本能的紧张又惧怕,“你……你干什么,抽风啊,无缘无故这么晚了还鬼哭狼嚎似的叫……”

    心虚。

    曲灵的心虚胀满了胸间,尤其伴随着曲染的靠近,自她眼神里迸发而来的逼视令曲灵愈发的心乱如麻,“喂……谁让你来这儿了……”

    “说,贺老太太是不是你撞的!”曲染的声音里倾泻着爆棚的恐惧,全身毛骨悚然,也是多么的希望这不是真的,但越是近距离的看向曲灵闪烁其词,还很心虚后怕的神情,答案愈加的呼之欲出了。

    闻言,曲灵身上犹如被重击似的,顷刻间歇斯底里的疼,仿佛前所未有的痛楚是排山倒海而来,积压在她的心底。

    但曲灵是不可能在曲染面前承认事实的,“我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给我滚蛋,这儿不欢迎你。”

    “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你跟我去医院就知道了,马上跟我去医院见贺老太太,我今晚看到你了,知道是你撞的。”曲染正儿八经的神色,很笃定,也很肯定,顷刻间扣住曲灵的胳膊,一脸的沉重。

    希望贺老太太吉人天相不会有事,就算暂时的呼吸停止了,也一定能救回来。

    曲染大力扭着她的胳膊,曲灵这一刻是被动的,尤其是被曲染给机械的拖拽,完全不敢置信曲染竟然会目睹这一切。

    可即便如此,曲灵也不会承认,大力蛮横的甩手,“你谁啊,给我放手,我的事关你屁事啊,滚……”

    曲染是懒得跟她继续在这儿废话,“你必须去,曲灵,这次你闯大祸了知道吧。”

    这个时候的曲染还思想单纯的以为就算是贺老太太的佣人误会她了,但只要她没做过,就一定跟她没关系,甚至这个时候扯着曲灵去医院看望贺老太太,一是希望贺老太太平安无事能够吉人天相的转危为安,二是盼望着曲灵能够去求得原谅,撞了人难道心底没有一丝丝负罪感,罪恶感吗。

    可显然曲灵是并没有的,“你给我放手,我不会有事的,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有事!”

    有颜达明作为坚强的后盾,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出事。

    这个时候的林月琴打完电话出来就瞅见这一幕,是曲染拉着曲灵去医院的一幕,林月琴在这个时候心情是低沉的,沉甸甸的,怎么那样倒霉竟然会被曲染给撞见了。

    一旦是这个死丫头知道的事情,到最后一定会很棘手。

    只是,林月琴万万没料到这一次无论是她,还是曲灵竟然可以那样的走运,就在林月琴一门心思琢磨着该怎么染曲灵无罪的时候。

    此刻警车狂飙而来,令人惊讶害怕的警笛声里荡漾着无数的恐慌。

    曲灵在这个时候也不知是哪来的力量即刻推开了曲染,慌慌乱乱又很怕事的躲在了林月琴身后,“你不要过来啊,曲染我警告你,等会你不可以乱说,不然我撕烂你的嘴。”

    她不能去坐牢,绝对不可以,若是坐牢的话,她宁愿死也不去。

    曲染始终还是没有预料到这一刻祸事是不偏不倚的降到了她的头上,甚至还在劝慰曲灵自首,这样一来才能减轻刑罚。

    可是,这会儿警察进来的时候,询问的竟然是曲染,“谁是曲染?”

    这询问立马让曲染,曲灵,以及林月琴脸色难看。

    即刻,林月琴和曲灵母女两个很是不够义气的,甚至是冷情的指着曲染,“她是。”

    警方看了看手中的照片,亮出逮捕令,“曲染,我们怀疑你与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有关,立马回去协助我们调查。”

    ……

    警方这话一出口愈发的让在场的母女三人目瞪口呆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林月琴也是思维迅速的运转,难道给颜达明的这个电话如此的奏效,不过是短短几分钟而已竟然就有好结果了。

    只是把罪名推向曲染,这是谁都没料到的,尤其是曲染。

    曲染脸色泛青,看起来是很吃惊又骇然之色,“你们说什么,怎么会是我?不是我,是她,是曲灵啊!怎么可能是我啊,你们抓错人了。”

    曲染这个时候的行为不但没有坦白自己的罪行,反而是把罪责推给别人,已经让警员很恼火,“给我老实点,如果你坦白我们一定会向法官求情,减轻刑罚,你要是反抗拒认罪的话,肯定会一五一十的说实情。”

    身为警方公职人员,最痛恨的便是罪犯拒不认罪,行为恶劣,现在曲染反抗的行为更是令他们生气。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们弄错人了,我怎么会撞人,不会的……”她连连的摇头。

    “人家贺老太太的佣人亲眼都见到了就是你撞的,你还想狡辩,等调出那边的监视,人证物证都有了,我看你怎么辩!”

    警方工作人员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的,狠戾的将曲染带走……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