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八十四章 到底图什么啊!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汤可晴风风火火,闹个不停的前来,“死丫头,你给我开门,马上给我开门!”

    叫嚣张狂的声音在曲染的门外肆虐而来,一听就能听出是谁来找茬了。

    但是这个时候的曲染不畏惧任何人的找茬,尤其是汤可晴的,即便她有再多的斥责,曲染深知自己也是活该承受的。

    “你给我出来啊,还不开门,我找人撬门……”

    汤可晴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曲染便已经打开了房门,她明显的沮丧,面色惨厉的苍白,甚至在贺瑾航去世的这几天里,曲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仿佛俨然连白天黑夜也无法辨识了。

    此刻伫立在汤可晴面前的曲染披头散发,即便是看起来很悲伤难过,但汤可晴绝对不会同情她,“怎样啊,满意了吧,贺瑾航离开了,贺臣风活下来了,你高兴了吧,你这个杀人凶手。”

    自汤可晴的言辞里,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里充满了憎恨的因子,仿佛字字句句间都是愤恨。

    曲染依旧是无言以对,汤可晴所说的并没有错,她的确是杀害贺瑾航的杀人凶手。

    “告诉我,贺瑾航现在在哪里!贺家的人连给他办个葬礼也偷偷摸摸的,贺瑾航到底图什么呀,为了救贺臣风,他永远是私生子的身份到死也不能改变,不能被承认,我替贺瑾航不值!”

    汤可晴一开始就是莫名其妙的反对,到这一刻在贺瑾航出事的时候,汤可晴是更加的理直气壮了!

    “曲染,你怎么可以这样丧心病狂的让贺瑾航代替贺臣风去死……你把贺瑾航还给我……你还给我啊,死丫头,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感情,你连我喜欢的男人你都要去伤害,安得是什么心啊。”

    汤可晴在这一刻是无法抑制内心的痛处,满心的难受与悲痛交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本来可以好好的跟他一起的,就算贺瑾航不喜欢,就算我和他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但是至少我可以每天见到他,就算每天见不到他,我也可以知道他的近况,确定他过得好不好,可是曲染你这个小贱人,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毁了……”

    曲染硬生生的承受着汤可晴的动手,即便是受再多的耳光也是应该的,邓允前来的时候正巧撞见曲染被汤可晴拼命掴耳光。

    邓允也不是第一次见识汤可晴的嚣张跋扈了,但这样做真的很不应该,“喂,汤可晴,你搞什么啊,快点住手。”

    贺臣风和贺瑾航的事情几乎是被封锁似的,至少贺瑾航的死也是被隐瞒着的,尤其介于贺家的权势,没有几个人敢多嘴,就算是在背地里偷偷的议论,也只能是私下的八卦,没有几个人敢真正去贺臣风面前嘴碎的。

    以至于,之后很长时间里,贺臣风关于贺瑾航的死都是一无所知的。

    的确,在这个时候,若是贺臣风知道自己的情况,都是建立在贺瑾航的死亡基础上才能活下来的话,他也是不会独活的。

    贺家已经失去了一个孙子,苏文柳就算在愧疚亏欠贺瑾航也只能让贺瑾航继续受委屈……

    邓允的前来挽救了曲染,曲染此刻发丝被扯凌乱,面色苍白,干涸的唇瓣上不确定已经把自己折磨了多长时间,邓允就知道她一定会自责的,甚至充满了深深的罪孽感……

    “汤可晴住手,快点住手,你和贺瑾航的关系,能同你和曲染的关系相比吗!我们和曲染是这么多年的朋友,生死之交,为了一个男人你就这么撒泼发狂的,神经病了吧!”邓允适时地扼紧了汤可晴的胳膊制止了她的疯狂,可是此刻的汤可晴情绪波动极大,哪怕是有邓允从中调节她与曲染之间的友谊,这个时候的汤可晴也是不给面子的。

    急剧的甩开邓允吗,“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们三个当中,你一直以来就是向着曲染的,你们两个关系好啊,把我当局外人啊。”

    “汤可晴!”

    邓允怒目以对,没料到汤可晴如此的不识好歹,难怪都说不要与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或千金大小姐交朋友,在真正发生争执与冲突的时候,便只有受伤,伤自尊心的份儿。

    “好,我是局外人,我不是你们的朋友,从来没有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对待是吧,那好啊,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敌人。”

    汤可晴迁怒于邓允,对于汤可晴而言,她现在的伤痛,现在的难受与悲痛,都是曲染造成的,若不是曲染,她现在至少还有机会见到贺瑾航的。

    曲染理亏,默默不出声,也没有资格开口说些什么,低垂的脑袋,眸光里依然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痛,她也是到这一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贺瑾航做那样的事情。

    “等着,曲染,你给我等着,为了贺瑾航,为了给他报仇,我一定饶不了你的,你记住,我不会放过你,到死也不会。”

    汤可晴眸光里暴露出来的是骇浪滔天般的憎恨,恍如真是如自己所言,绝不会放过曲染,一定会替贺瑾航报仇雪恨的。

    邓允见她失控,也催促着汤可晴离开,“好了,你不要说了,回去好好的休息,等你想清楚想明白了就知道你现在错得有多离谱。”

    为了一个跟她八字没一撇的男人,居然就把十几年的友情给抛弃了,曲染由始至终不说话,默默的承受,默默的落泪,直到邓允安抚,“别自责了,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贺瑾航既然是心甘情愿去救贺臣风的,即便不是你,他也会去救他,毕竟他们是亲兄弟。”

    纵然是有仇恨,但血浓于水的亲情无可厚非的不能割舍,可是,越是邓允这样安抚,让曲染疯狂的哭泣,自从贺瑾航发生这样的事情以来,她哭不出来,只有满腔的罪恶感凝聚在心上,不得疏解。

    只是邓允是她这么多年的朋友,或许这一刻,也只有邓允才能真正的懂得曲染的悲伤与绝望,曲染嚎啕大哭的哭了起来,“我该死,挺该死的,为什么躺在那儿的人不是我,而是贺瑾航,我宁愿出事的人是我……”

    “是我求他的,若不是我掺和一脚,求他去救贺臣风,现在的贺瑾航一定是好好的。”

    可她就是这样的不知廉耻,不顾一切的害死了贺瑾航,难怪汤可晴会责备她,不肯原谅她,这一刻曲染连她自己都不肯原谅自己,其实一直以来就知道贺瑾航承受了不少委屈和痛苦,可她竟然对一个满身伤痕累累的人下手了,连曲染现在想来都是寒颤不已。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