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只是个意外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然而,这个时候的曲染是任何人来帮她,她都不会接受的,她这样的人本来就该死。

    失魂落魄的她此刻完全没有注意到朝她方向驶来的车辆,眼看着就要撞上去时,幸亏曲英杰一直跟随,不然等待曲染的就是出车祸,甚至是直接呼吸停止死亡。

    曲英杰一刹那是吓懵了,“曲染,你疯了啊,嫌现在事情还不够乱,你想趁机再惹事端啊。”

    曲英杰也是被吓到口不择言了,他看起来不够冷静到了极点,尤其连说话的声音也是急剧颤抖的。

    这个时候的曲染耳畔是曲英杰的斥责声,与货车司机的咒骂声在交织,仿佛即便是到了这一刻依然还是不够清醒,直到耳畔尖锐的汽笛声响彻,大型货车恼怒的扬长而去,才让曲染有了那么一点点清醒的意识。

    正好与曲英杰对视的时候,曲染的眼底充斥着浓浓的茫然,却也只是灰白的双眸凝视着曲英杰,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神情和举动,她的世界好像是顷刻间被封闭了那般,外界的一切都被摒弃在外。

    “曲染……”

    曲英杰呵斥的唤她。

    可是,曲染依然没有任何的举动,步伐僵硬又沉重的挪动,这个时候她是没脸见任何人的,她的世界被悲痛与沉重压得透不过气来。

    可是曲英杰越是见到她如此失魂落魄的,越是让他担心不已,“曲染,这不是你的错,就算没有你,贺瑾航也会出事的……”

    曲英杰不确定自己这样说对不对,但目的是想要劝慰曲染的,只是曲染始终没有多余的情绪,仿佛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抽空了,只剩下一具躯壳残留着。

    曲英杰心上心下的害怕,但也确定不能让曲染这么堕落的放弃自己,她看起来就是很绝望的态度,“你跟来我,我告诉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必须离开给我去治疗,国外那家医院,当初贺瑾航给你联络好了吧,如果是钱的问题,我会替你想办法,你给我快点离开这儿。”

    他二话不说的扯着曲染离开,曲染则是彻底机械的任由着曲英杰在耳畔唠唠叨叨的,仿佛无论他说了什么,她就是没有多余的反应,面容上全是冰冷木讷之色,面无表情的脸庞上分明就是在经历了悲痛欲绝的事情之后再也无法缓神。

    曲英杰领着她回到曲染的住处时,即刻给她整理行李,“不要在这儿浪费时间了,当初你既然决定要留下孩子,你就给我好好的活着,不要放弃自己。”

    可显然曲染目前的态度就是要放弃自己的,来自于心底里欲哭无泪,滔天悲痛凝结的情绪,几欲要席卷她全身上下。

    在得知贺瑾航出事到现在,她哭不出来,眼泪似乎是封存了那般的再也无法滑落了,可是忽然间想到自己当初去求贺瑾航的情形,她那样卑劣又可耻的求着贺瑾航去做配型手术的时候,这一幕在曲染的脑海中形成了最为强烈的讥讽。

    终于,曲染开口说话了,“贺瑾航是我去求他动手术的……”

    此时此刻,从曲染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眼里仿佛都饱含了强烈的嘲讽。

    “说到底,贺瑾航就是我害死的。”

    “如果不是我去求他,他怎么可能会发生意外,不会的……他一定不会的,现在肯定过得好好的,可是,我却不知廉耻的求他,让他的性命来换贺臣风的……”

    想来都觉得无耻到了极点,曲染脸上泪水和嘲笑交织,神情是愈发的凄凉好笑。

    曲英杰刚才在医院也听说了一些有关于曲染和贺瑾航的事,但曲英杰不认为这是曲染的错,毕竟,曲染并不知知情贺瑾航的病情。

    “你也不想的,我们谁都不想贺瑾航死,可是,任何事情都有意外……”

    相信贺瑾航应该也不会责备斥责她吧,曲英杰平时言辞不多,说这些安慰的话语根本不在行,良久都无法开口继续劝慰曲染,在此时也只能默默的,安静的陪着曲染难受。

    或许,很多事情都会发生让人料想不到的意外,但是曲染却很清楚这一次的意外全是她造成的。

    ——

    贺瑾航的离开是那样猝不及防,猝不及防到连贺瑾航自己本身也没想过会那样的不够运气,终究还是在手术当中发生了意外。

    在贺瑾航离开国内去国外生活的那段时间,曾因伤心绝望过度造成过心脏短暂猝死的事情,可时隔好些年了,竟然在手术当中依然还是发生了。

    贺瑾航的离开,令贺家上下,尤其是苏文柳格外的难受愧疚,但对贺瑾航更加愧疚的还在后头。

    不管是贺瑾航,还是贺臣风,其实都是苏文柳心中最爱最爱的人,而贺臣风那样刚烈的性子若是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活下来,之所以还能见到家人,都是因为贺瑾航的牺牲才能让他还能呼吸着。

    苏文柳可以想象到贺臣风一定会活不下去的,好不容易大家所有的期盼,甚至是贺瑾航的牺牲都是为了让他活下来,最终若是贺臣风依然还是有闪失的话,这不是大家所乐见到的。

    贺瑾航的去世即便是所有人都很痛苦不堪,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生活,最终依然还是只能牺牲贺瑾航。

    苏文柳对贺瑾航的亏欠和内疚是更深了,尤其贺瑾航的去世只能暂且的被隐瞒,若是贺臣风得知自己的活着是以牺牲了贺瑾航为代价,那么他一定是活不下去的,这样的生活绝对不是他想要的,像贺臣风那样决绝刚烈的人是不会愿意接受来自于贺瑾航的恩惠或施舍的。

    贺瑾航的葬礼也是只有贺家知情人出席,默默操办的,这一天,连曲染也没出现,不是贺家的人阻挠,是曲染倍感自己没有脸面去见贺瑾航。

    这一辈子,她都没脸再见到他,或着跟他说上一句话。

    她在贺瑾航面前,就是十足十的杀人凶手,是她无情冷血的害死了贺瑾航。

    而汤可晴也始终是不能接受贺瑾航离开的事实,贺家的人不喜欢汤可晴,也顿觉这个女人会坏事,贺瑾航的葬礼避开了她,也不可能通知到她。

    可是,汤可晴本来满心的怒火与愤慨难以纾解,这会儿被阻挠着,被隐瞒着不能见贺瑾航的最后一面,她没办法去找贺家人的麻烦,但是曲染这个死丫头,她非要去灭了她不可。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