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八十一章 悲喜交加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汤可晴在此时面对贺瑾航的“牺牲”仿佛是没有丝毫自尊心可言的,就是一心一意的渴望盼求着这一场手术能够立马停止,即刻中止。

    只是,汤可晴却好比是跳梁小丑那般一个人在阻挠着手术,在手术室门口歇斯底里,失去理智的斥责,怒斥曲染。

    到最后,汤可晴也终于是意识到这一场手术除了她反对以外,没有人和她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仿佛所有人都很放心贺瑾航,不会认为贺瑾航出事。

    唯独汤可晴,甚至连汤可晴自己都不确定究竟是自己太过敏感,还是太过杞人忧天了,或许一切都不是她想象到那么复杂,贺瑾航毕竟自己是医生,有些事情他比其他人都要懂。

    可是,无论汤可晴在心下如何的安慰自己,可结果依然还是敌不过心底的凌乱不堪,也许真的是她自己想多了。

    至少,汤可晴有注意到自己是多么的不受贺家的人待见,无论是贺安康,还是苏文柳,彼此的面色都是至极难看的,对她也是充满了敌意。

    贺瑾航与贺臣风的手术一直没有消息传来,进去里面的时间越长,也越像是在折磨所有等待人的心情。

    终是结果出来,手术算是很成功,给贺臣风与贺瑾航动刀的主刀医生也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最初贺臣风出事住院,到被岳巧莲斥责,被贺家的人施压,终于也算是很圆满的完成了贺臣风的手术。

    “恭喜贺老夫人,贺先生贺太太,手术算很成功的,手术过程中没有排斥现象,手术后期需要好好的保养身体,定期做好复查。”

    连日来有关于贺臣风受伤快要死亡的阴霾,仿佛总算是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尤其是岳巧莲泪水疯狂流淌,鲜少会对别人说谢谢这样感性话语的人,却在此时是感激连连的说着谢语。

    苏文柳也喜极而泣,恍如心上的大石总算是落下了,“真是太感谢你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他们。”

    苏文柳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他们,甚至最想要对贺瑾航说谢谢和抱歉,在贺臣风出事之后,苏文柳其实不止在心底一次又一次的渴望着贺瑾航能帮帮贺臣风,却因为对贺瑾航的亏欠,始终是没脸开口求他的。

    不过幸好曲染及时的相帮,否则,贺臣风极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等会转到病房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去看臣风少爷了,不过他需要多休息静养,还是尽可能少刺激他,保持好的休息环境。”

    医生在叮嘱着贺臣风家属的具体情况。

    ……

    这一刻的曲染几乎是难以言喻自己内心深处的跌宕起伏,似喜悦?又似慌乱,好像也是有些不敢置信贺臣风终于还是救下来了。

    好不容易能活下来,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汤可晴也由始至终在一旁的角落悄然的在等着贺瑾航的消息,在听到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的刹那,恍如终于是放下了心中的烦乱和担心。

    只是,谁都没料到汤可晴的全然无理取闹这并不是无缘无故的。

    血液科的同事虽然一开始跟贺瑾航说过最快的血液检查结果得在明天一早才能出来了,可是在加班加点之后,终于在手术完成之后有了结果,可这结果显然是很不好的,否则,他不会如此惊慌失措而来。

    “不好了,贺瑾航医生的血液检查报告有问题,这儿的显示有可能是他的心脏有问题……”

    检验科的同事在传达这个消息的时候,令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曲染,在听闻的刹那,顿时间全身泛冷,极具的慌乱,但却在这个时候一句话一个字也无从开口,身体好像是被僵住了,半天不能动弹。

    此时此刻最先有反应的是汤可晴,就在她松口气,以为可以放下心中担忧与焦虑的时候,竟然闹出了这么一个事情,原来她所有不好的预感都不是错觉,是真的存在,总觉得贺瑾航做这么件事情肯定是很危险的,原来不是她多虑了。

    汤可晴急急询问,“这病不会让他在捐肝手术之后有后遗症吧。”

    甚至,不仅仅是有后遗症这么简单。

    只是,汤可晴的话语才刚落,还没等到检验科的医生回答,这时便传来了紧急呼救声,“不好了,贺医生出现心脏衰竭,呼吸停止了。”

    护士慌慌张张的来传达贺瑾航的情况,这一消息的传来,令所有的人都更加惊恐万般了,尤其是贺家的人和曲染是丝毫不愿意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苏文柳双腿立马发软,踉跄的倒地,贺安康也及时搀扶,“妈,冷静点,不会有事的,瑾航肯定不会有事。”

    主刀医生也愣是反应慢了半拍,良久都没反应过来,但在努力平息自己的害怕与惊恐之后,终于步伐快速的奔向手术室。

    原本已经熄灯的手术室里,再次亮起了红灯,紧急又让人不安。

    苏文柳是许久没能言语,颓丧的坐在地上,无穷无尽的悲伤狂猛涌来,“都是我,是我让贺瑾航处于危险当中的,如果有个什么闪失的……”

    这是苏文柳可以笃定自己绝对无法承受失去的痛苦。

    贺安康匆匆忙忙摇头,安抚着苏文柳的情绪,“不会有事,瑾航一向吉人天相,不可能出事,不会的,绝对不会……”

    其实对于贺安康而言,心底也是没有底气的,没有任何的把握贺瑾航不会有事,但这是心里真正的想法,若不是因为他与贺臣风之间无法做配对捐赠手术,贺安康宁愿这一刻躺在手术台上为贺臣风做捐肝手术的人是他,而不是贺瑾航。

    却偏偏贺瑾航与贺臣风好比是兄弟骨肉相连似的,竟然所有亲人当中,只有他们两人好巧不巧的能做配型捐赠手术。

    苏文柳不是那么好唬弄的人,纵然在这个时候得到了贺瑾航出事的消息,但这时苏文柳仿佛有了预感,贺瑾航大概也是活腻了,受够了吧。

    苏文柳眸底全是悲戚和难受,“瑾航,不要有事,一定不可以让自己出事,否则……”

    否则,苏文柳会悲痛自责自己一辈子的,就算是自责懊恼,恐怕也无法弥补对贺瑾航的亏欠,本来就欠他很多,只盼望着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够竭尽可能的弥补他,可现在似乎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抢救室里,电击声,以及医生传来的指挥声,分明场面就是那样急促惊悚,可曲染由始至终没有开口,她开不了口。

    唯独是汤可晴有了反应,伴随而来的就是最无情的呵斥,对曲染深深的憎恨,她悍然凶猛的揪紧了曲染胳膊,“你说,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面对汤可晴的质问,曲染仍旧是一言不发,她无从开口,她也开不了口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她绝对不会希望贺瑾航有任何事情。

    曲染的热泪盈眶,神情呆滞都让汤可晴不能放过她,“曲染,我告诉你,你最好祈祷贺瑾航没事,不然我会让你,和贺家永无宁日。”

    “你别给我每次都装哑巴,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一早就清楚贺瑾航身体有问题,才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曲染,真有你的啊,够歹毒的!”

    汤可晴是更加放肆横行了,紧缠着曲染不放,那般横行肆虐的要从曲染这儿得到一个最好的解释,也恍如这个时候只有曲染一个人知道全部实情,但却殊不知别说曲染是不知道贺瑾航情况的,就算是知道实情,如今也为时已晚。

    曲染身体僵硬又冰冷,任由着汤可晴推拒,肆虐又张狂的任由着汤可晴推搡。

    贺瑾航原本好端端的一个人,甚至在给贺臣风做配型手术之前,明摆着还是生龙活虎的样,至少没料到过贺瑾航的一些情况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你说啊,你不是有张能言善辩的嘴吧,要不是嘴巴甜,怎么可能哄得了贺瑾航自愿动手术。曲染,快点给我说话,不然我弄死你。”汤可晴既是出离悲愤的伤心难过,又是失控的捶打着曲染,曲染机械的被动的后退,她的心跳声犹如擂鼓似的拼命奏响了。

    来自于曲染心脏处的蹦跳狂乱,让曲染倍感心脏好像快要破胸而出了,这个时候不管汤可晴是什么态度,究竟行为有多恶劣粗暴,她都是活该受下的。

    尤其是在一段时间抢救之后,最终是传来了噩耗,医生的面容沉重又疲惫,又满带着歉意与悲伤,这样的情绪看起来就是不好的,“抱歉,贺老夫人,贺医生在做完捐赠手术之后突发并发症心肌梗塞,最终没能抢救回来,死亡时间是晚上九点……”

    医生宣告着贺瑾航的死亡时间,面带着遗憾与悲伤的声音说着,同样不难听出医生的难受,他宣告着沉痛的消息,给在场每一个人心中唯一的一点点期盼掐灭了,整个手术室外头洋溢着难以言喻的痛楚。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