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憎恨也不原谅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纵使汤可晴态度坚定硬朗,但是再坚硬撒泼的脾气,也敌不过贺瑾航的决定,只要贺瑾航决定要给贺臣风做配型检查了,谁也阻止不了,更遑论是汤可晴这个局外人。

    贺瑾航忽如其来的好意,愿意出手相帮了,换来的是岳巧莲的感激涕零,不管贺瑾航到底是出于何种原因才会点头答应给贺臣风做配型,但能有这样的决定,贺家上下都很高兴,仿佛瞬间看到了满满的希望。

    尤其,更加令所有人高兴的是,贺瑾航做完检测配型的结果也是让人满意的,居然能够与贺臣风做配型捐赠手术,这消息无疑是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欣喜。

    贺瑾航更是破天荒的点头愿意做捐肝手术,这让贺安康和岳巧莲欣喜若狂的感谢他,岳巧莲只要贺臣风有救了,这次是当真不愿意与贺瑾航争夺什么了,好不容易贺臣风能有机会活下来,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谢谢,瑾航,谢谢你,你需要什么,或者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答应你。”

    岳巧莲就怕在最后一刻贺瑾航可能后悔,为了杜绝一切后悔的可能,她是极力的正在讨好贺瑾航。

    即便贺瑾航已经点头答应做捐肝手术救贺臣风了,但不代表他已经放弃了过去那段仇恨,已经原谅他们了,“包括贺臣风在内,我这么做的理由不是为了任何人,只是因为曲染。”

    若不是曲染开口,若不是曲染提条件,他或许就不会答应,贺瑾航甚至到这个时候已是很确定了自己的决定,但心中也有不置信的,不相信居然会那样冲动的应允曲染的要求。

    听到“曲染”的名字时,岳巧莲也有不少震惊之色掠起,原来在最关键时刻还是她帮了贺臣风,即使这一辈子她都没希望进入贺家,成为贺家的一份子,倒是在这个时候岳巧莲对曲染的看法和想法是越来越有了变化。

    “曲染,是曲染……”她其实早就应该想到曲染的“本事”的。

    正因为有贺瑾航这样的人喜欢她,所以大概是曲染提任何事情,他都会答应吧。

    贺安康没有和曲染直接接触过,只是听说过她不少事情,虽然一开始对这个女人是有不少成见的,但现在算是皆大欢喜,贺瑾航愿意救贺臣风,自然贺臣风能活下来,而贺瑾航这么跨出第一步,显然也是开始原谅贺家人的第一步。

    贺安康刚想开口却被贺瑾航打断了,也彻底打断了贺安康对他的念想,“这一次之后,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做一个了断,以后,我不再姓贺,也绝不是你的家人。”

    既然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愿意承认他这个私生子,贺瑾航的潜意识里也没想过要从贺家这儿讨要什么,那么一切恩怨就到此结束,选择不再去憎恨,但也选择不原谅。

    贺安康惊愕于他的决定,“瑾航……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一直以来没有尽到作为父亲的责任,你痛恨我是应该的,我也没脸求你原谅,可是,你永远是贺家的人,你身上流着贺家的血……”

    伴随着贺安康凝视着贺瑾航脸色越来越冷鸷阴沉,他的话语哽在喉间,似乎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如果有选择,我宁愿生在普通人家,也不要身上流着你们贺家的血。”

    贺瑾航的态度很是无情冷漠,令贺安康越来越没法继续说下去,他远去的背影里明明承载着不少委屈和痛苦,可是贺安康却倍感自己是那样的无助,居然什么事情都不能为他做。

    他母亲的死,成了贺瑾航心底永远的痛恨。

    岳巧莲此时顾不上其他,只要贺臣风有救了,就算不被原谅也无所谓。

    只是,令岳巧莲没有意识到的是,半路却杀出了个汤可晴,歇斯底里的来医院闹腾,在确定贺瑾航要给贺臣风做捐肝手术的时候,她撒泼耍横的前来闹事了。

    汤可晴一如她态度那样坚决,不容任何人改变她的主意,在贺瑾航工作的办公室里,她横行霸道,几乎是蛮不讲理的前来闹腾了,一堆堆的文件被她给全部发疯似的扔在地上,“贺瑾航,你想死是吧,想死就更直接点啊,干嘛要去给你的情敌捐肝脏啊!”

    “你以为自己很伟大是吧,以为救了贺臣风,曲染就会喜欢你,爱你吗?”

    汤可晴其实明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立场说这些话,但心下总是惶恐不安的,总觉得贺瑾航这么做会很危险。

    只是不管汤可晴怎样的态度,贺瑾航没把她的无理取闹放在眼里,平静无比的话语下达逐客令,“你快点出去,不然我叫保安上来撵人,到时大家都难堪。”

    “怕什么难堪啊你,贺瑾航,你要是给贺臣风做了捐肝手术,那才叫真正的难堪!”

    “之前不是挺有原则的么,很肯定不管怎样都不会去救贺家的人,尤其是贺臣风。”

    可是,现在贺瑾航的态度,他之所以态度改变都是因为曲染做得好事。

    汤可晴不禁更加的嫉妒记恨曲染了。

    贺瑾航也没什么跟她好说的,“我和你很熟么,今天你是用何种身份在我面前说这些话。”

    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了。

    贺瑾航的话语足够的直接,也足够的伤人,眸光瞄向汤可晴的刹那,分明就是有十足的嫌弃之意。

    或许,贺瑾航的话足够的丧面子,可是汤可晴却不在乎,“好,我和你不熟,我去找曲染,我找曲染总可以吧。”

    一旦提到曲染,贺瑾航的神情便再也轻松不起来,曲染的情况只有他最清楚,此时此刻经不起任何人的摧残伤害。

    贺瑾航也及时的扼住汤可晴的胳膊,冷冽严肃的阻挠,“你要是敢去找曲染,我饶不了你!可不可以有点自尊心,我和你什么关系,轮得到你这么关心我吗!”

    “汤可晴,你给我听好,我说最后一遍,不管你为我做什么事情,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和你有个开始,如果你去找曲染的麻烦,只会让我更加讨厌憎恶你,明白吗!”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