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别打他的主意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尤其贺瑾航的话语更是坚毅到不行,分明就是无论谁都不能改变他的主意,哪怕是牺牲他自己,他也要和曲染试试看,“很久以前就喜欢她了,只是当时不够勇气。”

    在学生时代,就对曲染有好感。

    只是当时的贺瑾航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爱别人,那个时候仿佛潜意识里也是觉得曲染太过美好单纯,来自于她身上的简单纯净气息,让生活在泥淖里的贺瑾航不敢有任何的行动,几乎连表白的勇气也没有。

    贺瑾航唇角泛出难过的弧度,“早知道这样,当初不管是处于什么情况之下,我都应该把她留在身边的。”

    贺瑾航犹记得清楚在和曲染在同一所学校念书的时候,那是贺瑾航最难熬的日子,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才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世,原来他并不是贺安远的儿子,贺安远是他的伯父罢了,而他与贺臣风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那时候的贺瑾航是无法接受这些的,哪怕是到了这一刻,再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贺瑾航的心底依然好像是被生生的凌迟着。

    “不过现在好了,就算我生活在泥淖里,但是曲染跟我在一起的话,总比跟贺臣风在一起强。”

    至少,在贺家,因为贺家人对他的亏欠,若是他要与曲染在一起的话,贺家没有人敢欺负曲染,可是贺臣风就不同,不仅仅是贺家的人不会同意他娶一个门不当,户不对,还离过婚的女人,光凭岳巧莲家里的实力就足以毁了曲染。

    这一回是换汤可晴无言以对了,仿佛愈发的可以肯定贺瑾航对曲染的感情,原来并非是一朝一夕,一见钟情而滋生的肤浅感情。

    汤可晴沉默了,情绪稳定了不少,可是在稳定之后,汤可晴周身被悲伤给缭绕着。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曲染这么多年的朋友情,最终会因为一个男人而破裂,甚至现在已经开始走向破裂了,明明清楚这不是曲染的错,但就是妒忌着贺瑾航对曲染的好。

    贺瑾航几乎是拜托的口吻,一改之前对待汤可晴的恶劣冷硬态度,“别去找曲染的麻烦吧,她已经够乱够烦的……”

    汤可晴顿住了原本要离去的步伐,没有歇斯底里的反驳,但言辞里更多的是苦涩,“只有曲染是可怜的,也只有曲染心烦不可以被别人打扰是吧。”

    让她不去找曲染的麻烦,她做不到。

    她就是迫不及待的要去问个清楚明白,一定要让曲染给一个解释不可。

    这是她与曲染之间的事,哪怕是贺瑾航再多的阻挠也无法阻止汤可晴所为。

    ——

    曲染目前的状态并非是烦乱这么简单,是满心的惧怕与恐慌令她连呼吸都是痛苦万分的。

    汤可晴风风火火而来,恍如谁也无法阻挡这一次她与曲染之间的“生死之战”。

    “咚咚咚”的敲门声力量生猛而来,伴随的是汤可晴的火气迸发,尤其是在曲染开门的刹那,紧握在旁侧的拳头,原本已经想好了的绝不可以动手,好像一旦在曲染面前动手,这就代表着她们之间的友谊是真的快要结束了。

    可是这一刻的汤可晴纵然是极力的控制自己情绪,忍住了全部的恼火冲动,但说话的口气却是极为不好的,甚至是异常的尖酸刻薄,“死丫头,你什么意思呢,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还真不知道你是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面对汤可晴忽然间又再次恼怒的言辞,曲染也有些惊愕,之前不是她和汤可晴之间算是和好了么,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她又来闹这样了。

    汤可晴丝毫没有因为曲染此刻面色的难看就此放过她,就算明知道曲染因为贺臣风的事情,她已经足够的难受,但不能因为难受就这样放过她,“你别跟我装哑巴,给我说清楚你和贺瑾航的事情,怎样啊,就只有贺臣风的性命重要吗,人家的命是烂命,贺臣风的命就格外金贵是么。”

    当曲染从汤可晴口中听到“贺瑾航”的名字时,仿佛已经意识到了怎么一回事,大概是汤可晴已经知道她那样自私自利的要求贺瑾航了吧。

    这件事情,越发的让曲染无言以对,即便是在汤可晴面前,她也无从说起这件事。

    “说话啊,在贺瑾航面前不说得很欢吗,让他去做配型,做捐赠手术,曲染,真有你的,你当贺臣风是天皇老子啊,就算是贺臣风真的死了,那也是你害死的,你就是害怕面对良心的惩罚,所以在竭尽一切的要让贺臣风活下来是吧。”

    汤可晴言辞里全是在中伤曲染,口不择言了。

    但就算有些话明明就不是这样的,可曲染却愈发的内疚自责,的确,贺臣风变成这样都是她造成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可是若贺瑾航能够帮帮臣风……”

    那也是在帮他弟弟。

    甚至在曲染的心里仍旧还是可以笃定,就算贺瑾航对贺臣风有很深的怨恨痛恨,但他们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不应该袖手旁观的,甚至贺瑾航那样的人其实也不会袖手旁观吧,他现在的别扭以及不情愿都是因为他心下没能过那一道仇恨的坎。

    “凭什么要帮他,曲染,你说凭什么啊,贺臣风一生顺遂,顺风顺水的,可是贺瑾航呢,他有什么,他得到了什么,就算他是贺安康的亲生儿子,也得偷偷摸摸的掩藏着私生子的身份,过着一辈子好像见不得光的日子。”

    汤可晴在知道贺瑾航是贺家人之后,也了解了不少关于贺瑾航的事情,“曲染,说句良心话吧,如果是你我,事情发生在我和你身上,我和你也不会去救一个仇人的儿子,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别打贺瑾航的主意,有我在,我不会让贺瑾航去做那该死的捐赠手术。”

    “可晴……”曲染震惊,没料到汤可晴持如此强烈的反对意见,似乎也让曲染意识到这一次贺臣风好像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救得了他。

    汤可晴适时地止住她的言语,“你不要开口再跟我说一个字,你那该死的不要脸的和贺瑾航的交换条件,我不会允许发生的。”

    汤可晴果然是豁出去的,哪怕是她们之间的友谊生变,到最后和曲染友尽也在所不惜,但势必是要阻挠贺瑾航做这样危险的事情的。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