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他们是同一类人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依然,贺瑾航此刻的绝情似乎令他全身上下是没有一丝丝温度的,周身泛滥而出的寒冷好像能轻易的将曲染冻伤。

    曲染艰难的吞咽,“假若我说贺臣风的事情,就是我的事,能不能……帮帮我?”

    这话曾经在她心里琢磨折腾了无数遍,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甚至也在心下谩骂了自己无数次,不能不知廉耻的去要求贺瑾航。

    毕竟,贺瑾航要不是身不由己,要不是心底的痛意和恨意太深,他根本不可能是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只是,曲染终究还是让贺瑾航似乎是没有退路的听着她的恳求。

    “我以为,就算你再想我怎么去帮他,你也不会跟我开这个口。”

    可终究,贺瑾航是低估了贺臣风在曲染心中的重要性,为了那个男人,她是什么都可以做的,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的。

    曲染其实内心跌宕起伏的难受又惊慌,无尽的情绪在激烈的沸腾翻滚,“对不起,学长,我知道自己这么说很卑鄙无耻,可如果可以的话帮帮我……甚至……”

    这一刻的曲染如鲠在喉,即便是简简单单的话语也难以说出口,尤其她看向贺瑾航的眼神里充满了悲戚与自责,哪怕是明知不应该这么做,还是不得不无耻的提出了交换条件。

    “学长,答应我吧,只要你能帮贺臣风,我愿意……我愿意永远离开这儿去国外治疗,只要你不嫌弃我,只要你还愿意接纳我,我们可以试试看的。”

    这话说完之后,连曲染自己都没有料到她竟然会对贺瑾航如此的残忍,分明这样的交换条件,不仅仅是卑鄙无耻,更是明目张胆的在欺负贺瑾航。

    正因为贺瑾航对她有一点感情,便借此利用贺瑾航。

    曲染连对他说声“对不起”的资格也没有,毫无脸面去求他原谅,或者接受她的道歉。

    贺瑾航也远远不了解曲染,起码这个时候就觉得曲染是很陌生的,以前的曲染绝对不会如此自私自利的,更是不会像现在这样心机深重的去跟他交换条件。

    贺瑾航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他无力的后退了几步,尤其睨向曲染时的眸光里是载满了失望,贺瑾航不再言语,一个字也没有说了,步伐沉重的退开了。

    曲染没有做出任何的挽留,也无从去做挽留,她心知肚明自己所说的话是有多么可笑又残忍,背脊上顷刻传来急剧的颤抖,眼泪也狂猛的在面庞上流淌,无尽的滑落,“对不起……”

    她对不起的人太多太多。

    甚至曲染内心充斥着深浓的负罪感,她的出现,她的存在给那么多人带来了毁天灭地的灾难,所以目前她自己本身所承受的一切都是罪有应得的。

    曲染笃定自己任何罪孽和惩罚都可以背负,可唯一期盼的就是贺臣风能够好起来,其他,曲染已经别无所求了。

    贺瑾航自曲染的住处悲伤又失落的离开时,没想到那么巧合的居然会遇见汤可晴这个令他原本生厌的女人。

    汤可晴虽然已经一清二楚贺瑾航的心意,明摆着他的心思是不可能落到她身上的,但即便贺瑾航爱着曲染,可是凭着汤可晴对曲染的了解,尤其也亲眼见到了曲染对贺臣风的喜欢,那样的感情好像是任何人都介入不了的。

    贺瑾航遇见汤可晴的刹那,直接忽视,宛如陌生人那般。

    “喂,干什么呢,这么目中无人啊。”

    好歹他们也是校友啊,以前也认识的,这个贺瑾航的态度简直就是让人发指到了极点。

    贺瑾航依然还是沉默,不愿意搭理汤可晴,她却是不依不饶的态度阻挠在他面前,“我知道你不想理我,可是我让你明白一件事情,你现在不想理我的心情,大概是和曲染拒绝你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吧。”

    说完,汤可晴脸上是全然得瑟的,又很无情的补充了一句,“因为彼此不爱啊,所以不爱的时候,看到对方那张脸,真是倒胃口极了。”

    她既是在戏谑贺瑾航,汤可晴也不由自主的奚落嘲讽自己。

    她干嘛要像圣斗士一样对这样一个冰山男穷追不舍,甚至尊严扫地的任由他羞辱。

    一想到这些,汤可晴心下就不痛快到了极点,但心里又似乎是不甘心的,“……你哑巴啊,人家跟你说话,你至少要注视着人家吧,或者就算是敷衍了事,你也得搭一句腔啊。”

    “跟你这样的人还真没什么好说的。”贺瑾航的眼底全是蔑视之意。

    “你不要太过分了啊,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我和你还真能成事的。”

    汤可晴唇角上扬,恍如这一刻并非是吹牛的,就是很笃定的态度,尤其还是洋洋自得的眸光,带着诱惑意味的飘向贺瑾航。

    原本贺瑾航的心情已经足够的糟糕透顶,可没想到居然倒霉的竟然还会遇到这么个女人。

    汤可晴才不管贺瑾航给她甩脸子,继续叨叨,“本来就是,你别不信,因为我和你是同一类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追你是认真的,就算你现在心有所属,将来我也一定要追到你。”

    原本,贺瑾航想要取笑她的,可到最后,竟然笑不出口。

    “你不信么!”

    “呵呵,在你追到我之前,我已经和曲染在一起了。”贺瑾航耻笑她,眼前的这个女人或许看起来就是那样的自信笃定,但或许就是因为太过自信自傲了,以至于就是那样的让人喜欢不起来。

    汤可晴听闻后,即刻的皱眉,仿佛就是在琢磨着他言语里的意思。

    其实,倒不是汤可晴的添油加醋让他有了决定和想法,是贺瑾航很肯定虽然在曲染一开始提出要求的时候,他会心酸难受,甚至有些抵触,可是到最后,他依然还是会同意她的要求。

    毕竟,这个交换条件,也是贺瑾航想要的。

    他想要的不仅仅是和曲染在一起,更不想让曲染有意外发生,希望曲染一生都是平平安安的。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