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四十九章 以孩子作为谈判条件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贺臣风如此认真又坚定的话语,尤其是言辞里的温暖,其实能很轻易的拂去曲染心底的悲伤,这个男人就好像是天生与她契合的人那样,总能带给她快乐与暖心。

    哪怕现在的她,那般的脆弱,脆弱的好像一眨眼功夫就会消失殆尽,彻底的从贺臣风人生里退场,可是有他在身边,却是可以安安心心的。

    贺臣风牵着她的手上车的那一刻,曲染却终究是理智了,“这个孩子,我是不打算要的,从来没有想法要在这样年轻的年纪里生个孩子成为自己往后人生的阻碍,尤其是你贺臣风的孩子。”

    她越来越离谱了,说话不留情面,甚至是劈头盖脸的砸向了贺臣风,无情的撞击着他的心底,“你非要惹我是不是!曲染,你要明白,我可以原谅你之前所做的一切,但是如果这个孩子没了,我不会原谅你。”

    “那就不要原谅我好了,你算什么意思!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吗,你有未婚妻了,你凭什么让我置于这么难堪当中,让我当你们小三吗,让我成为人人唾弃瞧不起的小三?抱歉,我曲染做不到,天底下不是只有你贺臣风一个男人,我非你不可,或许我曾经对你动过情,我糊涂过,任性过,但现在我很清楚,像你这样有妇之夫,我不会招惹的,也请你放手。”

    曲染一想到颜雅真的时候,她其实心下是很难受的,但难受又能怎样,与贺臣风不般配就是不般配,“还有,你们贺家的人,你妈,你奶奶,你未婚妻,拜托你们不要让她们来找我麻烦了,我高攀不起你们贺家!你也到此为止吧。”

    曲染很平静,但越是这样的平静,尤其是唇角染出取笑之意时,贺臣风心痛到了极点,“所以,我就叫你什么都不想,跟我在一起就好,其他的事情我来摆平,这辈子我娶的女人只可能是你。”

    “够了。”

    “贺臣风,一个字也别说了。”

    “我和你的这场恋爱,我受够了。”

    无论是愤怒,生气,还是委屈,还是羞辱,她全受够了。

    曲染步伐后退,刻意拉开与贺臣风之间的距离,仿佛明明就是在眼前,可是他们之间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遥不可及。

    甚至,曲染眼底的可怜以及坚决交汇的时候,令贺臣风只能顿在原地,他的世界分明已经气得炸裂,却什么都不做。

    她说得是事实,不管是贺奶奶,还是他妈岳巧莲,一个个逼着曲染离开,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顶不住这样压力的。

    对贺臣风,曲染明白自己说了无数绝情绝义的话,几乎说到快要让她自己都麻木了。

    “贺臣风……”

    “对不起,对不起。”

    当初,就不应该去惹贺臣风,和她有交集的,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到现在纠缠不清。

    尤其,苏文柳的逼迫是越来越悍然带劲了,好像是不把他们家逼到死角,她是不会罢休的。

    ——

    曲荣山因为心脏病发作正在医院里紧急的接受治疗,可是,苏文柳却中止了曲荣山所有的治疗进展,曲荣山所在的医院更是央求曲荣山家属立马转院。

    “医生,我们有按时缴纳住院费,为什么会要停药停针?我爸现在的情况不好,出了事谁负责!”

    医者仁心,救死扶伤不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吗,曲染被他们医院的行为给惹恼到了,甚至要去曝光他们了。

    “医生,你就不怕我去向媒体曝光你们么,你们医院这么有名气,我就不信你们要砸自己的招牌。”

    曲染的话音刚落,医生也是很冷漠的开口,“我只是听从上级的指示,停针停药这些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亲自去找院长。”

    “只是,我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贺家的,他们家老夫人特意下令的,这是贺家的地盘,就算是院长,也必须听从她的。”

    听到贺老夫人的时候,顷刻间曲染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真的要逼死她是吧。

    曲染冷言以对,“我知道了。”

    她并没有忘记那该死的三天期限,正因为记得,所以曲染知道这一次好像是无路可退了,谁都可以连累,但不可以连累曲荣山。

    “曲小姐……曲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院长,事情只会越弄越乱,到时候受伤的人还是曲小姐,就立刻办理转院手续吧。”医生算是勉强好心的劝慰。

    毕竟,谁都知道贺家不好惹,一般普通人去惹的话,谁都惹不起。

    可是这一次,曲染要和他们贺家彻底做一个了结,反正无论她做什么在贺家人面前,就是一个利欲熏心,贪图他们贺家钱财的人。

    曲染全家几乎每一个人,曲灵也好,曲英杰也好,都被逼入了死角,她要和贺奶奶一次性谈个清楚明白。

    只是到了贺家,曲染却被阻挠在门外,“我们老夫人说了,暂时不想见任何人,回去吧,改天你跟我们老夫人再来约吧。”

    曲染深知这是故意在为难她,坚持,“我今天就要见到她,不是给我的期限到了么,我就是来跟她谈事情的。”

    ……

    和佣人在周旋了很久之后,曲染是很确定贺老夫人就是要给她下马威,就是要让她知道以后不能和贺臣风在一起。

    “我必须去见老夫人。”

    “你不能进来,我不是跟你说,你不能见我们老夫人吗!”

    “喂,你这个人真是。”佣人在无法阻挠曲染进入曲家的时候,也是叹息又生气的。

    尤其,一回头看到贺老夫人就站在那儿,惶恐立马而来,“对不起,老夫人,我拦不住她,她非要进来。”

    这个时候曲染的眸光也落向贺老夫人,“谈谈吧,一次性说个清楚,以后不要拿我的家人作为要挟我的筹码了。”

    苏文柳这次有特别的注意到来自于曲染的愤怒,只是这次恐怕她搞错了,“你还有脸来找我谈谈呢,你觉得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难道你想你以肚子里的孩子作为筹码跟我谈判?”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