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三十章 陪他一起浪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其实曲染从来没有想过和单宇阳复婚,尽管一开始和单宇阳的闪婚,当初的确是因为对他有感觉才会大胆的选择婚姻。

    可复婚的话,是绝无可能的。

    只是,如今不管是在汤可晴眼里,还是在贺臣风眼里,都认为曲染是对单宇阳旧情难忘,因为想要复婚才会离开贺臣风的。

    起码贺臣风就因为曲染要与单宇阳重新在一起的事,他与曲染的感情终究最后还是画上了句点,至少他没想过还要继续回头与她和好,但同样也没想过要与别的女人有个开始。

    尤其是苏文柳替他安排的这个未婚妻,贺臣风是绝对看不上眼的,哪怕他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但对颜雅真是没有感觉的,甚至他们连朋友都不是!

    可颜雅真却是对他紧追不舍,“臣风,今天晚上去喝酒吧,我陪你一醉方休。”

    贺臣风此刻板着脸孔,一副吓人的模样,明摆着就是有心事,大写的“烦”字镌刻在他的面容上,即便是一张闲人勿靠近的扑克脸,但颜雅真却是一点儿也不惧怕,自从认识贺臣风开始,他一直就是这么一张脸对她啊,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然而,纵使是这样,颜雅真依然还是没有放弃他,“你要是不想去喝酒的话,你说个喜欢消遣的娱乐活动,我陪你去浪,但是,求你别这么闷闷不乐的好吗!”

    颜雅真清爽干脆的嗓音里全是一派天真,看向贺臣风的眼神其实也是干净简单的,只是很纯粹的喜欢着他,即使贺臣风对她没感觉,她也不在乎,只要她喜欢他就行了。

    贺臣风耳畔缭绕着颜雅真叽叽喳喳的声音,本来就想清静一会的她,这个时候被颜雅真给闹得更加心烦,“你烦不烦!本少爷乐不乐,关你屁事!给我滚远点!”

    他的确是态度不好的,几乎就是恶声恶气的口吻,明确十足的看不顺眼颜雅真,恨不能她立马消失不见。

    颜雅真才不会因为他几句话就悄然的被打发走,“我不管,你要是不和我出去约会,我是不会走的,你没听奶奶说让我们增进感情啊,你这样抗拒我,对我横眉冷眼的,还增进个屁啊!”

    颜雅真也粗话连篇,没有属于千金名媛的矫揉造作,但正因如此,她更趋向于不计一切代价的一定要和贺臣风在一起,也要他未来有一天必须爱上自己,这个时候颜雅真心底充满了强烈的征服欲。

    “你最好给我要脸点!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明白,媒体宣传也好,结婚也好,我是不可能承认你,更不可能和你结婚的,如果识趣的,你就给我马上滚!老子不乐意见到你。”

    贺臣风可真是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及时眼前的颜雅真其实长得一点儿也不赖,甚至是很可人的模样,她看起来并不是那样复杂的人,简单,纯粹,又很耿直,一张清秀的脸,不是时下尖酸刻薄的锥子脸,微微带肉的双颊上是满满令人怦然心动的胶原蛋白,一看就让人想要狠狠的掐出水来。

    只是,即便颜雅真的美貌丝毫不输给曲染,贺臣风对她也没兴趣。

    贺臣风刚才那样的话,就是特别的丧面子,令颜雅真颜面扫地,若是换成其他女人早已经怒气冲冲甩手离开了,在这个时候贺臣风也是很容易的能够联想到曲染。

    纵然是她,也不一定有这样好的脾气和耐力。

    可颜雅真好像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样子,活似只要和贺臣风多一点时间和机会在一起,即使是要忍受他的冷嘲热讽,即使要受着他的毒舌,颜雅真依然还是笑容以对,嬉皮笑脸的回复:

    “可惜啊,以后的每一天你都必须见到我这张讨人厌的脸,你忘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贺臣风,虽然你肯定不是非我不娶的,但我要告诉你,我颜雅真是非你不嫁,我们一定可以天长地久的。”

    颜雅真高挑又曼妙的身体伫立在他的跟前,眼神里泛起笑容,那是对贺臣风的笃定,仿佛无论贺臣风怎样逃避她,讨厌她,抗拒她,始终是无法摆脱她的,颜雅真眼底除却笑容之外,甚至还有强烈的自信,总有一天,贺臣风会爱上她的。

    贺臣风却对她这样的“誓言”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以为我贺臣风是会随随便便娶别人的人?”明显不是。

    他诘问的口吻里尽是挑衅,是对颜雅真的嘲笑。

    即使与曲染是没什么机会在一起了,可是,颜雅真也绝对不是他的另一半,“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会要你好看。”

    颜雅真泛笑的面庞上始终是和善的,不生气,也不难受,仿佛早就做好了一定的准备,这个时候的贺臣风是很难搞定的,毕竟刚失恋了。

    “这么凶巴巴的,难怪会失恋呢!我要是那个曲染,我也不会喜欢你的呀,她的前夫多好,温柔体贴,有风度,又绅士,虽然出轨了,可只要他回头,曲染就原谅他了,证明人家曲染是很爱很爱自己前夫的啊。”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颜雅真可是对贺臣风喜欢的这个女人调查了不少,的确曲染长得是很不错的,漂亮,娇俏,又很魅惑,一看就是男人喜欢的那一挂,难怪连贺臣风都深陷不能自拔了。

    贺臣风此刻一听是曲染的名字,尤其还把那该死的单宇阳也搬出来了,贺臣风想不发脾气才怪,“该死的,你故意挑衅我吧。”

    颜雅真分明就是,嘴上却是否认的,还夹带着可怜巴巴的口吻,“我可不敢,只是在说事实罢了,我奉劝你呀,还是别去丢脸了,人家夫妻关系好着呢,你去掺和一脚,不就成男小三了,之前别人就传闻是你破坏了他们夫妻的感情,你要还继续纠缠不清的话,我看你会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敢在贺臣风面前这么直言不讳,甚至还损他的人,也就颜雅真了,哪怕曲染是个有个性的女人,纵然是她也不敢这么直白的在贺臣风面前说一番贬损的话。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