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一十七章 比不上一个出轨劈腿男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所以,你不会栽到我手上,也没必要觉得委屈。”

    此时此刻,曲染只能选择故意歪曲他刚才的话语,她这样无情的践踏着贺臣风的感情,曲染倍感自己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贺臣风久久地无法开口,这个时候是眸光很认真也很凌厉的落向曲染,一瞬不瞬的,“我奶奶又对你做了什么是吧。”

    他不相信曲染会离开他,更不相信曲染会跟单宇阳复婚,她不至于是这样一个“窝囊没用”又吃回头草的女人。

    曲染推开他,原本想要和贺臣风今晚有一个美好的回忆,可越是看着贺臣风越陷越深,那样幸福快乐的模样,曲染愈发不想要欺骗他了。

    “这跟你奶奶,和你妈,和你家人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我想得很清楚了,还是决定和单宇阳复婚,也清楚了自己的心意,我爱的人是他,既然单宇阳回头了,也认错了,意识到了自己当初做得不对,我愿意给他一个机会,也愿意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本来这话在曲染的心里练习了很久,想要倒背如流的在贺臣风面前说,若无其事又坚定坚毅的不让他有任何的觉察,可是在贺臣风来之前,她是结结巴巴的慌乱,可这会儿功夫却是异常的流利顺畅,仿佛天生她就是一个会说谎,也很无情的人,她这一辈子其实最不想无情狠绝对待的人就是贺臣风。

    他是生命里对她最好的男人,包容,爱护,宠溺,是个让曲染怦然心动,其实无论如何都不想放手的男人,但若是为了贺臣风以后着想的话,曲染不想再拖累他。

    贺臣风即便是一清二楚的听到了曲染这话,却始终选择不相信,他一个字也不会信的,“不……我不信……曲染,你别跟我说这些,我不会信的,有什么不痛快的,你就跟我说,我找我妈和奶奶麻烦去。”

    凭什么啊!

    他现在什么都不要了,竟然还继续的打压阻挠他们的感情,这令贺臣风怒火中烧的要回贺家。

    曲染就知道他是这冲动劲儿,难怪岳巧莲会提及贺臣风的脾气不好,他就是这样一个家伙,仿佛只要是遇到了有关她的事情,火爆的脾气就疯狂而来了。

    “贺七,不要闹了,和你家人无关,是我自己的决定,和你在一起我很累,也很自卑,没信心能和你走下去,所以才会在左右摇摆不定之后,依然还是选择和你分开!单宇阳或许是出轨对感情不忠,但是在他们单家,我被很好的对待,我的婆婆,单家的家人很爱我,可是你们家人永远也接受不了我这样的二婚女,我累了,不想为了去讨好你的家人变得更累。”

    这样分开的借口应该是足以让贺臣风收手了吧。

    贺臣风脸色变得阴翳,此刻曲染神情是认真的,活像就是那么一回事,她所说的仿佛就是千真万确的,是真的,然而他却不愿意相信。

    贺臣风逼近,仍旧是不置信的眼神,“曲染,你不要跟我说谎……我知道你一定在说谎,你骗不过我的。”

    “贺臣风,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应该最清楚和你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我到底爱不爱你,你没感觉吗!我对你的感情有多淡,你也感觉不到吗,是,我和单宇阳虽然是离婚了,但其实我就是那样的窝囊没用,还是想着有一天我和她能和好如初,所有那些说不愿意和他复婚的话,都是假的。”

    曲染该说的都说完了,心上“怦怦”乱跳的大乱节奏,她害怕自己再出口的话,说出的话语就会把整个事情搞砸了,甚至最担心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心软,好怕她到最后还是意志力不够坚定,继续和贺臣风纠缠不清。

    上一回,他与慕天翊找上门来的时候,就是她自己不够坚定的缘故,才会和贺臣风“旧情复燃”,分明在那个时候就应该断掉关系的。

    “如果贺臣风,你一无所有的话,你以为……我会真的在你身边吗?”

    她这样的,就是一典型爱财如命的女人,就是因为贪图贺臣风的身份地位金钱,才会在一起的,就是要让贺臣风这么认为着,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愿意放手。

    “曲染!”他很严肃,低沉又凌厉的言辞明摆着就是在警告曲染不要乱说话。

    可曲染却无视警告,眸光是一瞬不瞬的睨向他,“别纠缠了行吗,以后,单宇阳也不会希望我和你继续藕断丝连,我想和他重新开始,好好的过日子,再也不赌气了。”

    不管曲染怎么说,贺臣风始终不信,“你跟我走,我们回贺家,当面跟他们说清楚,以后我跟贺家没有关系,难道我贺臣风离开了贺家,还养不起你不成?”

    然而曲染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贺臣风这样的话,顿在原地的她,执拗的不肯迈开步伐,甚至是愈发冷漠之色看向曲染,“你还不明白吗,这跟你家里没什么关系……你说跟我结婚,要和我生孩子,这些,我从来不回应,因为我想结婚生子的对象不是你,一直以来就不是你。”

    好无情。

    也好不识好歹。

    曲染好似在这一刻很清晰的确定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女人,就算贺臣风待她再好,她也不领情。

    曲染把话狠绝的说到了这个份上,贺臣风也知道他们之间的情意真的快要断了。

    “为什么……”

    他贺臣风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出轨劈腿的单宇阳?

    贺臣风心上在泛滥着火焰与怒气,眸光那样狠绝的逼向曲染,眼底分明就是在跳动着火花,“曲染……”

    分明很生气,分明怒焰足以将她给烧灼点燃,可是,贺臣风发现自己声音依然很低沉,始终是没办法将怒气撒向曲染……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话收回去,说你说错了。”

    他始终还在自欺欺人着,或许就算是到了绝境,无路可走的时候,他都不想放开曲染,明明曲染给他的感觉像是在说谎,可是来自于她脸上的镇定冷静,甚至是冷漠无情之色,又让贺臣风认定,她是真的很爱单宇阳。

    曲染听闻,眼底发酸,心跳的速度狂猛加剧,好似有无数个声音在告诫自己——道歉,坦白的告诉贺臣风,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可是,又有无数的担心让曲染不能这么做。

    “我说的都是真话,虽然这些让你一时半会可能很难接受,可其实慕天翊说得对,你早就被我甩了,当初和你在一起也只不过是想让单宇阳回头,想让单宇阳知道他不喜欢的女人,其实有多么抢手。”

    也许,谎话说多了,就会越发顺溜。

    “够了你……”他不想听,就算曲染的话一半真,一半假的难以相信,可是,贺臣风是真的怒了,火气疯狂的蔓延,仿佛是出离愤怒了,以至于贺臣风仿佛都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行为与情绪,狠狠的碾压上曲染红唇的瞬间,是前所未有的撕咬,啃噬着她的唇瓣,鸷猛的力道里全是对曲染的不满,甚至是深深的愤慨。

    曲染自当是清楚贺臣风的怒火,但她却选择默默的承受,只有这样,或许贺臣风才能真的相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该死的,没有人敢这样对我。”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更是最后一个。

    敢这样耍他的女人,曲染是第一个,贺臣风也知道这是他给惯出来,宠出来的。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样吗?”

    从贺臣风嘴里说出的话语,好像来自于冰冷的地狱,一个个都沾染至极的寒冷,也足以让曲染冻得全身僵硬,可是,她很清楚只要贺臣风是滔天的憎恨她,这样才能令他真正的放手。

    曲染身体僵硬,一动不动的任由着贺臣风欺负着她的唇,来自于他身上的火焰与冷冽交织的欺负着她,直到贺臣风似乎已经受够了她的机械,推开她时,空气里仿佛悲戚又沉重的气氛更加浓郁。

    “我知道自己让贺少爷不满意,可是求你……放过我。”曲染卑微的恳求,她的恳求某种程度上定然会让贺臣风更加的生气,失望。

    她的确是令他失望的,贺臣风目光冷漠又很自嘲的落向她时,好似这才让他看清楚,他爱的女人,不过如此,就是这样一个窝囊废,没个性,没人品的家伙。

    贺臣风到了这个时候仿佛也无话可说了,因为曾经真心爱过这个女人,并且现在一直深爱着,所以没办法诅咒她;但也因为爱着她,更是没办法祝福她和别的男人,就算是祝福,那也一定不是真心的。

    贺臣风原本是开心愉悦的和她约会,却还没开始甜蜜的约会,就遭到了当头一棒,这一次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曲染的住处,好像是很确定自己是多么一个可笑可悲的人,好不容易让自己动心的女人却将他的感情弃之如敝履,毫不在乎,他却还在纠缠不清的。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