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一十四章 想要一起白头到老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岳巧莲最近更是为贺臣风的事情发愁得很,也正是冥思苦想着要如何替贺臣风守住贺家所有的一切,岳巧莲前来苏文柳住处的时候,正巧遇见了贺臣风。

    “臣风,臣风,你干什么,你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

    “贺臣风,你最好给我站住,听我说几句。”

    岳巧莲没办法叫住他,最后只能出杀手锏,喝止,“贺臣风,你信不信,今天你要是不听我的,马上我就要让曲染付出代价。”

    贺臣风一听,本来还没对她有这么大的意见,可这话好像是把他给彻底激怒了,果然是停住了步伐,也是在下一秒匆匆的趋近岳巧莲,“妈,你也和奶奶一样的想法,让我和颜雅真结婚是吧。”

    很显然是的。

    岳巧莲甚至比任何一个人都想要让贺臣风离开曲染,和曲染划清界限,只是,她暂时不能说实话,“不,我不是这样的想法。”

    她倒是很会察言观色,“以前或许我不希望你和曲染在一起,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们分开,可是,现在我只要你能守住属于你在贺家的地位,只要你的一切不被贺瑾航那混小子给夺走,你和谁在一起,我都支持。”

    其实,明明就是憎恶讨厌曲染的,然而却为了让贺臣风能够持续战斗力的继续留在贺家,掌权着贺家的经济命脉,岳巧莲是很乐意说谎的。

    贺臣风紧拢眉心,也不免有意外他母亲的放手成全,仿佛这个时候她一个人的放手成全就足以让贺臣风的心下得到了稍许的舒展。

    “我不喜欢曲染,但我知道颜雅真是你奶奶的人,你奶奶那么偏心喜欢贺瑾航,难保她不会为了贺瑾航,在我们身边安插个人。”

    苏文柳要是省油的灯,她就不会这么多年来有能力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一直这么有能耐的让贺家保有竞争力,始终是商界的佼佼者。

    “所以,臣风,你可以和曲染在一起,但绝对不能失去对贺家的掌控,你不掌控贺家,别人就来掌控你,你应该比我更加熟悉上流社会的生存规则。”岳巧莲出身名门,从小在富裕的家庭里长大,对于上流社会的生存法则早就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豪门水深,要是想要生存下来,就必须付出不少代价的,这代价往往也是惨痛的。

    听着岳巧莲的话,有那么一瞬间贺臣风几乎不敢相信她还会说这样的话,只是贺臣风似乎没有心情跟她说什么,匆匆离开,他和曲染不会分开的,即便是发生再多的事情,他也不允许被分开。

    只是,往往事情就是那样的不尽人意。

    纵然曲染也是很坚定的想要为自己努力一次,不顾一切的去追求自己所爱,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如今不光是曲英杰,曲灵的工作学业遭到报复,受了她的牵连,连曲染自己也约莫可以猜测到,不久,就轮到她了。

    可是现在的贺臣风应该是一时间头脑发热吧,还是……他是动真格的,是真心要和她在一起的?

    此刻的贺臣风不由分说的前来找曲染,见面的刹那便是大力攫紧了她的肩膀,顺势的搂她入怀,紧紧的抱牢着,一如既往的霸道蛮横,不管是言语还是掌心下的力道,无不彰显着他的害怕失去曲染。

    “答应我,不管怎样,都不可以离开我……”

    他的口吻强势,也是下达命令似的,或许是过于横行霸道了点,但呢喃的语声里却好像是揣着深深的感情,也正因为是贺臣风如此深厚的感情,才让曲染没办法拒绝。

    甚至这一刻的曲染是很确定自己一定要拒绝贺臣风,不然的话,到时候她和贺臣风都会“死”得很难看,“贺臣风……我们……我们可以在一起的对吧。”

    只是,到最后,她始终还是贪婪的,那样的贪心,不舍得和他分开。

    说到这里,曲染的胳膊也好像是不舍得那般,深切的回应着贺臣风,她其实始终是不舍得分开的。

    贺臣风对她的热情回应是很满意的,虽然心下会有慌乱,可是只要曲染和他一样有着坚定的态度,他们是绝不会分开的。

    “曲灵和曲英杰的事,不用担心,我会摆平,但是,我需要你的坚定,曲染,我爱你,你是我生平第一个愿意为了你,哪怕是失去所有,也要在一起的女人。”

    他以为自己不会动心的,也以为自己跟贺家其他人那样,依照长辈安排的商业联姻,然后即便是结婚了,可心下肯定还是蠢动不安的,跃跃欲试的留恋着花花世界,完全没有定下来的想法。

    可是,在遇见曲染之后,他想要对一个女人,想要狠狠宠她,爱她,给她想要的一切的想法是越来越浓烈了。

    “贺臣风……我何德何能……不管我有没有结过婚,我都是配不上你的……”

    曲染第一次在贺臣风面前,是如此的自卑,也很懊恼,当初就不应该和单宇阳草率的结婚,不把婚姻当回事的结果就是像她一样的悲惨,“倘若我和单宇阳没结过婚,你现在也不必受这么大的压力,被人指指点点。”

    她当然可以想到贺臣风在背后所承受的一切,势必是被贺家的人拿来取笑,他什么人不好喜欢,偏偏要去喜欢一个嫁过人的二手货。

    贺臣风却似乎是当真用情至深,这一刻的他一边摇头否认,一边问着曲染的唇,深入的吸进她的红唇里,喜欢与曲染之间无比缠黏又甜蜜的味道,这样的味道似乎是最香腻甜美的。

    “曲染……”

    “我倒是感谢你和单宇阳的婚姻,我们能在一起,全是他,如果你没有和他有过婚姻的话,或许,我和你就没有缘分在一起,更没缘分相遇。”

    甚至,贺臣风会想到就算是相遇了,可能也会错过她,因此有时候缘分就是如此的奇妙,所以贺臣风一点儿也不介意曲染和单宇阳的婚姻,只要曲染的心是在他身上,也和他一样有着想要一起走下去的渴望,这就够了。

    贺臣风额心抵挡着曲染的,耳鬓厮磨般的缠绵贴紧着,仿佛对她的喜欢与眷恋就是那样的深厚,割舍不掉,也不会割舍掉,哪怕是再难再艰辛也想与曲染手牵手的白头到头。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