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一百章 做个交易吧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曲英杰强行让林月琴离开。

    曲染看着他们母子两人的背影,越发觉得生疏陌生了,她心底也惶恐不安,回想起岳芯蕊临走之前,脸上触目惊心的模样,一旦让岳巧莲得知了,一定会把事情闹大,显然曲家和贺家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恶化了。

    岳巧莲一如曲染所猜测到的,在得知岳芯蕊身上的伤都是被林月琴所伤,这口恶气是非出不可,不仅仅是生气,更多的是心疼岳芯蕊面容上的伤痕。

    “让我看看,天哪,这口子怎这么深啊,会不会留疤呢。”

    “这个该死的老女人,我一定要她好看,居然敢下手这么重,是故意要挑衅我吧!”

    岳巧莲一边捧着岳芯蕊骇人的脸庞愤怒不已,一边又是极度的担心着她脸上到底会不会留疤,目光是灼灼的落向岳芯蕊脸庞上,那一道道的伤口抓痕看起来令人心疼不已。

    岳芯蕊是很生气,越想越恼火,但这样的恼火始终还是来自于自己被侵犯的事情,从医院里和林月琴干了一架之后,自医院里出来就听到不少人对她指指点点的,都说她是被强歼的女人,以后别想有男人可以接受她了,尤其她的脾气还那么不好,是没有婆家愿意接受的。

    “身上还有其他伤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要是有内伤什么的,出了大事,姑姑会急死的。”岳巧莲见她闷不吭声不说话,这愈发的令她焦灼了,小心翼翼的碰触着她脸上,颈上的伤口,道道抓痕鲜红又刺眼,令岳巧莲有了要宰掉林月琴那老女人的冲动。

    “芯蕊啊,你倒是说说话啊。”

    面对岳巧莲的紧追逼问,岳芯蕊心情似乎更加的烦闷了,“姑姑,你就别问我了,烦着呢。”

    她的一生真的就这样毁了,以后要是想交男朋友,想结婚生子的,这定然是一个迈不过去的大坎,一开始岳芯蕊在事发的时候还没想那么多,可是现在情况显然是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以至于让她怎么可能放过李芸芸和宫耀一家人。

    “芯蕊,芯蕊,你去哪啊,姑姑会替你报复的,一定不会让曲家好过。”

    敢教训她的亲人,岳巧莲是怎么也不可能放过曲家的人。

    第一个,就是要拿曲染开刀,她知道苏文柳暂且同意了曲染和贺臣风的交往,既然是贺家老太太的意思,苏文柳也不能公然的反对,可是岳芯蕊的这件事情正好是给了她一个好的借口。

    ——

    苏文柳的老宅子里,这会儿功夫是岳巧莲哭诉着前来要让苏文柳主持公道。

    苏文柳蹙着眉梢凝视哭丧而来的岳巧莲,低沉的发问,“有话就好好的说,别哭哭啼啼的,还嫌最近贺家的霉事不少呢。”

    “妈,我跟你说,如果你要是同意臣风和那个曲染交往的话,我们贺家倒霉的事情一定会一桩接一桩而来。”岳巧莲一开口就提及曲染的时候,其实苏文柳便已经猜测到了她想要说什么。

    岳巧莲不喜欢曲染,苏文柳是清楚的,毕竟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不适合他们贺家。

    岳巧莲也趁势非要让贺老太太打消让曲染和贺臣风在一起的念头不可,“妈,我知道你喜欢曲染,因为她曾经不顾一切的帮你抓小偷,是,只要妈你喜欢曲染,或者同意曲染和臣风在一起,我都可以听你的,或许曲染这个女人也有她的优点,但是,你知道她是在怎样一个家庭里长大的吗。”

    “她那个后妈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莫名其妙就把我们家的芯蕊暴揍一顿,芯蕊脸上伤痕累累的,若是留疤的,以后让她怎么做人啊,曲家还不止林月琴是这样一个撒泼的人,曲染的弟弟曲英杰也是个混混,妈,你想想曲染在这样复杂混乱的家庭里成长,若是以后真的嫁给了我们臣风话,她家里的烂摊子不都全部会扔给臣风处理。”

    ……

    她诉说着曲染生存的恶劣环境,旁敲侧击的再次让苏文柳明白曲染和贺臣风若是在一起的话,是多么不合适。

    苏文柳则是听得眉心之间皱得越来越紧,“巧莲,你那点心思我都明白的。”

    所以,她也不要在她面前哭个你死我活似的逼迫了。

    苏文柳一向不喜欢别人耍花样,就算是岳巧莲这个和她婆媳关系相处了接近三十年的媳妇,在她面前玩花样,都不能让苏文柳有好脸色对待。

    她此刻阴沉了脸,目光里闪烁着严肃。

    岳巧莲匆匆的抹去眼底的泪水,“妈,我能有什么心思呢,我就算有心思要让曲染和臣风分开,那也是人之常情,我不希望那样一个女人以后残害我们臣风一生,曲家那样的家庭只会给我们臣风的未来拖后腿,甚至会让我们臣风以后很难过。”

    越想着以后,岳巧莲就愈发的惊慌失措了。

    苏文柳依然还是很镇定,“巧莲,我不管以后臣风将来和谁在一起,等到瑾航回来的时候,但愿你不要在背地里做小动作伤害瑾航,他已经够可怜了。”

    贺瑾航从小失去父母亲,是贺家的长孙,性格隐忍内向,苏文柳也很疼他,但是贺瑾航从小失去双亲的痛,这是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弥补的。

    一听,岳巧莲面色大变,原本怒红的神色在一点一滴的敛去,剩下苍白之色,“妈……我知道你偏心瑾航,但你也不至于要怀疑到我的头上啊,贺家那么多人,不想让瑾航坐镇贺氏企业的人大有人在,你怎么可以唯独怀疑到我的头上。”

    岳巧莲倍感委屈,虽然她确有想法要摆平贺臣风事业路上所有的荆棘,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贺瑾航,但是当苏文柳如此怀疑她的时候,岳巧莲就火气撩人了。

    苏文柳一向处事冷静,这一刻也不例外,她深知岳家的实力不小,若岳巧莲在背地里真要对贺瑾航做点什么,也不是不可能,“我们做个交易吧,我可以让曲染离开臣风,但你也答应我,不管怎样不要做出伤害瑾航的事情。”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