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九十八章 凶猛的干架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你给我站住!”

    林月琴厉声呵斥,来势汹汹的把岳芯蕊给叫住。

    虽然之前没有见过岳芯蕊,但岳芯蕊最近的新闻轰动不小,或许岳芯蕊这样执拗又刚硬的性格就算是把事情闹大,也不会让伤害过她的人逍遥法外。

    以至于,岳芯蕊最近是风云人物,基本上看过新闻的人都能一眼在现实中辨认岳芯蕊,她的确长得足够绝美,身材绝好,就是让男人蚀骨**那一类型的妖媚女,难怪会惹来强歼的事情。

    岳芯蕊则不知道林月琴是谁,诧异的眼神望向她,直到林月琴自报家门,“你该死的,把我们英杰伤成这样,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在岳芯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月琴便火速先发制人的给了岳芯蕊几个巴掌,“你妈没教好你怎么做人,我今天狠狠给你上一课。”

    林月琴趁着岳芯蕊还没来得及防备抗拒的时候,连环的巴掌甩向她,甚至林月琴不顾一切的撕扯岳芯蕊,一点儿也不留情面,仿佛就算岳芯蕊的后台是岳家,是贺家,她也不在乎了,反正他们曲家的情况最差也不过如此。

    岳芯蕊是防不胜防的,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倒霉在医院里遇到了精神病患者,可是从她口中隐约听出了是怎么一回事,尤其还听到了“曲英杰”的名字时,也知道原来是曲英杰的母亲。

    这等撒泼又泼辣的狠劲儿,岳芯蕊是第一次领教。

    毕竟在岳芯蕊算是顺风顺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教训她,除了宫耀的事情。

    可这会儿,林月琴活像是要拼尽一切全力的弄死这个女人。

    “我要替我们家英杰讨一个公道,他招你惹你了啊,你这种臭女人,活该被人强歼!”林月琴在说这样的话时,是一点儿也不顾虑岳芯蕊感受的,甚至就是要让岳芯蕊难堪。

    岳芯蕊本来这件事情就是她一辈子都介怀的事,这个时候被莫名其妙的暴打,被莫名其妙的羞辱,自然也会狠戾的反击。

    尤其,岳芯蕊也不是随随便便能被人欺负的,“你这种贱嘴的老妇,就该被撕烂嘴。”

    岳芯蕊反抗的力量加剧,也不管林月琴是否能够承受得了她的反击力度,这一刻的岳芯蕊只图心底痛快,就好像那天在李芸芸家的附近,她也是只图痛快,就算是闹出人命来了,大不了是一起同归于尽的心态,所以,岳芯蕊下手也很重。

    顷刻间换来林月琴的哀嚎惊叫声,直到曲染赶来,她也被现场这一幕给吓得好半天没有反应,无论是岳芯蕊,还是林月琴,两个人都好像是要将对方置于死地,彼此凶悍无比,好像猛兽般令人惶恐。

    “住手,妈,你住手……你们别打了……”曲染终于找到声音的时候,语声是颤抖不停的,真正的见识到了女人打架原来是可以这样凶猛的,尤其林月琴更是让她开了眼界,仿佛一看就是打人高手似的,奋力揪紧着岳芯蕊的头发往后拖他。

    “该死的臭丫头,居然敢找英杰的麻烦,我告诉你,以后再敢伤他一根汗毛,老娘会把你头发全部拔光。”

    林月琴嘶声力竭的,就算是上了年纪,但“功夫”却是了得。

    这个时候的岳芯蕊头发发麻发热,这样的疼痛漫步全身每一个角落,龇牙咧嘴的痛,但又不能在林月琴面前屈服。

    “死老太婆,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啊……”

    岳芯蕊才开口说话,尖锐的刺痛再度的来袭,林月琴劲道一狠,撕扯的声音来得更加凶悍了,甚至岳芯蕊头皮上一小撮发丝被撕扯下来。

    “你他妈的敢扯断我的头发,我今天跟你拼了。”岳芯蕊的头顶传来决裂的疼,这般疼痛令她面色顷刻间发白了。

    曲染则是站在旁边似乎是那样的无能无力,既不能言语阻挠,又不能行为阻止,每次靠近她们,两个人就好像疯了似的把她甩开。

    她们在医院走廊上如此疯狂的干架,惹来了医院医务工作人员的介入,甚至连曲英杰也在得知情况后不顾身上的伤立马赶来,瞥见地上散落的发丝,还有岳芯蕊几乎是衣衫不整,又狼狈难堪的样子,曲英杰也被林月琴的行为给震惊到了。

    林月琴虽然上了年纪,但显然是占据上风的,她看上去就是那样狰狞,狠绝。

    “妈,你干什么!疯了啊!”曲英杰难以言喻自己此刻的心情,暴怒,生气,又慌乱,尤其看到岳芯蕊拳头握得紧紧,明摆着就是不服气的神情,也可想而知没完没了的报复势必是要发生的。

    林月琴在来医院之前并不知情曲英杰的苏醒,这会儿看到曲英杰算是完好的站在她跟前,即刻变了一张脸,嘘寒问暖的,“英杰啊,你没事吧,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

    说到这儿,林月琴也意识到太不吉利,即刻改口,“呸呸呸,醒来就好,没事就好,你吓死我了,要是你有闪失,我怎么办啊,我都活不了了……”

    林月琴庆幸又开心的嘴脸令岳芯蕊是碍眼至极的,岳芯蕊是个暴脾气的人,这会在休息片刻后像是蓄积了战斗力,眼看着脱下高跟鞋,揪着鞋跟狠狠要朝林月琴狠砸去的时候,多亏曲英杰早有防备,“不要打了,我送你去外科室看看你的头发……”

    “滚,假心假意!”虽然耳畔是曲英杰真诚的声音,但岳芯蕊才不会听他的,他们母子一个样,都是烂人贱货。

    “你敢骂我儿子,是刚才没被打够吧。”林月琴才不会怕她,气势汹汹的对峙,气氛是十分吓人的,也很沉重。

    “岳小姐,我送你回去吧。”曲染开口,终于找回了声音,在这一场激烈的争斗中,曲染直到这一刻心底还是七上八下的。

    岳芯蕊听岳巧莲说起过贺臣风与曲染的事情,也知道原来曲染就是曲英杰的姐姐,此时,在她面前的曲染,岳芯蕊是约莫猜测到了是谁,但和曲家有关的任何一个人,岳芯蕊是憎恨的,以前还只是憎恨曲英杰,可这回是多了林月琴这个老巫婆恶劣对待她,岳芯蕊是不可能就此罢休饶过他们一家。

    她从曲染身边经过的时候,犹如女王那般的碰撞着曲染的肩膀,凶悍又恼怒的离开,只是即便是“女王”,也是个狼狈的“女王”。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