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十八章 要做引产手术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一行警察从警车里下来,直接步向宫耀,宫耀心知肚明这些警员是冲着他来的,下一秒趁着他们靠近时已是拔腿就跑,却也没能逃出警官们的手掌心。

    “臭小子,我看你往哪跑。”警官动作利落又娴熟的铐上了宫耀的双手。

    “我犯了什么错,你们快点放开我,快点放了我……”

    警员呵斥,“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起强奸案有关,你最好给我老实点配合调查!”

    宫耀到了这一刻也不认罪,目光凶悍的反而瞪向曲染,“臭娘们,我不会放过你的,记住,到死也不会放过你!”

    李芸芸显然是一片震惊讶异中,在看着宫耀被警察快要带上警车的时候,终于有了反应,她的撒泼继续,“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啊!打人的是这个王八蛋,凭什么要把我老公带走,人家是有钱人,你们这些当官的就欺负老实人啊!”

    “我叫你们住手,停下来,快点放了我老公,不然……”

    “你老公与一起强奸案有关,现在必须回去协助调查,你要是再阻挠,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告你妨碍公务。”

    警员给予凌厉的警告。

    可李芸芸却丝毫没有被他们的警告吓住,“搞错了吧,强歼了别人的是曲英杰,跟宫耀有什么关系!你告我妨碍公务,我还告你们是非不分,胡乱抓人……”

    “你要是不信,也可以跟我们回警局去等候结果。”

    看在她是孕妇的份上,警员没有继续刺激。

    宫耀在这个时候是坚决不能让李芸芸去警局的,“对不起,老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等我回来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都是我的错……但是,我不会放过她的,曲染,就算我坐牢了,等我出狱的那一天,老子让你一定死得很难看。”

    宫耀话锋转向曲染的时候,分明就是恨之入骨的,憎恨的言辞字字句句间是愤恨。

    “我等着。”曲染也很倔强,丝毫不畏惧,就算有一天宫耀当真会报复她,她也不怕,至少能让曲英杰出狱不要背黑锅。

    宫耀被强行拉上警车的时候,朝她投射而来的眼神是狰狞的。

    李芸芸却是沉默了,仿佛还在消化这件事情,更是在斟酌着宫耀的说辞,他那样说就表示自己承认了对别人强歼吗!

    可李芸芸这会却是不分青红皂白了,“王八蛋,小贱人,都是你们把阿耀害成这样的,你想让我老公给你弟弟顶罪,你他妈去死吧。”

    对曲染的憎恨很深,李芸芸几乎是不顾自己有孕在身,直奔向曲染,正要对曲染动手的时候,有贺臣风在定然不会允许李芸芸胡闹,训斥,“无知的女人,到这个份上了,还不知道你老公在外面干了什么龌龊事!你这样的女人,活该被抛弃。”

    贺臣风看得出来李芸芸强势又无理取闹的个性,明摆着就是让男人无法消受的。

    李芸芸此刻更是因为贺臣风的话语,歇斯底里了起来,“王八蛋,你胡说什么,阿耀一直很爱我,他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不会的……”

    只是,李芸芸一边否认,一边也很清楚她和宫耀的感情其实早在之前就出了一点问题,却万万没料到他做出这样丢尽脸面的事。

    曲染趋近了一步,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李芸芸的攻击,“暂时你什么都别管,先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

    曲染安慰又低沉的口吻,其实对李芸芸是打心眼里同情的。

    李芸芸似乎理智在这儿稍许的回笼了,揪住曲染,认真的询问,“曲染,你告诉我,不要说谎,告诉我实情,阿耀真的强歼了别人?”

    她不信。

    依然还是选择不相信。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就好像我当初不相信曲英杰会做那样肮脏下流的事情那样,但这一次,事实却是和曲英杰无关,一切都是宫耀干的。”

    或许,真相会让李芸芸难过,但真相也或许能让李芸芸清楚明白以后她只能更加的坚强。

    可李芸芸却万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妈的,臭混蛋,老娘要去跟他拼了,居然在我怀孕的时候干这样丢脸的事,我要去杀了他。”

    李芸芸是防不胜防的迈开了步伐,全然没顾上自己还是孕妇的身份,就直接的奔向警车离开的方向。

    曲染和贺臣风两人大惊,紧随李芸芸之后。

    “不要这样,李芸芸,冷静点,你还有孕在身……”曲染惊恐的提醒,然而,这个时候李芸芸的腿间开始有鲜血汩汩的流出,即便下腹传来了疯狂的疼痛,却仿佛丝毫不在乎,就算没了这个孩子,那也是正合了她此时的心意。

    宫耀那么一个渣男,那么无情的对待她,她凭啥还要给他辛辛苦苦生孩子。

    曲染惊呼,吓得面色大白,“李芸芸,你快停下来,一定要保住孩子……”

    贺臣风此时急速的打电话给医院叫救护车。

    难怪宫耀之前说她老婆性子刚烈,要是知道他做出强歼的事情,定然会发狂发疯的。

    果然不出所料,李芸芸反应很激烈,“保个屁,我不要了,我不会要他的孩子,我要引产……”

    李芸芸倔*躁的不肯要这个孩子,甚至即便是痛到了极致,痛楚泛滥的遍布全身上下,也似乎感觉不到这些疼痛,只有满心的愤怒与恨意在心间交织。

    当救护车到来,李芸芸火速的被送往了医院急救室,即便是到了医院,李芸芸还是坚定犟气十足。

    “不要,我不要这个孩子,医生,我不要这样的孽种。”李芸芸胸间藏匿了太多的火焰,扯着医生的胳膊求饶着,“拜托了医生,这个孩子若是出生的话,会很可怜的,求求你帮帮我,看在孩子将来可怜的份上,帮我做引产手术。”

    纵然是李芸芸下腹传来的疼痛几欲要让她昏厥过去,可还是揣着一口气,凄惨的恳求着医生。

    主刀医生蹙眉,目光瞅向曲染和贺臣风,“她现在的情况不妙,若是孩子不争气的话,有可能真的只能做引产手术,但若是能救下来的话,孩子属于早产儿,有可能是成活不了的,所以怎样决定需要你们家属签字。”

    听闻,曲染身体颤抖,一时半会却开不了口。

    贺臣风倒是在这个时候开言了,“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孩子,只要孩子活下来就有希望,早产一切需要的费用记我贺臣风的账上。”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