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十二章 嘴硬,心更硬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单宇阳气得不轻,他不是第一次领教曲染跋扈的个性,但这一回,仿佛是戳中了他的心思,单宇阳生气,却也只能沉默隐忍着离开。

    的确,他来找曲染做什么?

    已经离婚,本该没有任何牵扯的人,却由于心底的那一抹莫名而起的嫉妒与燥意,竟然不由分说的来找麻烦了。

    曲染丝毫没觉得今天单宇阳的到来,是在表现他的善意,是对她这个“前妻”的关心,在曲染看来,反倒更像是单宇阳在对她的遭遇幸灾乐祸。

    可林月琴却不知道单宇阳的本性,以为单宇阳是来帮曲英杰的,曲染一进门,她就急急的询问,“染染,是不是宇阳答应帮忙了?我就说宇阳这个人其实也是嘴硬心软的人,怎么可能说离婚就离婚,之后完全不管你了。”

    当林月琴看到是单宇阳的车时,犹如看到了希望。

    可曲染却在林月琴提及单宇阳的时候,很是直接的打断了她的,“单宇阳不但嘴硬,心更硬,他就是幸灾乐祸来看笑话的。”

    她的话,林月琴不相信,“我不信,曲染,你在骗我是吧,单宇阳不是那样的人啊。”

    至少表面而来单宇阳就是那样绅士风度十足的男人。

    “妈,我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你都是不相信的对吧,如果他不是那样的人,我和他怎么会离婚,如果他是个好人,值得我去爱的话,我拼死拼命都不会和他离婚的。”

    曲染不会否认自己对单宇阳还有一定的感情,但更加不可以否认的是这个男人是不值得她对他纠缠不清的。

    “我就知道你不愿意帮忙,你和英杰关系那么差,一定想着让他在牢里关一辈子都乐意吧。”

    林月琴只要曲染不表态,不愿意帮曲英杰,她的态度就格外恶劣。

    曲染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奈,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才好。

    而林月琴更是咄咄逼人的,“忘恩负义的死丫头,我照顾了你十几年,你居然这么回报我……”

    她的心下有太多的不甘。

    关于曲英杰的事情,曲爸爸已经四处走关系希望能够先让曲英杰保释出来,但贺家与岳家的实力摆在那儿,曲英杰想要脱罪的话,甚至要保释的话根本不可能的事。

    林月琴只能求助于曲染,希望能从单家得到帮助,可连曲染都不愿意帮的话,单宇阳更加不会伸援手。

    林月琴在反反复复给曲染施压无果之后,给曲染更加厉害的“惩罚”了,怒火中烧的将曲染的行李扔出去,“你给我,马上给我滚蛋,我们曲家没有你这么一个没良心的死丫头,这里容不下你,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

    “妈……”曲染很无力也很失望透顶,虽然可以把林月琴此时的行为当成是她太过生气才会口不择言的,但林月琴明显对她是意见很大,面露出来的狰狞是骇人的。

    直到曲染父亲曲荣山回来,怒斥她的行为,这才让林月琴稍许收敛了一点,但心下始终还是不解气,尤其曲荣山的呵斥里,句句都是在责备她的。

    “平时没管好儿子,你还有脸怪曲染!就算曲染和单宇阳离婚了,就算是没离婚,单宇阳要是不帮我们,他也在理。”

    曲荣山倒是站在公平公正这一边说了公道的话,毕竟,理亏的是他们,是曲英杰做了十恶不赦,让人难以启齿的事。

    只是,林月琴就是不服气,但碍于曲荣山的火气,也只要闭嘴了。

    曲染捡起行李,有些心惊胆战的,也似乎很惭愧,毕竟,她引发了父亲与林月琴之间的矛盾。

    “曲染,你去把行李放好,到我书房来。”

    曲荣山面色凝重,曲家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整个家庭来说就是个沉重的打击。

    林月琴一向惧怕曲荣山,既然是曲荣山发话了,她也不敢多言。

    曲染心下骇然又慌乱的去到曲荣山书房时,其实也做好了准备被父亲指责,毕竟在曲英杰的问题上,她并没有开口去求单家,求单宇阳。

    这不是因为她憎恨曲英杰所以才会“袖手旁观”,只是很清楚即便是求了单宇阳,他那样自私自利的人也不会蹚这趟浑水的,毕竟,牵扯到与贺家作对,没有谁会愿意自己的利益因此受损,遭到报复的,更何况曲染很清楚单宇阳那样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的人,是更加不会愿意公司有任何的损失的。

    良久,曲荣山除了作出一个暗示她坐下的举动之外,他没有其他反应。

    曲染心底慌乱与焦灼交织了,尤其当听到曲荣山的话时,惊愕失语,一度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或是父亲说错了。

    毕竟,她一个人独自的擅作主张与单宇阳说离婚就离婚了,完全没有在经过长辈的同意之下,就这么与单宇阳结束了婚姻,曲染明白,她这样的行为是要被责备训斥的。

    “我给你一笔钱,你跟曲灵一样去国外念书吧,以后要是国外有什么好发展,就待在国外别回来了。”

    曲染被惊呆了,好不容易才可以开口说话,“爸,为什么……你明知道我不爱念书的啊……”

    “曲灵爱念书吗?她不爱读书却聪明的知道离开这儿,在国外过得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你学跟她一样吧,不要有思想包袱,每天应付一下学习,开开心心生活就好,忘记这里的一切,重新开始你的人生。”

    在曲荣山的心里,他很心疼曲染,也自觉愧对曲染。

    当初单宇阳和她的这个婚姻,若是他没有点头答应的话,现在曲染也不会成为离异的女人。

    “爸,我和曲灵不同,我不喜欢国外的生活。”曲灵好玩,天南地北,只要有钱给她,她到处都愿意去,的确没有任何思想包袱,曲家的事情,她从来都不管,甚至即便是知道了曲英杰犯了这么大的事情,曲灵也没什么反应,似乎跟她丝毫关系都没有。

    有时候,曲染也挺羡慕她的洒脱,好像无牵无挂,什么事儿都不足以引起她伤心难过。

    深知曲染的个性,而这个时候的曲荣山也很清楚有些事情不说开,这丫头是不会听话的,“听我的安排,出国吧,曲家不行了,公司面临极大的亏损,如果再无法引进投资商的话,公司很快就会完蛋。”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