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十一章 一副高傲了不起的样子!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从曲英杰发生这样的事情开始,曲染便很清楚自己与贺臣风之间的不可能,纵然她是自由身,她已经离婚了,但和贺臣风之间的差距却是格外的遥远。

    冒着倾盆大雨,曲染便匆匆离开了贺臣风的住所,泪水与雨水在脸上交融,如今的她面对贺臣风的时候,莫名的没底气,一想到岳巧莲对她的冷嘲热讽,其实,那些话何尝不是事实,凭她的身份能和贺臣风,贺家这样的大家族沾边,就已足够幸运了。

    尤其,居然还能得到贺臣风的青睐爱慕,这毫无疑问是幸运中的幸运,既然已经幸运了,就不要再奢求什么了。

    “曲染,你等等,不要走……我们把话说清楚……”

    暴雨中,贺臣风就算是生气曲染的态度,但还是不顾一切的追来了。

    “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她无话可说。

    “你是跟我妈过,还是跟我过日子!你和单宇阳的母亲相处那么好,但结果怎样?”

    不也是分开了吗!

    贺臣风生气的时候,便有些口不择言,其实只是想要告诉曲染,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情,就算家里不反对积极支持,不相爱的人也终归是不能在一起的。

    曲染脸色大变,“贺臣风,你什么意思!”

    雨水冲刷着她的全身上下,黑暗里依然是明亮的双眸睨向贺臣风,尽管双瞳犹如夜明珠般的璀璨耀眼,但眼底却酿了太多的怒意。

    “抱歉,我有些冲动了。”

    贺臣风不愿意看到曲染此时难过的样子,也会让贺臣风倍感失落,他连让她开心快乐的能力竟然都没有。

    “如果真觉得抱歉,以后就不要来打扰我。”

    她要和贺臣风划清界限,要让自己心里滋生的这些念想与奢望通通的清理掉。

    曲染脸上写满了决绝与冷漠,仿佛当真是很讨厌贺臣风的,那样的厌弃与抗拒,令贺臣风竟然有那么一瞬是束手无策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贺臣风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如此束手无策,是他搞不定的事情,一向是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胜券在握的掌控在他的手里,包括曲染,他也很笃定这个女人将来有一天一定会喜欢上他,爱上他。

    可事实却是,这一切只不过是他自己的想象罢了,那样的想法想要成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

    曲染回曲家,却没料到单宇阳早早就在曲家门口等候她。

    原本越是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天色越来越晚始终没见到曲染出现,单宇阳的脸色已经是十分的不好了,这一刻瞥见湿漉漉的曲染,显得有些狼狈的她,单宇阳的气焰愈发浓郁了。

    在曲染没有防备的时候,完全防不胜防时,被单宇阳给牢牢地扣住了胳膊,“去哪呢,这么晚回来,玩疯了吧。”

    一个女孩子家,不管是什么情况,深更半夜的才来,给人的感觉一定是在外头干什么不好的事。

    胳膊间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曲染抬眸望向单宇阳,“是你?”

    她是很意外的居然会遇到单宇阳,不,不是遇见,明着单宇阳是来找她麻烦的样儿,瞧他那样儿犹如妒夫似的,凭什么啊。

    “见到我很意外么,不想见我是吧,只要看到那个该死的贺臣风就心花怒放的,曲染,你可是个变色龙啊。”

    一旦看到他的时候,曲染便是眉头紧蹙的样子,让单宇阳心底大为不爽。

    然而,更加不爽的是曲染,大力甩开单宇阳的胳膊,“我心花怒放也好,是个变色龙也好,关你什么事啊,你干脆直接说我水性杨花,搔首弄姿到处找男人不就得了?”

    曲染这样直接的人,就喜欢直接粗暴的把话题说开。

    单宇阳面色阴沉,看起来恐怖不已。

    “单宇阳,我告诉你,你不要来烦我,我现在无论做什么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管得真远,还是管好你那个十八线的小演员吧,指不定哪天又跟着国际大导演给跑了。”

    不管是多么纯洁的人都会想到当初徐潇潇跟所谓的国际大导演出国根本就是他们之间有一腿,只有单宇阳这个傻子在徐潇潇回头的时候还会毅然决然的接受这么一个烂货。

    单宇阳冷冰冰开口,“我不许你这么说她。”

    “老娘还不愿意说她呢,你要是不喜欢听,就不要来找我,否则,我还真是管不住我的嘴,抖出她一些破事来。”

    面对单宇阳的找茬,曲染不满极了,离了婚就应该划清界限,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的,可谁知单宇阳却是一副要找她算账的样儿,这张该死的冷脸,她受够了,在单家的时候,她就是天天面对这张死脸的。

    只是,连曲染自己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就能那样承受得了。

    “嚣张啊,有贺臣风当你的后台,你以为自己就了不起么,如果贺臣风对你是真心的,曲英杰现在就不会在牢里,凭他的实力难道捞不出你弟弟?”

    单宇阳唇角勾出蔑视的弧度,他好比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似乎就等着看曲染如何被贺臣风给甩掉。

    良久,曲染都说不出话来。

    原来单宇阳是知道她家情况的,深知曲英杰被关,这一刻的单宇阳不但没有任何有伸出援手之意,反而显然是幸灾乐祸的态度,这无不令曲染感到失望,深深的失望。

    “贺臣风对我真心与否,真不劳你操心。”

    曲染的神色言辞极度冷漠,冷漠之外是可笑的失望,她原以为那天在民政局和单宇阳的离婚,他口中的“对不起”是真心的,但实际全都是虚伪。

    “曲染,现在别这么高傲,感觉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单宇阳特别不喜欢曲染现在的态度,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曲染便已不能再忍他了。

    “你够了啊,老娘不搭理你,你偏要惹我,离了婚没了关系的我们,你来找我是什么意思?后悔离婚了吗!还是你觉得我就算是高傲,就算是不好相处,也依然比徐潇潇那个烂货强!”

    她一口气的口出恶言,丝毫没有任何的收敛,这一刻的他们好比是最憎恨彼此的敌人,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