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十章 不可以放纵她了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曲染能听得出来贺臣风的认真,但是这样的认真不是她想要的。

    “贺臣风……”刚想推开这个男人,可他却不由分说的贴黏了上来,缠绕着她的红唇,犹如是在宣告着所有权似的紧缠不放,好喜欢她身上的味道,也格外的被她唇内的甜腻所吸引着,深深的吸附着她的红唇。

    太喜欢和她在一起的契合感,当真就好像是天生为他精心打造的女人,那样的对他的胃口。

    曲染被吻得娇喘连连,再次被贺臣风这样肆无忌惮的拥吻,她身心颤动,很清楚贺臣风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清清楚楚的告诉她,就是要昭告天下似的,曲染就是他的女人。

    只是这个男人半点羞耻心都没有,就这样在广场中心放肆恣意的亲吻……

    谁也没料到这个时候单宇阳和徐潇潇正巧经过,在红绿灯路口,单宇阳清清楚楚的瞅见了曲染和贺臣风激吻投入的一幕,那个吻狂缠又甜蜜,嚣张但却让人羡慕不已,尤其坐在副驾驶上的徐潇潇唇角上扬,显然就是嫉妒曲染。

    她凭什么这么好的行情,没身材,没长相,还是一离婚的女人,竟然可以深切的吸引着贺臣风的目光,要知道贺臣风虽然是花名在外,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但对外没有一个是他承认的女友。

    可现在,贺臣风如此恣意横行的举动,就是实实在在的宣告所有权。

    “倒贴啊!曲染真是贱,恐怕之前在你们没离婚的时候,她就出轨了!好可耻哦。”徐潇潇轻轻地数落,一边说,一边也注意观察着单宇阳的神情,单宇阳这个时候显然是神情不好的,定然是很生气吧。

    只是他的生气,就难免会让徐潇潇不服气。

    她虽然有些不快,但情商倒是很高,娇滴滴的捧着单宇阳的脸蛋,让他注视前方,“好了啦,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呢。”

    说着,她指了指前方的指示灯。

    单宇阳这一刻不免有尴尬,无比的尴尬,“抱歉。”

    他礼貌的道歉,面色已经胀红。

    徐潇潇奚落而来,“宇阳,你真正该说抱歉的人是你自己,都离婚了,也该忘了,曲染若是好,就不会婚内劈腿跟人好了,只是,她迟早会得到教训的,贺臣风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上她。”

    所有认识贺臣风的人,都一清二楚贺臣风的本性,不像是那样对人那么认真,忠心不二的男人。

    “潇潇……不要说了……一开始就是我们对不起曲染的。”

    毕竟,当初在度假村的时候,他终究是没能管住自己的**和冲动,在婚内和徐潇潇再次发生了关系,对不住曲染。

    也是因为内心的亏欠,更加加速了他想要结束掉这个感情。

    徐潇潇及时的闭上了嘴巴,两人各怀心事。

    这个时候的曲染和单宇阳,单宇阳也是好不容易逮到她了,怎么可能放过机会,“曲染染,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的。”

    横竖是他认定的女人,横竖是要在一起的,不存在所谓的强迫,曲染被强迫性的带入了他的私人寓所,“以后,你就住这儿,我在哪,你就在哪。”

    炙热的渴望与喜欢强烈蛮横而来,铺天盖地的席卷着曲染,曲染完全没有说不的机会,他就那样强势而行的执意要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贺臣风,你疯了,不可以……”

    就算她已经离婚了,但也不至于这么火急火急的要找别人吧。

    曲染呼吸有些喘,在深吻之后,她几乎快要掏空了胸腔里的所有气体,喘息,无助,但又好像浑身炽热。

    他不语,微微蹙紧的眉梢里有些为难,不想勉强她,但很确定也不可以放纵她了。

    曲染步步后退,他步步紧跟,“你忘记了你妈的反对,我们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是把我当成是玩玩的对象,贺臣风,我玩不起的。”

    她已经在婚姻里栽过跟头,就算和单宇阳不是爱得死去活来,到最后分道扬镳的关系,但这个婚姻就是她的一个不堪的前科。

    “真假分不清楚么,我对你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始终分不清是吧。”

    这个女人简直跟白痴没什么两样。

    如果只是玩玩而已,他何必那么在乎紧张她的心思。

    曲染沉默,无言以对的态度,就是默认。

    良久,彼此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好不容易,她才开口,“我知道这样说很无耻,可是……如果可以的话,帮帮曲英杰……”

    曲染连自己都在心底鄙视自己了,凭着贺臣风对她的一时冲动与喜欢,她趁势变本加厉的提要求。

    她明白这个时候唯独能帮曲英杰的人,就只有贺臣风,只有他们贺家的权力才能让曲英杰的刑罚减轻到最低。

    其实,不该说这样话的,在曲染的心里,依照她正义感爆棚的个性,像曲英杰这样干了龌龊坏事的男人别说是坐牢,毙了都是活该的。

    终究是因为林月琴的缘故,不希望看到她消沉难受的样子,毕竟,林月琴的确是对她有恩的,至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没有虐待她,还对她不错,为了林月琴,曲染也必须放下心上的正义感去帮助曲英杰。

    贺臣风越听越是眉头紧锁,“曲染,我以为你是不同的,以为你至少可以站在公平公正的一方想一想岳芯蕊的感受,曲英杰干出这等事,大家没办法原谅他。”

    尤其,这不是原不原谅的问题,就算他原谅曲英杰,就算岳家上下也可以原谅曲英杰,但这不是原谅就能把问题解决的,更何况这种事情谁都没办法原谅的。

    “但是,我答应你,一定会请好的律师给曲英杰辩护。”

    这是他最后的让步。

    毕竟,为了曲染,他也是厚颜无耻的在伤害自己的亲人,他和岳芯蕊从小不怎么合拍,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令贺臣风感到难受。

    “答应我一件事情可以吗,不管曲英杰和岳芯蕊之间发生过,或者未来即将发生什么,不要因此拒绝我疏远我,给我机会,我想和你在一起。”

    从来没有过想要定下来的想法,可现在,就是迫切的渴望和这个女人长相厮守,但曲染却明显是不会答应的,她无情的拨开了贺臣风的手,“你要明白,你想和我在一起,跟我们能不能在一起,是两码事,我们不可能的。”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