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十三章 曲染的专属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只是,现在绝不是感动的时候,这个该死的徐潇潇,敢跟她宣战?不要命了!

    徐潇潇先进洗手间,曲染后脚就跟上了,“想吃回头草吗你!”

    曲染冷嘲热讽的话语飙向徐潇潇,徐潇潇则是优雅在洗手间镜子前面补妆,显然是无视于曲染的话,到最后不疾不徐的合拢了化妆盒,眼神高高在上的转向曲染,“就算我想吃回头草,也是草自愿塞我嘴里给我吃的。”

    她寓意明显,分明就是单宇阳想要与她复合的。

    虽然明着曲染是妻子,她质问徐潇潇是理所当然,可现在反倒是那样的不够底气,至少在徐潇潇面前,曲染特么的觉得自己就像是第三者。

    只是曲染性子倔强不屈,不可能在徐潇潇面前低头的,“你别忘了,当初是你抛弃了单宇阳,为了前途,为了你那可笑的想要成为国际大腕的梦想,你离开了他!现在怎么着,国内外都混不下去了,想找个金主包养啊!”

    当初的徐潇潇功利心很强,她想成名,想成瞩目的国际明星,抛下了单宇阳,跟捧她的导演一同出国离开了,这件事情,曲染记得对当时的单宇阳打击很大的。

    没想到,这会儿徐潇潇回来,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两人又凑一块了。

    面对曲染这一刻的“揭老底”,徐潇潇并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是趾高气昂的,并不为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感到有任何的懊恼或羞愧,“所以呢,我为了前途离开了宇阳,你就可以趁虚而入,不管怎样,我们是同学呢,你抢我的男人,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反而气势汹汹来质问我?曲染,难怪你得不到宇阳的心,你挺让人倒胃口的。”

    “你说老娘倒胃口!我看你简直不知廉耻到了极点!”

    曲染口气犯冲,一副要和她干架的势头,“我警告你徐潇潇,我和单宇阳还没离婚呢,就算我和单宇阳没感情,我绝不会心甘情愿成全你们两个!”

    “……”

    徐潇潇无言以对,表面上的冷静镇定,并不能拂去她内心深处翻腾起来的怒火,其实很生气的,至少当她回来得知曲染居然和单宇阳结婚了,这令她相当生气,也有诸多的失望,毕竟,原以为凭着单宇阳对她的眷恋喜欢,就算她为了前途出国深造,他们这段感情也不会断的。

    只要她回来服软一下,跟单宇阳说点好话,他们就一定会复合,可现在显然不是这么一个情况。

    “曲染,你听说过一句话吧,感情里不被爱的那个才叫做小三!你以为单宇阳娶你,是爱你吗!你好运气,受到单宇阳奶奶的喜欢,你才能嫁进单家,成为单太太!否则,你和宇阳别想沾边!”

    徐潇潇的话挑衅无比,仗着曲染和单宇阳没有感情,就格外的耀武扬威。

    曲染气得牙痒痒,果然她作为不被爱的这一方是格外的没有说话立场。

    徐潇潇迈着婀娜的步子,趋近了她,“你知道宇阳答应和你结婚,娶你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吗!单奶奶承诺他,只要和你结婚,将来单奶奶就会把手头上的股份给他,由他来做主单氏企业,否则,宇阳就只能把位置让给他堂哥单易飞,说到底,你就是利用品!从头至尾就是在利用你!你还死皮赖脸的不肯离婚,难怪宇阳讨厌你。”

    这一回,听着徐潇潇的这话换曲染沉默了,好半会儿,她说不出一个字眼,当初两人结婚是双方父母极力撮合的,却从来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公司股份问题!

    “你要清楚,现在宇阳就算是从单氏企业卸职,就算拿不到股份,也要和你离婚,你就该明白你是多么得让他讨厌了吧!”

    曲染受到的刺激太大,尽管一开始两人都是商业联姻的牺牲品,可当发现这牺牲品只是她自己的时候,这样的答案令她无法接受。

    她开不了口,一个字也说不上。

    直到贺臣风风风火火而来,冲着徐潇潇吼了一句,“操!渣男你喜欢,你拿去!谁稀罕啊!”

    贺臣风边说,边扯了曲染的胳膊,完全不顾虑这是女洗手间,他就那样大摇大摆的进来,将曲染带离。

    曲染陷入了沉思中,也没抗拒贺臣风,直到贺臣风握紧她掌心的力道加剧,曲染才有了意识,试图挣脱开来,却没料到贺臣风肆无忌惮的握得更牢,“立马搬出单家,我替你安排住处。”

    她在徐潇潇那儿受了不少气,此时心情的不快全然迁怒给贺臣风,也忘了之前在单宇阳面前是贺臣风护了她,给她挽回了不少颜面,“贺臣风,我拜托你不要缠着我了好不好,你觉得我现在还不够乱吗!你让我静静,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他们曲家没有单家有实力,也没有单家有钱,但一向是自尊心强烈的曲染在想到自己被彻底利用了之后,这心情是跌落谷底般的难受,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凝窒了。

    “死丫头,因为是你,我才会理,否则,换其他女人这么愚蠢的,我早就不甩人了!”

    贺臣风凶巴巴的口气,但还算是友善。

    可曲染就是不买账,“对,我就是愚蠢,所以离我远点,免得被传染了。”

    她的言辞很有敌意,眼泪也在不知不觉中落下了,贺臣风原本不悦的情绪在见到曲染落泪的时候,心下惊慌四起,立马好像没辙似的,“喂喂喂,哭什么啊!真是麻烦精,单宇阳不要你,我要啊!”

    他这是安慰人的话吗?

    要不是曲染这个时候情绪低落,她会狠狠的损他一顿!

    “你说吧,怎样才能解气不哭了?我去替你虐渣男,你等着……”贺臣风火气腾腾的,可却被曲染给及时的制止,“你不添乱,我就不会哭,你存心的,死贺七,我恨你,我很恨死你了……”

    曲染泪水泛滥。

    在当时和单宇阳要离婚,伤心欲绝的时候,她没有哭,反而是这个时候,泪水怎么也不能控制,明明这件事情跟贺臣风没有一点关系,甚至其实心下很清楚贺臣风对她的关照,如果今天不是贺臣风在,她肯定会死得更加难看!可现在她的情绪只能冲着贺臣风一个人发泄……

    贺臣风从曲染口中听着她叫自己的名字——贺七?

    什么鬼?怪别扭的。

    他在贺家排位第七,所以叫贺七。从此,这个名字成了曲染的专属。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