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十二章 吃胖点,以后我才能幸福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贺臣风这个家伙虽然说话没个正经,也让人挺讨厌的,但接触几次下来,其实,曲染还是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坏人,只是,无疑是个心机男。

    从去夜校陪她上课,到此时非要扯着她来吃饭,如果不是两人来这家情侣们热衷光顾的星级酒店,曲染就不会发现单宇阳竟然又和初恋情人在一起了。

    她心下一直很清楚单宇阳心下藏着他的初恋情人,徐潇潇,但却不知道他们之间竟私下还有来往。

    “吃啊,干嘛不开吃,平时不挺能吃的么!”贺臣风有注意到了曲染的脸色变化,他嗓门嚷嚷着。

    曲染却心事沉沉的,本不想望向单宇阳所在的方向,本想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偏偏就是那样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单宇阳和徐潇潇。

    “吃胖点,以后我才有幸福。”贺臣风此时一边叨叨,一边已将曲染的小碗堆成小山似的,盛着满满的情意。

    终于,曲染收回了视线,眼光定定的落向贺臣风,“你是故意的对吧,从陪我上夜校,再带我来这儿,你早就知道单宇阳和徐潇潇在这儿,你就是想要羞辱我对吧。”

    就算她已经做好了决定要同单宇阳离婚,但任何女人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初恋情人私下幽会的时候,心情都不会好的,尤其这一刻,曲染的心情简直糟糕透顶,羞辱,生气,恼火,种种情绪奔腾而来。

    贺臣风一听,不悦,“曲染染,你个白痴,我羞辱你能当饭吃么,睁大眼睛看清楚点吧,那个男人背着你偷情,你还能忍?”

    这个女人当自己是忍者神龟啊!

    “你少废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你想让我离婚,我偏不!”

    实际上,这话不是对贺臣风说的,某种意义上是冲着单宇阳去的。

    倘若单宇阳逼迫她离婚的结果就是和徐潇潇在一起的话,她绝不会成全的。

    “喂……去捉奸啊……等我……”贺臣风有注意到曲染忽然的起身,迈步向单宇阳和徐潇潇。

    她就是这样的沉不住气,哪怕是等到“证据确凿”的时候再现身也等不了了。

    “聊得很嗨啊!我能一起加入聊聊吗?”曲染已经不请自来的坐在他们一侧,现在她全然是以“正室”捉奸的身份,显得格外嚣张。

    然而更嚣张的则在后头,贺臣风步子稳健而来,他更是跋扈的拽了一条凳,响当当的坐在曲染一侧,俨然护花使者似的,“私下幽会,欺负我家曲染染啊!”

    贺臣风不善的口气,挑衅的言辞,眼神更是倨傲投射向单宇阳,打心眼里鄙视渣渣男。

    单宇阳和徐潇潇两人仿佛都没料到曲染和贺臣风竟然会一起出现,有些猝不及防的震惊掠过他们各自的面庞。

    单宇阳微蹙着眉心,徐潇潇在惊愕之后,冷静的开言,“染染,好久不见,我刚刚回国,还没来得及联络上你……”

    “现在联络上了,有什么想跟我说的?”曲染就是想要听到他们各自的解释。

    “很意外你居然跟宇阳结婚了,读书那会,我记得你还是不婚主义。”徐潇潇优雅的开口,她无疑表面上是个优雅的女人,尽管是徘徊在十七八线的小明星,但韵味还是有的,高挑的身段,深v开领的黑色紧身毛衣裙愈发凸显着她的魅力四射。

    其实,对于素面朝天,甚至脾气还很暴躁的曲染而言,她在浓妆艳抹又充满了时尚气息的徐潇潇面前,她是不占上风的,明着吃亏。

    可曲染嘴巴却很硬朗,不肯服输,“我记得你读书的时候还是个土包子,现在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恭喜啊。”

    明显,空气里的气氛很不好,*味十足,两个女人冷嘲热讽的劲儿也很热烈。

    不是软包子的曲染,倒是让贺臣风心底有几分得瑟,果然是他的女人,还不错,不会软弱无能的被人欺负。

    至于单宇阳这个混蛋,贺臣风不会放过气恼他的机会,即刻贺臣风胳膊一搂,几乎是肆无忌惮的紧搂了曲染在怀,丝毫没有顾忌曲染是有夫之妇的身份,“和我的曲染染赶紧签字离婚,签了你才能和你的情妇你侬我侬的幽会。”

    “贺臣风……”曲染是生气,甚至也想气气单宇阳,可还不至于像贺臣风如此放肆恣意的搂搂抱抱,他以为谁都和他一样不要脸啊,她俯下唇落在贺臣风耳畔,“你快点给我放手啊,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毕竟,就算她和单宇阳没有感情,也快要离婚了,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包天。

    “他都背着你在外面搞三搞四,包养女人了,你还怕什么!他敢伤害你,老子操了他全家。”

    贺臣风口气暴躁了,一点儿也不给面子,话语里明摆着是在给曲染撑腰。

    单宇阳作为当事人,习惯性的不多言,也似乎没想过要多做解释,反倒是徐潇潇好像是扛不住了,找了个借口,“我去下洗手间。”

    曲染一窝火气在心底熊熊燃烧,“你别走,想当逃兵吗!”

    “贺臣风,你放手!”曲染甩开他,急于要跟上徐潇潇,这一刻,她倒不是有多难受,只是心底揣着一口恶气,她和徐潇潇以前是高中同学,两人从高中时代起就互相看不对眼,虽然徐潇潇以前是单宇阳的初恋情人,但也仅仅是初恋,已经是过去式。

    在没离婚的情况下,她依然还是单宇阳的妻子,可他们两个背着她私底下见面,就是让人不痛快到了极点。

    “我也去趟洗手间。”女人很喜欢用这个作为借口。

    只是,不同于徐潇潇的抽身离开,曲染的起身却被单宇阳给扼住了胳膊,阻挠,“不要去找她的麻烦!”

    他一句冷漠又警告的话语,令曲染这一刻有着想要摘掉他脑袋的冲动,自然而然的呛声,“单宇阳,我要是就找她麻烦了,你想把我怎样!”

    单宇阳眉心里缭绕着森冷之色,既然贺臣风在场,他就不会让曲染受委屈,“曲染染,你去,想打想杀想骂,随便闹,闹出了大事,我给你摆平。”

    贺臣风霸道又横行的拨开了单宇阳搭在曲染身上的胳膊,这一句嚣张又狂狷的言语,本是听起来那样不顺耳,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给了曲染不少勇气与底气,也掠起了一抹小小的感动,在这样的情况下,连自己的老公都不帮她的情况下,贺臣风却是力撑她,有那么瞬间曲染还真觉这个家伙很man。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