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十一章 注定要和他有一段!

时间:2017-09-30作者:纳兰海映

    t“我替你报了夜校,你晚上有时间就去听听课,对以后你在单氏上班有好处。”

    单宇阳径自的替曲染安排了活儿,其实,他何尝不知道曲染去公司上班,这不是她喜欢的工作,她对经济管理学没有多大的概念和想法,也习惯了自由自在,但既然暂时不离婚的话,就让曲染多学一门本领。

    只是,曲染就不解了,“干什么呢,忽然间这么向我示好,拜托,我不习惯的!”

    不管离不离婚,目前她与单宇阳之间还没亲密到单宇阳要替她着想的地步。

    单宇阳瞅了她一眼,并没有及时解释,直到曲染再次开口,“单宇阳,你说吧,什么时候去把手续办了!”

    这会儿,曲染似乎也不纠结了,下定了决心。

    “奶奶要回来了,至少在奶奶回来的这一段时间里,我不会和你离婚。”他的话语依然还是少不了冷漠,淡然的找寻不到一丝丝的温度。

    不是吧,他说不离就不离,说离就离啊!把她当成什么了!

    可是,曲染也心知肚明单宇阳的奶奶和家人回来了,他们就会一心一意的撮合他俩,不会让他们离婚的。

    在单宇阳的安排下,曲染闲来无事还真去了夜校上课,大概是学经管的教授脑子用得比较多,秃顶的教授在讲台前唾沫横飞,讲得津津有味,带劲十足,唯独曲染是无精打采的,昏昏欲睡,直到身边特大号的俊美男容颜逼近而来,曲染猛然一惊,彻底睡意全无了。

    “想不到你睡相有够难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快擦擦吧。”

    贺臣风撇了撇嘴,故作可惜状,也很大摇大摆的坐在她的身边,一身深灰色的呢大衣,彰显着他颀长又有型的身材,风度翩翩,尤其脸上泛出的淡淡笑容,邪肆又张狂,魅力四射。

    曲染则是惊愕,好一会儿都说不出口,她真的开始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跟踪狂,不然为什么她到哪里,他就跟到哪!简直太可怕了。

    曲染面色苍白,眸光盯向他,好似要将贺臣风给看穿似的,想要对这个男人深做研究,随即,在曲染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贺臣风的指尖轻轻地擦拭掉了她唇角逸出的液体,举止轻柔又暧昧,他就那样旁若无人的和曲染亲昵,但言辞却很嘴硬,“脏死了,想不到我贺臣风居然会喜欢这样不修边幅的女人。”

    他的话语没有恶意,也不带善意的飘向曲染,也顷刻间砸醒了曲染,“喂……你又跟踪我啊!贺臣风,我能不能请你离我远点啊!”

    真是怕了他了!

    这个男人,曲染几次接触下来,很肯定这个男人是她惹不起的人。

    他或许看起来比单宇阳玩世不恭,顽劣又恶劣,或许也更加的平易近人,但这样的男人无疑是很可怕的,一旦得罪了他,一旦不能如他所愿的话,意想不到的报复肯定是她无法招架的。

    贺臣风目视前方,手指轻轻地掸了掸呢大衣上的灰尘,最后才将视线落向她,异常严肃认真的表情,“我觉得你是不是有点自找罪受?”

    他眉宇轻挑,藏匿着蔑视的意味。

    曲染艰难的吞了吞喉,“什么意思!”

    “跟了我,做我的女人,我是不会让我的女人辛苦学这么个枯燥的玩意,你说单宇阳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分明就是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偏偏瞎折腾要把你给折磨成商场母老虎,用意何在啊?”

    贺臣风边说边摇着头,表示不解单宇阳的用意。

    其实,单宇阳忽然间的改变主意,要让她学习商场上的生意经,要让她在单氏立足,工作做好,这也让曲染有些怀疑他背后的动机。

    “够了,这关你什么事,我在上课啊,麻烦你不要来烦我行吗!”曲染本来心思就足够烦乱的,可贺臣风这家伙老是阴魂不散的缠绕着她,令她几欲崩溃……

    “那位穿紫色衣服的同学,如果要谈情说爱,麻烦你出去,不要影响其他人听课。”

    霎时间,曲染被讲台上的教授点名了,虽然是夜校,但这位请来授课的教授是出了名的严厉,绝不允许他的课堂上有这样挑衅他权威的学生存在。

    “老师我……”曲染顷刻面色泛红,羞涩疯狂的钻入了心底,此时周围前来学习的人们一同将目光炙热的落向她,成了焦点后让曲染更加的面红耳赤。

    继续死皮赖脸的赖在这儿不走是不行的,贺臣风这家伙是那样的恶劣,绝不会轻易的离开,放过她。

    最终曲染抱歉的匆匆离开课堂,一走出教室,她的埋怨声便火大的响彻,“喂,你到底有完没完!贺臣风,这样很好玩吗!”

    “你该感谢我的,我是专程来解救你,这么枯燥无味又没有意义的课,你居然也能忍耐待下去,曲染啊,为了单宇阳,你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忍受!”

    本想是调侃她。

    可贺臣风说完这话才意识到,醋意竟然连绵的滋生,挺酸的。

    “跟我走。”贺臣风收起了邪肆,面色严肃的牵起了她的手,在掌心碰触的刹那才愕然发现曲染的手那样的冰冷彻骨。

    他不悦的蹙眉,“穿这么少,给谁看呢!”

    “要你管,你快点放手啊,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不愿意见你……”

    曲染凶巴巴的口吻,只是话还没说完,贺臣风便很熟稔的握紧了她的手,顺势的一同放入了他大衣的口袋里,这样的举动令曲染心一惊,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对她会有这样的举动,哪怕是单宇阳,结了婚,他也从不会如此的体贴入微。

    可这个该死的贺臣风,偶尔的行为却是让人好像无从拒绝的,分明就是个恶劣的家伙,却会很轻易的,不经意间就抚去她心底的寒意,“去哪啊!”

    她口气不好,在跟贺臣风说话的时候,总是恶声恶气,没好气的。

    “去开房!”贺臣风一向言辞大胆,无所畏惧。

    “变态。”

    “曲染,你逃不掉的,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这个变态。”仍旧是那样笃定,信誓旦旦的,恍如她就是他生命中无法逃离的女人,注定要和他有一段……

    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