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五十章 如果这是她想要的释怀

时间:2018-01-03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小姐,请你别为难我们,他的相机必须没收,我们是不允许狗仔来拍照的。”

    酒吧经理始终还是坚持原则,曲染其实也清楚,这会儿打电话给贺臣风的话,她是理亏的,上次她拍照没给他惹什么事情,这次的照片是要传播出去的,一定会有影响。

    这个时候只能让阿文先离开,阿文接到曲染的暗示,也匆忙开溜。

    经理带领的一帮人立马紧张了,“站住,不要走。”

    曲染也急了,作势已经打通了电话,“贺臣风,你的手下刁难我……”

    经理这个时候一听曲染这样汇报情况,就立刻慌了,毕竟很清楚曲染在老板心里的重要性,这么多年贺臣风没有女人,唯一一个能被他冠以“他的女人”称号的这个曲染,铁定是在他心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他们得罪不起。

    “曲染小姐,不是这样的……贺总……”经理一时间语无伦次,曲染也佯装拨通了电话,“叫你的属下放我走,不然,我要你开了这个经理。”

    她说得倒是很硬朗的口吻,一边说,一边缓缓地后退,也在离经理有一定距离的时候,迅速的离开,经理虽然约莫能猜测到今天的照片一定会让酒吧出事,可又拿曲染没办法,只能让她离开。

    曲染和阿文算是平安的离开了,阿文也听着曲染的话语,忽然间了解到曲染与这家酒吧老板的关系,“曲染姐,你认识这家酒吧的老板啊,老板是贺臣风呢,贺家排行第七的阔少爷,也是贺氏企业的继承人。”

    即使贺臣风是贺家的老幺,可凭着自己出众的能力和超强的本事,依然能坐稳贺家继承人的位置。

    这样一个有名的人居然和曲染认识,甚至,这酒吧的工作人员还不敢惹曲染,阿文可想而知这曲染也是来头不小的。

    面对阿文投递而来的疑惑,曲染没有隐瞒,直言不讳的说,“他们的老板是我的前男友,关系不是太熟,不过,这关系也能起到一点作用。”

    “曲染姐,我……我觉得还是必须让你知道一件事情,你要明白这些照片曝光之后,不仅仅是会牵涉到当事人,以及当事人的家属,还会牵连到酒吧的老板贺臣风,也就是你前男友,你……确定可以让我把它们曝光吗?”

    阿文当了这么多年狗仔,有些事情的严重性自然是明白的,现在这些照片将来就一定会扯出很多问题来,“这是贺臣风的地盘,自然警方方面很快就会找到他。”

    听闻,曲染没什么神色起伏,面容上是淡定的,仿佛早就已经想好了,想清楚了,“你就去曝光吧,按照我们之前约定,好好的写这篇报道,若是你们公司实力强悍的话,不光是纸媒上刊登,网络上也应该要发布新闻稿的……”

    “只是,你也要考虑清楚,这些新闻稿,将来一定会有公关公司找上门的,我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不管对方出多少钱都不可以卖给对方,一定要曝光出来。”

    曲染丝毫没有犹豫这件事情,就是要曝光,就是要公诸于世。

    她知道贺臣风最近也在想尽一切办法的替她伸冤,想要找出当年被毁掉的视频,可是有些东西,毁掉了就是毁掉了,根本不可能找回来,就好像他们之间的感情那样,毁了,就永远不可能了。

    因此,曲染也是很绝情的,毕竟,她等着一天也等很久了。

    在监狱里坐牢的无数个日子里,她也是想方设法的要报复……

    阿文所在的公司是媒体大公司,不会怕事,只要经过了曲染同意,他们也会豁出去的曝光。

    曲染则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罗美的态度,还有颜达明肯定也是颜面扫地的。

    阿文走后没多久,曲染的手机铃声被贺臣风敲响了,分明酒吧里的经理已经汇报了相关的情况,这个时候的曲染是不想接他电话的,索性在连续好几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关机了。

    不想听到贺臣风的声音,也不想自己动摇心底的念想,这件事情就算是会牵连到贺臣风的头上,她也不应该心软的,就当是报复他吧。

    贺臣风不清楚曲染到底在瞒着他在干什么事情,尤其不止一次两次的在酒吧里拍照,其实,从经理描述的情景里,他可以猜测到曲染这么做就是想要报复罗美和颜达明。

    可是,这女人始终是幼稚了,难道她以为拍几个照片给可以报复么?

    她不接电话,让贺臣风心情烦躁不已。

    他留言,“曲染,接我电话。”

    “曲染,我想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有些东西,其实根本不需要你亲自报复,我就可以替你摆平。”

    最近上头有人在查罗美了,其实只是要等几天罢了,就可以让罗美身败名裂,可是,曲染似乎太心急了,仿佛就是那样迫不及待的报复,恨之入骨。

    其实,贺臣风给她的留言,曲染听到了,但是不会感激贺臣风的,只是不感激,至少也不应该陷害吧……

    曲染心底显得有些凌乱了,毕竟如阿文所言,这件事情,一定会牵扯到贺臣风的。

    越想着,越听着贺臣风的留言,曲染就越发慌乱了,这个时候仿佛就是需要一个人给她出出主意,或者和她谈谈心。

    汤可晴出国到现在还没回来,而邓允又住院还没出院,虽然到医院会去打扰到邓允,但还是不管不顾的来了邓允的医院附近。

    曲染心事沉沉的,仿佛有不少心事揣着心底,无处宣泄,她竟然在医院附近的超市,一个人焦躁不安的推着购物车冥思苦想着,半小时过去了,她心神不宁的神色里隐藏了深深的为难,购物车里也是空空荡荡的。

    直到有个声音在曲染的耳畔响起,“我就知道你会来找邓允,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左右为难,犹豫不决的时候,你就需要他给你解疑。”

    是贺臣风的声音。

    这一次,是很巧合的发现她居然在大型超市里缓缓地游荡。

    曲染一抬眸,贺臣风就在不远处,他明明离她很近,可是,曲染此刻眼睛不好使,忽近忽远的距离令他看不清贺臣风的面庞,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视线里再次袭来了。

    良久,曲染才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见过邓允了?”

    可是,她还没去病房里见邓允。

    “嗯,所以,我猜测着你一定是在见邓允的途中,所以,我就在这边等,没想到你原来在这儿溜达。”

    实际上,贺臣风在这儿默默地看着她瞎晃荡已经是很久很久了,曲染有心事的模样令贺臣风心底是怪难受的,深知曲染也一定是不好受的。

    “贺臣风……”这个时候,曲染是很低沉,也很尴尬的唤着他的名字,尤其拖长的尾音里仿佛是倾注了浓浓的情意。

    “想要买什么,我陪你。”贺臣风也没再问拍照的事情,仿佛如果有一天会东窗事发,那么,也一定没有他贺臣风摆平不了的事情。

    这个时候,贺臣风并没有追问她在酒吧拍照的事情,一路寻找曲染的途中,他想过的,或许,只有自己亲手去报复,这样才会有快感吧,才能真正的释怀。

    如果这是曲染想要的快感和释怀,他愿意尊重她的一切决定。

    贺臣风并没有问她拍照的事情,甚至是只字不提的,还热切殷勤的要陪她逛超市,曲染约莫也能猜出他的心思,大概是不想让她为难吧,或者也知道她不会说,索性不提这件事情。

    “我想你应该需要这个。”贺臣风提了一打啤酒,放入了购物车。

    “什么意思?”他是指她心情很差?

    “今晚有球赛看,一起看球吧,看球的时候喝酒才助兴。”贺臣风饶有兴致的说着。

    可是,要知道他以前可不是一个这么有情趣,还喜欢看球的男人。

    “不了,我还没去看邓允,我去看看他……”曲染还是想要避开贺臣风的,仿佛只要有机会避开他,曲染总是在想方设法的找借口。

    只是这一回贺臣风却不想让曲染拒绝他,“邓允那边,我已经叫贺明汐去看他了,听说今晚打完针,若是方便的话就可以出院了,既然可以出院了,又何必在医院多待一晚上,也让贺明汐献献殷勤吧,她好久都没有这样情窦初开了。”

    贺臣风果然是和贺明汐感情好,贺明汐的心思是一眼就能被他看穿,哪怕贺明汐从来没有在贺臣风面前表示过自己喜欢邓允,但是仿佛贺明汐的脸上就是写着“喜欢邓允”四个大字,贺臣风看穿了她的心思。

    所以,也要给贺明汐一个机会。

    贺臣风此刻是牵起了曲染的手,牢牢地拽入掌心里,似乎是很悠哉的陪着曲染逛超市。

    他忽然间说,“我们以前根本没谈过恋爱吧,不然,为什么逛超市这样的小事情,我们之前都不曾做过。”

    这个时候,贺臣风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和曲染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一起经历过……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